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不复还

脑洞短打。
出场人物:荆轲、燕青、李书文、唐玄奘、吕布、埃尔梅罗二世(孔明)、马修、咕哒。
说白了就是自嫖中华组ˊ_>ˋ卡面画的难看又如何,大家都是中国人。
祝观看愉快。

-----------------------------------------

【F/GO】不复还

真是困难的日子啊。荆轲想。

她与御主,以及一干同伴,缩在某个特异点的某座森林里,一个幽深的洞穴中。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苦战,龙骨的士兵、黑影的怨灵和三头的怪兽,不强,但数量多到令人发指。他们之间最强的阿蒂拉小姐一个不留心被怪物的毒气暗算,不得不化作金光返回伽勒底。剩下的人熬完全场,伤痕累累地靠在洞壁上休息。外边大雨瓢泼,闭上眼睛听听雨珠对叶与枝的敲打,恍然间像是河浪撞击堤岸,浪的色彩像天一样阴沉。

已经是夜晚了。洞外一片漆黑,洞内燃着小小的火堆。咕哒和马修早就沉入深眠,治愈英灵花去了年轻御主太多的魔力,而战斗则让拟从者精疲力竭。倒是现在,淡橙的温暖的火光映在她们脸上,显出一片宁静祥和,仿佛一切争斗都不曾存在。

同行的燕青从洞内深处走出,把寻来的干树根一条条放入火中燃起充作木柴。干完这些,他走到御主旁边,小心翼翼地为她盖上一件披风,然后盘腿坐到荆轲边上。噼啪燃烧的火堆把一切渲染得如此柔和。荆轲眯眯眼,充满警惕的内心忽地安定下来,她放任那波涛汹涌的易水暂时性地消失了。“怎么样,还好吗?”燕青问。她不发一言地摇摇头。

不知是否所有从者都有这样一种家国的归属心。也许有的英灵已经看淡一切,但另一些人却始终怀有对故乡的思念。明着怎么也不说,暗地里却同类相聚。比如古老凯尔特的勇士们,圆桌团的一干大不列颠骑士,以及一大群心怀罗曼蒂克的法国同胞。伽勒底中的华夏英灵着实不多,却自发地联系起来,逢年过节喝个酒道个喜,聊胜于无。即便已经没有了燕唐宋三国,但那片土地的文化始终源源不断,实在是件令人自豪的事情,这也是他们老是凑一起的理由。有时他们在休息室的聚会也会拉上埃尔梅罗,理由是他“身上附着我国最伟大的军师没有之一”,于是一个英国人被一群中国人围着灌酒,这时候李书文往往会哈哈大笑与众人毫不留情地相互调侃,吕布不明所以地一边听收音机里历年春晚录音一边听别人哈哈大笑。荆轲往往是所有人里面坐得最端正的那个,手里捧着酒杯,身边放着匕首,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找个皇帝来削削。当然削的时候燕太子丹最好不要一张悲苦脸里在旁边,那会影响发挥。

好像被谁推了几下。荆轲迷迷糊糊睁眼,看到洞内一片光明火堆只余灰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算是睡了一个晚上。她内心哀叹果然人一老力不从心连保镖之职都没尽。御主和马修站在洞口,披风已经回到了燕青身上。这个唯一一宿没睡的家伙反倒精神百倍,也不知是从前在梁山泊打惯了夜战还是英灵本就无需睡眠。荆轲拍拍衣服起身,又是出征的时候了。

打最终Boss的时候荆轲脸接魔神柱大招直接躺,整个人四仰八叉瘫地上,余光里有继续顽强战斗的御主有燕青担心的一 回头也有自己一点点化作的金色光粒。她心说果然不比水浒好汉大唐圣僧神枪无二打,区区三星果然无法匹敌所罗门之宝。不过自己一介刺客也能被御主选上在队里打了全程,也是够值了。她闭上眼,归于一片虚无。

仿佛做了个很长的梦,里面天阴沉沉的风起云涌,易水也灰沉沉的,波涛一下下拍击着黑色的石块。有人一袭白衣沉默不语,另一个人始终在击着筑,乐声庄严郑重(1)。原来是高渐离啊,荆轲朦胧地想起,但好像说是“我等你回来再一块喝酒”,结果人没回来他也死了。那傻小子犯什么浑,明明杀秦王这种事应该自己来才对(2)。

荆轲又一次迷迷糊糊醒来,灿眼的日光灯直接让她眼一花多混乱了两分钟。耳边隐约传来欢快喜庆的乐声,身上沉沉的盖有什么。再度恢复视力的时候她第一个看见的不是日光灯是李书文,不过反正那个橙红色的脑袋晃眼程度也跟灯不相上下。他一拍手语气豪爽:“哎呀你看,这不就醒了嘛。欢迎回来!”荆轲木着脑袋起身,结果盖着的羊毛毯势不可当地滑落下去,她赶紧手一捞把那弗拉德的爱心慰问品给抢救回来,这才想起原来“牺牲者”都是会遣返的,只不过沉睡时间从一天到一周不等。自己就是回来了。

这么一想,生前好像还没来得及听谁说“欢迎回来”。

不过算了,反正现在更重要。荆轲翻身坐起穿好鞋到休息室里,发现众人一如既往地插科打诨。吕布依然不明就里地听着相声,李书文刚出来就和燕青兴致勃勃地筹划着下一次对决,唐三藏似乎对如何给孔明一头长发编小辫儿很感兴趣。抬头一看才发现墙上已经贴了大红的倒福,桌上添置了新的摆花,联想起跟御主出征时已是月末,恰恰日子,噢,果然是元旦了。

原来自己睡了这么久吗?问清咕哒早已功成归来,古燕国的暗杀者放心地坐到桌旁,照旧把心爱的匕首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真是幸福的日子啊。荆轲想。

THE.END


注:
(1)荆轲出行前燕太子丹带了一帮人穿着白衣服来送,敲筑的是高渐离,荆轲朋友。筑,一种乐器。
(2)荆轲刺秦失败后高渐离想给荆轲报仇,到秦王身边做乐师,一次奏乐时用乐器砸秦王不成被杀。

评论(4)
热度(41)
  1. 揣手手的貓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2.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