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4

儿童节快乐哟。这章就算是贺文啦……虽然剧情不大适合。

阅读须知:原著魅影、伯爵与fgo的互穿。私设有,见第一章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原著梗有,见文末注释。章前安利: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56830 歌剧魅影部分曲目交响乐版。适当调大音量效果更佳。

祝阅读愉快。

——————————————

4

“所以,阿其曼,这样就好了吧?”

岩窟王直起腰,看着眼前的法阵开始逐渐绽出银蓝色的光,能量的波动也正随之变得愈发明显。这光在漆黑环境作比之下显得刺眼而诡谲,尤其在它映到人脸上时几乎就直接渲染成了恐怖片现场。但实际上,它又绝对是在场两个英灵最依赖的生存工具。

歌剧魅影沉默地待在角落里。从法阵画到一半时他就有点不对劲,隔着屏幕掌控全局的罗曼医生看出来这是抑制技能消失的征兆,于是勒令他一边休息去,岩窟王独自包揽了剩下的活。

“应该没问题了。你们那边目前除了灵脉以外没有别的异常存在,看来还是安全的。”迦勒底医师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你们估计得以这里为中心,先维持魔力,然后再慢慢寻找这里的特异之处吧。魅影,”罗曼望向目前的头号问题人物,这家伙失控了可不得了啊,“怎么样了?”

剧院的幽灵慢慢站起来,点头示意他什么事也没有:技能已经稳定了,暂时可以放心。他回过神来,观察一番四周,“这里就在我家附近……”他看着一个方向,“去那里吧。”

“哦哦,这边的魅影也是这么说的。”医生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声音持续传来,“他说你们可以去‘湖滨寓所’①——我也不知道是啥——暂住。对了,还叫你们照看克里斯蒂娜的课程——”声音停了,医生发觉魅影的脚步停滞了一下,“当然,”他赶紧打圆场,“如果你……”“用不着他指使。”魅影冷漠地回应,“我难道不会安排吗?”

唉,开始低气压了。岩窟王皱皱眉,但也没打算介入。

“……那好吧。”医生发现自己简直就是在唱独角戏,观众要么没在听要么听了当没听,“但是千万别冲动啊。总之现在先去那个寓所吧,我帮你们一路侦测过去看看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然后光屏像躲鬼似的迅速消失了。岩窟王觉得他同伴对这一事实好像还挺满意的。

在这剧院底下五层深的地方即使正午也犹如暗夜,从者优良的视力使得岩窟王不至于敌不过这昏暗,但在一些堪比迷宫的路段他还是要用手摸着墙往前走。记忆中他已然被拉着拐了十几个弯,而前路依旧漫漫无穷尽。岩窟王体验着耐心被缓慢熬到最底的过程,最终还是忍不住质问:“我说你,到底把这里改造成了什么样子啊?”没错,他们绝对是走的暗道,要是取道大楼梯哪会这么七里八拐的。

“我想让它是什么样它就是什么样,”魅影似乎推开了刚刚的冷漠态度,恢复了以往那种温和缓慢的语调,“这是我以前的生存方式。”

“难怪!”伯爵冷笑几声,“他们传讲你是地下的主人,原来是真的。”

“你既然能跑出去监狱塔那这里自然也不算什么。而且在地下住太久可不大好,都快变成一只盲目的鼹鼠了……不怎么令人愉快。好了,我们到了。”

岩窟王的眼睛又猝不及防地接受了一重挑战:足以照得人两眼昏花的光刺将过来——也许有些夸张,但在可怜的眼球接受黑暗环境之后,正常的日光也是可以变成刺伤它的武器的。天知道那家伙又扳开了什么机关,总之在伯爵视力将将恢复时,一个普通的、纯巴黎风格的客厅已经呈现在眼前。这个地方的任何摆设,包括橱柜上的摆花,墙壁上的挂毯和壁炉上的贝壳饰品,都与那个年代的中产阶级家庭无异,只不过位置不同罢了。它确乎是在地下的。“对于一切神奇的宝藏我都不吝赞赏,”岩窟王欣赏着眼前的景色,“确实足够让人大开眼界了。”

魅影没有作答,他踏进他过去的居所,四下里看了看。岩窟王不满地皱了下眉头:“找什么呢?”

“……已经快十二点半了么②。”

“当然。时间飞逝的速度可快着呢,要不是半夜,我们的行动还得麻烦不少。”这倒是真的,剧院底下还有“关门工”啊灭鼠人③啊一类的角色,惊动了谁都不好。

“我得去找克里斯蒂娜……”

“——什么?”

“上课时间到了。我要去找她。你就呆这,别乱走别乱碰别乱摸,除非你想被水鬼拖进湖里④。”

魅影匆匆走出居室,还不忘反手一扳杠杆,让墙上的门严丝合缝地又给关上了。伯爵几乎是懵逼地见证完了这一过程,他盯着那扇几乎完美融入墙面背景色的暗门许久。这算什么?他有些辛辣地自我嘲讽,就把别人锁在这种地下禁闭室里?这个不讲道理的家伙其实傲慢得也有一定水平呐。

“……怎么回事?”

是罗曼。他刚接回视频,然后发现两个从者已经不见了一个。

“还能怎么回事?被关在这里了呗。”复仇鬼的英灵嗤笑,“枯燥的从者生涯中难得一见的情景。”

“那、那他——”

“哈!别小看我啊医生——我这个从伊夫堡里爬出来的恶鬼!!虎啊——”

“等等等等你别把人家客厅拆了啊——?!”

“——煌煌燎燃!”

这个故事生动形象地告诉我们,爆破队与晚期中二病结合起来,是可怕的。其物质损失本人概不负责。

 

但是谁能告诉他,在剧院顶层的机械室⑤里会出现这种东西呢?

黑黝黝的。

岩窟王深吸一口气。他已经许久没做过这个动作了,不过他认为现在确实要靠它来冷静一下。他盯着眼前这个诡谲的黑洞。真正的黑洞,突兀地开在冷灰色的水泥壁上,隐隐约约似乎有架长而窄的阶梯在里面通向无尽深处,然而凝神看去似乎又隐没在一片黑雾当中。一股股令人毛骨悚然的风从里边飒飒刮出,叫人从身到心都泛起一阵寒意。

“我现在开始支持你的私自出行了。”沉默了半晌,医生的声音轻飘飘地回荡开来,“这东西不对劲,仪器对它有奇怪的反应。”

“我可不记得魅影说剧院的机械室里有过这玩意……啧,”岩窟王压压帽檐,眼神冷峻,“要进去看看吗?”

“不。”罗曼似乎有点着急,语调急促,“你一个人太危险了。我记一下坐标再找人看看。”

伯爵又对着那个黑洞洞的隧道看了一会儿,然后他转过身去观察这里的其他东西,以期发现一些线索。机械室是剧院几乎最顶层的一个小搭间,方便布景工控制大幕布所用,也可以进行大吊灯的检修——有根结实的大绳在保证那盏著名的十二根支架的华丽顶灯牢牢安在天花板上。……但是这些都不能说明那个黑隙的存在。

它们都太正常了。

岩窟王踱向外面,打算再查看一下周围的环境。罗曼那边还在解析情况,他有足够的时间……

“不、等一下那是什么?!——小——”

罗曼?!他唰地一下回头。眨眼一瞬的时间里他似乎眼前一片空白,所有的感官感受都消失了,但仅仅一秒钟的瞬间后他的意识恢复了正常。这件事快得几乎无法捕捉,他甚至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难道说……他的目光迅速投掷过去。

——但是那东西不见了!

岩窟王目瞪口呆地面对一块空白的墙。冷灰色的、略带污渍的水泥墙……那个黑隙呢?刚刚罗曼——他立马扬起头来试图寻找那块熟悉的悬浮通讯屏。

没有。哪儿都没有。

与迦勒底的通讯被什么给切断了。

医生到底……看到了什么?

 

伯爵最终在巴黎公社暗道里追上了似乎已经结束授课的魅影。那家伙神色比先前更不对头,岩窟王把那“黑隙”的事情讲完,也不知他有没有听进去。密道里甚是凉爽,复仇鬼却只觉气急攻心:“这不是小事了,伙计,”他死命压着濒临爆发的情绪,以至于声音都喑哑下来,他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揪住了对方的领子,幸而暂时还没一拳揍下去,“歌剧魅影,不论你是怎么想的,你都该知道这可不是——”

“她不在这里。”

“你——”

“我明白你说的。那就更不正常了……吉里夫人说歌姬下午出去了,然后失踪到现在……”

岩窟王金色的瞳孔惊异地微微缩小了,他松开手,侧过头,似乎是要理清短时间内出现的这些毫无头绪的信息。魅影垂下眼帘。

死寂笼罩了两人。

“这个时代不正常。”岩窟王知道这话说了等于没说,但他也知道两个人此时都迫切需要什么来引起话题。

“嗯。本来她这辈子最大的危险就该是我才对——是我……她那么乖的人不会在外面逗留到半夜的。而且吉里还说刚才从天窗到大厅走廊的窗户突然就碎掉了,像是……有东西出去了那样。”魅影顿了顿,他还想说下去,但马上就被他的伙伴打断了:

“停一下——那个声音是谁?”

“……”什么都没听到。

“不,刚才有脚步声。请别怀疑我作为从者的听力。”

“这个时候的话,波斯人吧⑥。大概。”

“谁?”没听说过的名字。伯爵微不可见地颦颦眉。

“不,没什么,就是老朋友而已,年轻时救了我一次。后来……算了。”

“看来是个不错的先生,你总该感谢他?……既然不是危险,那继续说吧。”

“恩情总归会忘掉的。”魅影就这么说了一句。他好像突然又失去谈话的欲望了。

T.B.C

①【湖滨寓所】原著中魅影在地下给他自己建的住处,在地下湖旁边,克里斯蒂娜和夏尼子爵称其为“湖滨寓所”。

②【十二点半】原著中克里斯蒂娜与魅影相约在凌晨一点钟上课。……但据学声乐的朋友说这时间并不适合教新人……就当勒鲁又写high了吧。

③【关门工与灭鼠人】都是剧院员工职务名。前者是退休的机械师,无处可去,经理让他们继续留在剧院负责关上各种暗门,包括舞台上的机关;后者传说是经理聘请来灭鼠的,可以像赶羊一样奴役老鼠的神人……形象参考《魔笛》里那个魔术师。

④【水鬼】魅影为了保护自己设置的机关,把人淹死在地下湖里。

⑤【机械室】个人私设,没这玩意,只是剧情需要。

⑥【波斯人】魅影年轻时在苏丹认识的朋友,在魅影得罪王室要被杀的时候把他放跑了,并因此流落到巴黎。一个善良热心的人,后来帮助夏尼子爵救出克里斯蒂娜。


评论(15)
热度(31)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