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0~1

假期真是令人愉快!承诺的更新来啦。

简要说明:原著的基督山伯爵、歌剧魅影与FGO的岩窟王、魅影互相穿越及因此引发的一系列故事。

阅读须知:私设有。为了让FGO魅影不那么难以交流而设定了“精神抑制”,不然就没得写了(当然也不会完全正常)。原著魅影名叫埃里克(Erik),为避免与血斧王混淆,文中使用另一个译本“艾瑞克”。另外一些原著梗会在注释中标明。时间点设在北美之后。章前安利: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436137 各国语言歌剧魅影主题曲串烧,开头是04版音量较小请注意,中文是费翔版歌词有改编。这是整部音乐剧最经典的旋律,也许大家在生活中听过也说不定?^_^

祝大家阅读愉快。

——————————————————————————————

死神的花园

0

咕哒君长长地打了个哈欠。一天的学习着实是累人!

他颓然倒在对自己而言有些大得过分的办公椅上,一边无力地将魔术协会专派教辅资料拨拉到桌子的角落里,一边抬起发昏的眼睛打量着整个御主办公室。在这个特别匀出来给救世主工作的房间里,灯光照样白光光的,钢壁照样被映得雪白刺眼,生命力顽强的易生盆栽抻着冷漠的绿叶,与机构内别的地方并无不同。这些东西陪他度过了半个2016年,现在还有三个特异点……真是让人苦恼啊。按照惯例,这段时间本是用来长草休息的,只不过咕哒君自己不敢怠慢,休养的同时还去学一点魔术,或者和工作人员一起研究新的强化术式,免得什么时候又来一回监狱塔,自己的魂儿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研究魔术是有好处的。除了强化自己外也可以完善英灵的能力,或者补充后勤。譬如在第五特异点就已经实际应用过的快捷治疗卷轴,还有正进行着一期临床实验的魔力补充术式,再譬如精神抑制术——针对部分特殊从者特别有效,只需要把他们“精神污染”属性中的回路稍改一改,就可以起到完全相反的效果。虽说魔力消耗有些大,不过配合前一个“魔力补充”使用再省省电力,迦勒底倒还供得起每日半天的精神正常维持。——事实上为了人类最后的希望,就算哪天困窘到要过回荒野求生的原始生活,机构也一定会保证英灵的魔力供给的。

于是,亲爱的御主终于过上了平静的、不用担心上窜下跳的疯子们的幸福生活。

啊——咕哒君放任自己瘫痪在椅子里,眼皮一点一点地磕上——宁静的下午实在是太美好了……就让我尽情打个盹吧……

眼皮终于完全覆在了眼球上。就像是包在一大团安静的柔软的棉花糖里一样,周围包裹着漆黑甜蜜的幕布,真是好舒服啊。

“……前辈?”

小玛修的声音也很温柔呢。

“前辈,坐着睡对身体不好。”

咕哒君不得不醒来了,并且发现自己随便裹的毛毯已经被毫不留情地掀了起来,寒意丝丝侵蚀着身体。“是你啊……”他勉力支起尚处于半昏睡状态的身躯,揉揉眼睛,“有什么事吗?”毕竟打扰别人的睡眠确实不大像玛修平时会做的事呢。

“是这样,魅影君他……不,不对,”玛修僵了一会儿,显出一副为难的神情,“也不是他啊。就是,总之,就是歌剧魅影他——”

“所以?”咕哒君听得一脸懵圈儿,“他又怎么了,这会儿不是精神抑制作用的时间吗?”与清姬不同,魅影清醒后粘着御主的次数直线下降(说来惭愧,清姬反倒是变本加厉了),从满世界跑变成了音乐死宅,虽说反差极大,但总归是正常本分了。难以想象他还会闹什么事。

“其实事态目前并不紧急。”玛修最终放弃了纠结,“但还是请前辈去看看吧,毕竟损失一位五星战力实在太亏了。我不怎么会讲法语,也不知道有没有误解他们的意思……”

“魅影二星。”

“天,我忘了说吗?”眼镜后辈难得烦躁地摇了摇头,一把扯起咕哒君的手拽他就走(他叫了一声,拟态从者力气真当不小啊)——“不止是他,那位唐泰斯先生也包括在内!现在‘这里’的那两位都要求解释。前辈,明白吗?解释一下为什么——”

“我们会出现在这里。”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没错,这个玩笑已经超出了我对任何巴黎式幽默的容忍范畴。”

不属于任何一个英灵。咕哒君用力挣脱了玛修,突兀地、满怀震惊地,停了下来。

管制室的门开着,可以看到里面的人。玛修也在稍前一点儿的地方站住了。

“是的,”她说,微微侧过身子面对咕哒君,“您见到了,他们是,至少自称是……”

“爱德蒙.唐泰斯。艾瑞克。”

活生生的,原著中的基督山伯爵和歌剧院幽灵出现在迦勒底。

至于英灵的他们?

咕哒君承认,他恐怕必须得面对一个微妙的穿越剧情了。

1

歌剧魅影觉得自己头都要炸了。简直比听最拙劣的女高音还要让人难以忍受!

请想想看吧,从几十米高空由失重转为自由落体并亲吻大地,即便对一个英灵而言也不怎么愉快吧?加上这次旅程根本就莫名其妙,此前他还在房间里呢,突然就这么着了,天晓得迦勒底的仪器又出了什么劳什子的故障。更何况、何况——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监狱塔一般幽暗的盘旋阶梯!”几缕银发从上面缀下来,微颤着挠得人很不爽,而它们的主人甚至还在毫无节制地笑得全身颤栗,“这是什么嘛,伟大基督的又一个礼物?”

“你!白痴——”魅影忍无可忍地骂了句脏然后一爪子挠上去,“给我下来!”

“喂!”复仇鬼急忙一闪,然而还是无法避免斗篷的坎肩被残忍拉了个条的命运。他像是才认识到自己还砸着个人似的慢悠悠起身,不忘扫视一番四面八方:“切,所以说,这又是何处?如果是魔术王的恶作剧,未免也太拙劣了些。这次御主好像不在这里。”“天知道。你有什么看法吗?”魅影回嘴,他从地上爬起来,深深地环视四周。

两人都没有说话。

真是太灵异了。一大片湖水粼粼地滩在他们面前,微波在岸边的黑石上碎出不祥的浪花。阵阵飕飕的风从墨色的湖深处拂来,拂在人脸上,犹如死神的轻抚。四下里黑黝黝的看不清楚什么东西,只有一些影子——或许是因为迦勒底的灯光向来明亮,连复仇者的魔眼也倏忽间无法适应这种漆黑。如此深重的黑暗!只有一艘小船是可见的。船头的油灯放出一星诡异的红光,映出的有限的视线里,一架很大的石阶梯隐约矗在湖边,盘旋着向上——就是刚刚岩窟王描述的那座。

看了一会,魅影的眼神晃了晃,似乎想起来什么。仿佛要向自己确认似的,他又问了遍:“这里是哪里,你怎么看?”

几秒钟的静默。

“某座监狱。”

“歌剧院。”

“哧——”岩窟王恶劣地笑了一声,“可怜的人,你以为会有这等‘金碧辉煌’的剧院?”

“巴黎大剧院的地窖。建成它的时候你已经挂了。”魅影压根儿没打算管岩窟王,自顾自登了几级那个大石阶,低头在地板上找了一会儿——“没错。奇怪,这里不是应该有的大剧院……”他指着一处地方,“你看。”

法国的前伯爵整整衣服(然而被撕裂的那根布料依然有气无力地耷拉在后头),踱步过去。阶梯上镶着一块羊角花纹的砖。“怎么了吗?”他疑惑地皱起眉,往上扫了一眼,明明每级石阶上都有这种装饰砖。“……没有什么特别的吧。”复仇者蹲下来,用手点了一下它,希望通过触觉看看这东西有什么特别之处。“别——”

最怕提醒不及时。就差一秒那种。

魅影已经来不及出手阻止了——岩窟王忽儿整个没了。脚底下传来空旷的水声。多么清脆的扑通一响!在剧院底下度过半辈子的幽灵叹口气,默默看着自己曾经的机关让一个前.船员在池水里奋力挣扎。

 

与此同时,让我们转换一下视线吧。

迦勒底,伟大坚固的人理保障机构。

“这么说,您曾是位周游世界的船员喽?”

“是的。阿拉伯和印度的港口令我印象深刻,民风也非常有趣。当然,最后还是回到了巴黎,因为有些事是时候去处理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对吧?”

“流传多年的哲理。”

“——那您呢,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吗?”

“我嘛,”当事人歪歪头,想了一小会儿,“去过一些小地方,不过后来就不愿意走动了。漂泊过头并不是件好事,也许拥有一座宁静的公寓还更让人愉快些。”

“说得是。”①

这就是咕哒君回来时看到的情景了。迦勒底好学妹,亲爱的小玛修,默默立在管制室一角,听两个活在几百年前现在却生龙活虎站在面前的法国人以绝对本土的正宗法语谈天说地。玛修当然听得懂,但说可就不大流利了,没办法,圣杯给予的知识还不完全,连当初奥尔良特异点也是大半靠医生的翻译器帮忙才蒙混过的关②。持续僵硬着无从下口,她只好在脸上始终挂着寡淡得米汤似的无奈之极的微笑。

“真和谐,不是吗?”她看见领着罗曼和达芬奇前来召开特别会议的御主,仿佛抓住一枚救星,神态明显松弛下来,“前辈您终于回来了……很抱歉,我……不太会讲……”

“不用担心,我也不懂。”咕哒君讪讪一笑,顺便回应了个子矮一点的那个来客——真实的唐泰斯——对他的礼貌性点头致意,“不过他们绝对是那两本书中真正的角色没错,我可以确定,毕竟原著里伯爵那苍白的额头和魅影的‘火眼金睛’实在是太令人印象深刻了③。……至于具体情况,就拜托两位啦。”年轻的御主作了个邀请的手势——附带夸张的仆从式鞠躬,紧接着马上反手把玛修拉出了管制室,顺带关了门。

靠在高大结实的安全门上,他长长出了口气,仿佛要把胸中郁结的混沌一次性全吐出来。

“果真名不虚传……”他说,“两个难缠的家伙。”

玛修轻轻咳了一声,带点警示意味地。

咕哒君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不请不要反对。天哪,你可别忘了我们先前费多大劲儿——法语英文加手势——才跟他们说清楚要带人来开会!基督山倒还宽容点就语气不好,剧院幽灵刚开始时那眼神跟要吃了我们似的!而我毫不怀疑他干得出来。呼,”他喘了喘,“简直感到了生命危险。还是我们自己的从者友善。”

“也许是因为创造英灵的‘人类的印象’本就同他们本人不一样,也许只是因为作为从者的他们走过了漫长时光,心态变了而已。”玛修谨慎地发表了她的见解。

然后两人陷入了一段不长不短的沉默里。

“你说,他们四个怎么会突然对调呢……会是所罗门搞的鬼吗?”过了一阵子,咕哒君率先打破僵局。

“不清楚。”玛修回答,“不过他们一定很不高兴就是了。”

唯一的御主没来得及再说什么;门突然间被打开了。靠在上面的他“嗷”一声往后径直栽下去。要不是阿其曼医生眼疾手快把人拦腰抱住,拯救世界的计划恐怕就该因为主人公后脑勺着地导致的轻度伤残而推迟一周乃至一个月了。“诶,小心点嘛。”罗曼把咕哒君扶起来,拍拍他的制服,再看他站稳。至于玛修,则是十成十的余惊未了:“真是危险!”她终于回过神来,“以后不要靠在门上了,前辈。”

这是个小插曲,在场唯一的Caster,达芬奇女士或先生④,丝毫没有把注意力分给它的意思,或许只是因为他正背对众人进行电脑操作。“说实在的,”他敲敲这个键又摁摁那个点,嘴里自顾自念叨着,“我真是无法相信啊,真、正、的、文学角色,居然活了?人类历史上本没有他们才对!不可置信!”他唰地又转过身,面向众人,“但是它就是发生了。要找回我们那两位也许该搜索他们原先的年代,把他们灵子转移对换……先找到那两个可敬的英灵吧。”

“也是。”咕哒君这会儿已经站好了——下意识离门远了点,“那么我们先从……伯爵!你怎么了?”

爱德蒙.唐泰斯吃痛似的捂着右半脸。刚才他突然地,像被什么可劲地推了似地后仰一下(由于人体应激反应还拳击一样出了个左勾拳,差点无辜中招的艾瑞克,托动作敏捷的福,已经闪去了几步之外)。“不,没什么要紧的。”他避开医生关切病人般的目光,“只是……好像被鬼魂揍了一拳。真的,相信我,这种事情谁也不想体验!”

T.B.C

注释:

①【原著两人的对话】双双原著梗。基督山伯爵入狱前是水手,出狱后也是先进行了数年的旅行(为了搜集情报、资本积累)再进行的复仇。歌剧魅影自幼离家出走,随船环游世界,学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最后流落到巴黎。

②【玛修的法语问题】私设。

③【关于外貌】原著描写。伯爵有像吸血鬼一样的“苍白的额头”“乌黑的眼睛”。小说中魅影的外貌则完全脱离生物学规范,眼睛是金色的晚上会发光,人“像个骷髅架子”,没鼻子(……),也许是原著作者写得太high了。当然音乐剧里形象好多啦。

④【达芬奇女士或先生】听说达芬奇的卡牌信息里设定是男的?

————————————————————————

后天还会发一章。儿童节放假尽力再发一章。不过这几章都是铺垫就对了(当时还没有大纲乱写一通……现在恨不得把稿子撕了重新来过)。 魅影的tag里全是原著党和音乐剧党就没敢冒犯打标签。

不敢说自己没有OOC,但我会尽力写好。顺便安利一下两本原著和《歌剧魅影》音乐剧。


评论(2)
热度(57)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