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2~3

端午节安康!大家吃粽子了吗?

阅读须知:原著伯爵、魅影与fgo的互穿。私设有,见上一章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原著梗有,见注释。

章前安利: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42741 基督山伯爵音乐剧与小马宝莉的同人。由于原版音乐剧我个人感觉不大好,这里只推荐其中几首好听的。该up主账号里还有同系列另外几首。

————————————————————

2

漆黑的大号地窖里只听得到水珠滴答滴答打击石板的声音。这种诡异音响空灵地飘荡在旷达的空间里,远听去相当惊悚,但假如往近了凑一点,事实真相马上就可以把寒意抹平,并以一种带点同情的喜感取而代之,同时伴上一种暴笑的冲动——如若你认识那位受害者,那么恭喜,效果必定更佳。

名为歌剧魅影的英灵此时无疑正处于该状态。尽管——鉴于对方同自己还算相熟且脾性像猫一样容易炸毛——他竭尽全力把嘲讽脸压了下去,这也依然不能抹消嘴角那点微妙的上挑。高傲的岩窟王仿佛回到了与大海搏斗的年代。就在刚才,他借助自个儿老虎快速移动的力量迅速把自个儿打水里捞了上来,但即便是这极短的时间也足够让他的斗篷变作一团湿乎乎的毡布了。

“你还是把这抹布脱了比较好,”魅影把那盏刚刚顺来的船灯举高了点,映射出一片闪亮的水渍,“免得你一边走路一边当自动清理地窖的拖把。还有……”他仔细打量了下那只落汤鸡,“脸肿了。”

“什么?”伯爵本来正恼怒地张开双臂作蝙蝠状,看着水从斗篷上一滴滴淌下去,这会儿更没好气地抬起头来,“脸刚才磕了下没错——”忙中出错撞石头上了,感觉仿佛被人迎面一拳。他梗住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光彩事儿。岩窟王三下两下把外套利落除下来扔到地上,又恢复成一种冷漠的态度。他的态度有时转换得莫名其妙,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这很常见。

“怎么了?”魅影问。

被询问者以一种嫌恶的目光盯着地上皱成一团的斗篷,也不顾他西裤的裤腿下半截实际上也正黏糊糊湿搭搭地贴在身上。

“……我都不想回收它,虽然它是魔力。”岩窟王说,他注视着那团湿布而话锋一转:胡闹归胡闹,他也确实考虑到一些东西了,“可如果没有力量补给,我们无疑会在三天内消失……尽管契约还在。”他讪笑了下,“真是令人不愉快啊。”

一阵肃然。

毫无疑问,这次穿越从一开始就不对头。快到第五特异点了……随着人理修复的推进,不少敌人可正紧盯着迦勒底呢。这次的诡异行程让人不得不警惕是否为敌人又一次意图间接消灭从者的行动——虽然这假设极为荒谬,但在这个可以让士兵男办女装勾引敌军①的世界上,哪有不可能的东西啊?

这是两个被抛离在异界的英灵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不管先前表现得多么欢脱,这些问题依旧像达摩克斯之剑般随时会刺将下来。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在哪。”过了一会,魅影淡淡地说,“我等的世界本应是不存在的,像刚才,真正的人类历史上不会有大剧院的机关。而且你注意到了吗?……”他抿着唇沉吟了一下,才最终开口,“我们感觉不到他了。”

“他”是咕哒君。

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按道理说,契约从者能随时感觉到御主的存在以及对方简单的安危状况,无论对方是近在身旁还是远在天边。而现在这种羁绊消失了:就是说明,他们已经被切断了同原来世界的联系,某种力量阻碍了契约的执行,假如御主无法通过迦勒底的仪器找到他们,两人就只能慢慢等死——这一事实仿佛患上慢性绝症般叫人绝望。而且混乱无疑将在死亡之前开始:

“也就是说你……”

“没错。本来‘精神抑制’技能在迦勒底也只能维持半天……等魔力耗到一定程度它就会消失,到那时可就你一个理性的人了。”

岩窟王深吸一口气,仿佛在酝酿情绪一般:每次他决定换一种心态来面对问题时都会这样。果然,玩世不恭的神态又染上了他的眉梢,一种桀骜的笑容如同他本人的言语一样:“还是向上一点吧——坐以待毙可不是我的风格!不是复仇鬼的风格,”他看向他的同伴,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语调和音量都微微扬起来,“不用瞎等他们找过来,我们应当先去找灵脉!对了——”

“别嚷!”魅影突然显得有些不满,“这儿可有别人呢,讨厌的老伙计四处都——”他没来得及说完。

确实出现了响动。两人刹那间全静下来了。

空中荡过一阵轻微的魔力波动,在英灵耳中放大成为嗞啦嗞啦的细响,就像是电流一样。

岩窟王唰地警觉起来。黑炎已经绕上了手腕:“是谁暗藏此处?出来!”他威胁着,声音有如毒蛇嘶嘶吐信,“是罪魁祸首吗?那就出现,让我们好好谈谈吧!”

声音划开一片寂静。无人应答。

但是,熟悉的“嘀”声响起。

3

“Bon-jour!各位先生辛苦了!因为你们没去到真正的法兰西所以费了点时间,”达芬奇总能把严肃的气氛一下子变成迎宾晚会(非常遗憾,屏幕那头的两位英灵很不配合地一脸冷漠),“这次罗玛尼总算派了些大用场呢,非常专业地帮我们找出了这个小说世界。让我看看……周围目前没有异常魔力波动——看来不是特异点,真是太好了!”

无视罗曼那又一次无辜躺枪的哀叹,咕哒君在内心再次叹了口气(“他这会儿未老先衰,越发染上一些老年人的毛病了”——李书文曾如此评判),看着光幕里灰白的、他的、从者、岩窟王,收起了复仇之火,然后带着一种不祥的张狂打量着这边的另一个法国贵族。可以想见,这种恶龙般怖人的阴云是如何随着达芬奇亲介绍的深入而越发浓郁到仿佛要捅破屏幕的。

年轻的御主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了。一方面管制室内的空气愈加剑拔弩张,另一方面这当口已经快折腾到了晚饭时间,人流众多(你得原谅英灵也有口腹之欲),要是哪个不识趣大心肝的家伙探头进来一瞧,想必马上就能引发当事人们刺猬一样的自尊心。博览群书(仅限小说)的咕哒君清楚得很,英灵的基督山可没有原著那位稳重,尤其在他偶尔会无差别发泄脾气的情况下。——至于剧院的幽灵,仿佛正好相反,原型比从者更加心绪不稳。反正咕哒君一直感到他身边这位真实的,Opera Ghost②,持续散发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气场。

总之,可敬而唯一的御主轻咳一声,以便尽可能地显示作为当家的威严:“来解决正事吧。请不要抚额了医生……有办法把他们灵子转移回来吗?”

阿其曼氏于是开始运作。在一段颇为漫长而无果的等待后,面对两位忙碌工作者的背影的众人,终于意识到恐怕有什么不妙的结果要出来了。咕哒君这回不叹气了,改成了深呼吸。

“所以,医生,”谢天谢地,玛修率先问出了这个寄托众人期望的问题,并且——“还是不行吗?……果然。”——遭遇了失败。不需要翻译,在两位访客眼中,意大利画家和迦勒底医者的抱歉神态就已经很生动地说明了问题,这跟比喻句的应用是一个道理。消磨到现在已经是食堂正式开放的时刻,门外的脚步声多了起来,鉴于管制室一反常态地关着门……速战速决!耐心聆听了战况分析后(“如你所见,只有侦测和通讯系统可以运作,看上去连你的契约也……”),应当作出正确的判断(“医生,先劳烦指引他们寻找灵脉。至于这两位,先找个客房……”),并且付诸实施(“达芬奇酱,检索一下迦勒底剩余的空房。灵脉已经确认了?很好……”)。综上所述,“两位只能在这里暂住了。”咕哒君说,“在系统调试完毕之前——”筚拨电声突兀响起。咕哒君暗道不好,敢情他这么小心地不让别人发现!然而果真有人——

“电力驱动的系统是个美妙的东西!”洪亮的声音伴随厚重步声传来——

“是什么出问题了?无须担忧!让总统(王)的天才来解决一切吧!”

懂得英语的基督山伯爵仿佛发现智障③,不会英语的歌剧院魅影表示狮子足够让人惊吓,罗玛尼达芬奇默默堵上耳朵,失败的御主只觉越发绝望——

上帝啊,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那么接下来的欺骗难道不会变本加厉吗?想想看吧,有爱迪生的地方还会吸引什么?

特斯拉啊!!

 

“凡人的思维,量产的思维——听着狮子头,这仪器的问题与回路无关!”

“切,所谓的新神,我以发明王的名义向你指出,它的运作被某种东西阻碍了!这只会是某个不当的零件松落老化而导致了能量运输不畅——”

“凡夫俗子果然无法理论。瞧,我已经检查过了,机器本身没有任何故障。你那表情怎么回事,想来场电气之争么?”

“来就来!”

罗曼忧虑地回头看了一眼。两个八尺大汉几乎要以三岁小孩的智商(也许是情商也说不定,对吧?)扭打在一起了。余光里咕哒君和玛修正手忙脚乱地试图阻止他们。医生考虑了下,决定放弃管这档子事,回过头来继续配合达芬奇进行战况解析,顺带向两个异乡来客说明情况——他几乎要庆幸自己会法语了,要不然是绝对不能跟魅影说清楚的。会英语的伯爵另算。“也许特斯拉说得没错,问题不在机器,”罗曼说,“他们那边一直有东西碍着系统运转……也许是圣杯一类?”

“很抱歉。”身边传来人声,是真.爱德蒙.唐泰斯在说话,他一只手托着下巴像在思考,显出认真而急虑的模样,“但你们先前说没有测到……波动,是我如此粗心以至于听错了吗?”

“有些特殊圣杯的确切状况无法被检测。”达芬奇道,“先前可能轻敌了呢,看来还是不能大意啊。”

“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之前就该小心点才对。”罗曼小声说,画家拍拍他的肩膀:“谁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的确,有些事情不在我们凡人的掌控范围之内。但现在,”基督山说,墙上的电子钟同时鸣出了八连响,等钟声消停,他继续说,“我可以略微休息一下吗?”

迦勒底的医生一拍脑袋:达芬奇是检索出空房间了,可他还没给人家安排具体的单间呢。人理保障机构里宿舍数以百计,被有规律地分为好几个区域。两个工作人员商量了一下:可以想见,把两个普通人类放到从者区实在有些危险,工作间严禁侵占,公共区域又不便安排,总不能叫人家住厨房?“这样吧,”达芬奇最终敲定,“你们跟咱俩就好了。我记得我们的员工宿舍里有标配开间的?”

罗曼:“……但是我已经用了呀。”

达芬奇:“那就收拾收拾。”

显而易见,没人会心甘情愿让自己的私人领域被生生划去一块,不过这会儿已无须辩驳:可亲可敬的御主大人为了叫两位天才离得更远一点,“这样吧特斯拉!”他说,“听说你以前被召唤去过法国那么肯定也会法语喽?就麻烦你去给他们指路了!”

新雷电之神不甘地瞪了一眼美国狮子超人,让身边盘旋的电光沉寂下来,领着两个法国人大踏步出了门。不过基督山敏锐地察觉到他显然心心念念记挂着管制室里的机器,这点发现让不久后特斯拉对着地图给他们讲完路线就扬长而去的行为变得合情合理了。走到半路,剧院的艾瑞克想起点事折了回去(“有些注意事项得交代一下”),于是法国伯爵自己去到了他的新房间。

然后他面对着一片杂乱沉默了半晌。他回想一下,罗曼,嗯,是医生没错。不过这里显然不大符合职业氛围。

他眨眨眼,想起伯都西奥和阿里都没过来④,看来只得撸起袖子自己干了。

他毫不客气地把懒人桌丢到了外面,成堆的书本摞成一沓,吃剩的点心倒了垃圾桶,床垫重新整理,被子应当铺好——有时还会从夹缝里掉出来几张纸片甚至于硬币一类,枕头边儿还塞了个笔记本。伯爵翻了几页,写的都是什么“圣杯”啊“时代夹缝”啊“人理奠基值”啊什么的,也许是研究笔记。这个机构似乎负责拯救未来什么的东西,他想了下,决定这个还是不要扔掉比较好。他轻轻把本子放到另一个房间的书桌上。幽灵还没回来,伯爵分析他是去交代另一边的那俩“如何管理他的剧院”去了。

做完这些,基督山才真正在自己的新住所中安顿下来。他拍拍大衣口袋,确认他自己的笔记本,那本带锁的笔记本,还安全地呆在那里。

说起来也不知他自己的世界怎样了。那两个英灵去了魅影的世界而没去他的,假如那边日子正常发展,复仇的时机也许就要错过好几个。不过记录情报的笔记本还在……

……这样就好。

T.B.C

①【让士兵男办女装勾引敌军】真人真事。一战时英军想出来的馊主意。为了对付德军的潜艇让船上的士兵全部扮成女人又唱又跳像是观光的样子,德军放松警惕让潜艇浮出来……然后被打沉了。

②【Opera Ghost】即剧院幽灵。原著的歌剧魅影其实主要是被叫做“歌剧院幽灵”而非“剧院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他本人也经常用O.G(Opera Ghost)为化名为难剧院经理。

③【懂得英语的基督山伯爵】原著中基督山的伪装扮相之一是英国人“威玛勋爵”,推测他至少懂得简单的英语。另外一个扮相是“布沙尼神甫”,基督山常常用几个身份把别人玩得团团转。

④【伯都西奥和阿里】都是基督山家的仆人。伯都西奥是管家,负责产业置办之类的;阿里是一个阿拉伯哑仆,被伯爵在旅途中救下,是伯爵的贴身侍从兼半个马车夫。两人都在复仇计划中被伯爵当过棋子使,起到过重要作用。

——————————————

总算把前面的打完了……后面的文都有大纲,也许会好一点吧。

评论(3)
热度(36)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