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地狱驾临门口

为了抽伯爵赶出的文段。题目源于《基督山伯爵》音乐剧歌名。
出场英灵:安徒生、莎士比亚、基督山伯爵。
无cp的友谊向。
小小供品不成敬意XD。

-------------------------------
地狱驾临门口

【你听到那胜利教堂的第一锣钟声,】
【那将是你人生最后的……】
【丧钟悲鸣。】*1
【我是复仇者。】
【也是裁决者。】
“这么看来,咕哒那小傻家伙又有新同伴了?”安徒生懒懒地倚在橡木桌后那宽大木椅上,巨大的蓝色羽毛笔以与其体型不相称的轻捷在作家的指尖上转了三圈,“那让我猜一下,亲爱的威廉,这次会是谁呢?是蓝色的拒绝狗肉的勇士,森林里的绿色盗贼——不许笑,还是另外一个,又一个的,你?”
“请不要以为我没听出最后一猜的针对性。”莎士比亚刚回到(被伽勒底作家协会占领的)公共休息室,正顺手把他的丝绒质海盗披风挂到衣架上,“不过这回你可错啦,这次的新成员可有趣多了。”
“金色麻花辫的圣女大人?”
“不。”
“或者狮子头科学家?”
“哎呀,不,”莎翁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请不要拘束你的童话般的想象力呀。”
“别卖关子。”安徒生对此习以为常,自顾自伸了个懒腰,然后直起身子,“别告诉我说大仲马和他儿子*2跑来兴师问罪了。”
“哈,看来你的智慧还是不容小觑的。很接近了,”莎士比亚说着,突然停下来侧耳捕捉着什么,“你听。似乎这次的新人节目轮到我们了。”
厚实的铁门外传来什么响动,似乎是御主和新从者接近的声音,夹杂着一些交谈。最初模糊不清,后来逐渐可以听见一点:“你知道……裁定……而是个复仇者。”“……好啦……总之先待在……”听到这里,莎士比亚挤挤眼睛,对安徒生比了个大拇指,接着立马闪到茶几边整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来。
童话作家此时已经猜出是何人来访并且在心里默默鄙视了下某个英国剧作家。不过不可否认,这副正派好公民世界好绅士的样子确实应付得了咕哒子,小御主在介绍过后很放心地离开了并且将新人交给了他们“保管”。
好吧,不得不说莎翁在某些方面料事如神。“新人培训节目”果然是他们的了,尽管这回的成员似乎没必要去专门培训。就算这样,安徒生依然打算好好怼一怼莎翁报那(猜人游戏的)一箭之仇。
“初次见面,”新英灵说,吐出那个意料之中的名字,“基督山伯爵。以后多多指教?”
“汉斯·安徒生。”童话作家答话,同时手往茶桌那边一扬,“那边那位英国佬,W·S莎某,可以选择无视。”
“不要听他的,”莎士比亚说,一点也没有生气,“他只是思念美人鱼和锡兵——或者夜莺?*3过了头导致无差别人身攻击而已。”
“不,威廉,恐怕你才应该念想你的复仇王子。而且作为一个造物主想念自己的子民不是很正常吗?尤其是那样美好的牛油烛能开出郁金香而诗集可以长出音乐来的童话世界,连童谣还有杰克甚至那边那位角儿的创造者——”
噢,不。安徒生猛地打住,意识到自己又被莎翁诓了一回。“嗯,不好意思,”他补救道,“请忘掉那些胡言乱语。”
不过效果已经达成了——每次迎新会都可以出现的,依靠伽勒底独有的玩笑把不明所以的新人弄得满心糊涂的情景。要知道,根据某条不成文的规定,御主往往会把新从者交给一些她“放心”的伙伴做新人教导,而那些令人放心的同伴——众所周知,往往在御主无法观测的地方保有隐藏属性——出于有心或无意,总会搞得新人轻则坐立不安重则鸡飞狗跳。
唯一令人庆幸的是,这次的新人,大名鼎鼎的基督山伯爵拥有丰富的社交经验,包括在英灵座其创造者关于文学家基本特性的普及知识。“两位的友谊令人钦佩,”他迅速作出反应——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避免作家的嘴炮蔓延成一场无法逆转的战争,“恕我提示,现在到下午茶时间了。”
没有一个艺术家会放弃休闲——来自亚历山大·大仲马先生的教导。
事实上一杯热咖啡就可以阻止战争的白热化,一个弥漫茶点甜香的舒适下午是再好不过的怠惰理由,这是全伽勒底的懒虫们都非常乐于接受的礼物。“基督山伯爵名不虚传,”冷静下来的安徒生作出如此评价,“我欣赏这样的人……尽管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太闲了,咕哒子善心大发停止压榨了吗?”
“我现在等级太低。是我自己要求不出战的——那家伙也真是,哈,召唤复仇者,也不怕哪天祸起萧墙反目成仇。”基督山伯爵一边回答一边把热气腾腾的咖啡倒进杯子里,那种饮品独有的香气蔓延开来。
“我拜读过那本小说,”安徒生把茶杯放到一边,大大咧咧地把脚架到桌上作懒人摊状,“并不觉得你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办事儿的家伙。”
“但我现在又不是那个爱德蒙,伙计,我是基督山伯爵,复仇的化身。才没有那么好心。”
“是吗?你这人真有意思。”安徒生说,然后心安理得地又一次接过了伯爵的咖啡,无视了另一边莎士比亚顺手牵羊端走他的茶点的行为。
于是就这样,公共休息室里的文学工作者们度过了一段相当和平的时光(尽管中间稍有争论),御主似乎对他们更放心了,某一天她把伯爵拽出来去灵基再临,晚上回来时宣布:“这样把,伯爵以后就住在这儿啦——请问有反对意见吗?”
问了等于没问,根本没有谁会在这种情况下提出异议。安徒生拨拉着他找达芬奇新买的平板电脑,抬头看了一眼:“挺不错,我需要他的咖啡。还有你以后就这么穿吧,你的红领巾跟英式斗篷更配一点。”
伯爵耸耸肩,不置可否。
“那么就这样吧,伯爵你从明天起去战队报告。”宣布完这事儿,咕哒子砰一声砸上了休息室的门。
“唉,急什么呢。”
安徒生随口问:“派上用场的重要工具不是应该高兴吗?”
“哪里,她还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就复仇复到她身上呢。”
“哦——”安徒生停止戳他的电脑,抬起头来,“那我问句,'复仇者'的仇到底是谁的仇啊?”
“真是个好问题。又不是我想当复仇者我哪知道啊,我想当个水手罢了。只不过他们种下了仇恨,然后才制造出复仇鬼的。*4”
安徒生于是没有继续问下去。不过他还是说:“其实你早就想好了吧——噢不是指刚刚那个问题。我是说有关作为复仇者而跟从御主拯救未来的事儿。”
“可不是。明天我还得忙活呢,早睡去了,晚安。”
“晚安,伯爵先生。不过还是要提一句,我讨厌水手和大海,真是不好意思了*5。以后多多关照。”
“多多关照。”

【呼唤我了吧!复仇的化身!没错,我正是黑色的怨念,超脱的职阶,复仇者。】
【我将辅佐你直至未来被挽回,然后我将向一切复仇。】
【最后,向上帝祷告,阿门。】*6

THE·END

注:
1、《基督山伯爵》德语音乐剧台词(大致意思)。题目也是。
2、一语双关,既指大仲马现实中的儿子小仲马,也是他笔头下创造的“儿子”基督山伯爵。
3、安徒生作品《海的女儿》《坚定的锡兵》和《夜莺》,下文“复仇王子”指莎翁的哈姆雷特。
4、参考出处:《基督山伯爵》1998年法国电视剧。
5、安徒生初恋死于海难。
6、第一段是上网找的伯爵召唤台词(许愿!),第二段自己编的,第三段是音乐剧台词(大致意思)。

真·THE·END

还有一天,许愿伯爵!伯爵你来我的伽勒底吧看在我准备了祭品下载了电影和音乐剧并且早早看完原著还成为你的粉丝的份上……

评论(2)
热度(59)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