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夜晚独为我张灯结彩

段子集合体,艺术家和疯子的故事。
私设有。
题目产自雨果《当一切入睡》,“天空专为我一人而张灯结彩”。
英灵夜游群像。
主莫扎特、安徒生、莎士比亚和剧院魅影(为何萌他们的这么少?无奈)。
祝食用愉快XD
———————————————————
夜晚独为我张灯结彩

1
莫扎特睡不着。
这是罕见的。天知道他在特异点每每陪咕哒子宿营时睡得有多么香,根据玛丽的玩笑话——哪怕邪龙吐息都吵不醒(当然,咕哒子对此并不欣赏……诶,死睡误了遭遇战什么的!),简直枉了他的听力!然而他就是睡不着了,在难得安定的特异点幕间,在这安静的、宽敞舒适的伽勒底私人宿舍里,在铺有蓬松的柔软羽绒被的单人床上,伟大的音乐家,莫扎特先生,遭遇了失眠的魔魇。
莫扎特从未觉得如此的长夜漫漫,在经历了实体化睡眠、灵体化催眠、数羊基本法后,他无可奈何地对着天花板干瞪眼,大脑无聊地运转着编段子解闷。
最终他连创造力都枯竭了,于是敏锐的听力开始发挥作用。在寂静的环境里听觉神经反而比平时更为紧绷,有如一张隐形的巨网绵延出去,覆盖在整个据点之上。啊啊楼下的Master已经睡着了(咕哒子居然打呼噜),楼上的罗曼医生一定在偷偷刷网络偶像(这藏着掖着的笑声),对门的玛尔达正在睡前晚祷,隔壁安徒生的房间有哒哒哒的声音——赶稿一定的——再过一个房间的莎士比亚大文豪似乎在表演诗朗诵,还有笔尖与纸摩擦的唰唰声,作家都这么勤奋吗……?明明都是英灵了诶……
哎哟话说回来为什么伽勒底没有钢琴?噢他是魔术师,或许可以试着构造一台——不过这个点了弹琴是不是作死,尤其在铁拳圣女的对门。
莫扎特自暴自弃地翻了个身,脸压着枕头两耳露在外面,然后,继续着摒弃音乐家细胞后的窃听大计。

2
安徒生曾对于他作为英灵出现时娇小的体型有所不满,直到他发现这样也十分利于深更半夜扒书店的后门——即便如此,这项优点在伽勒底也不存在了。比如这会儿的童话作家就很渴望找个书店培养下自己的身手,顺便寻找下灵感,奈何伽勒底的机密书库并不是能上演窃读记的类型。安徒生对此很不爽,这地方为什么没有二十四小时开放的图书馆?愚人的造物!不过其实嘛,不满更多的来自于寻找灵感的方式又被掠夺了一项,当然,作家是不会承认这点的。
然而,现实是具有悲剧色彩的,毕竟不承认不代表问题不存在——卡文什么的可不是什么好感受。作家成为英灵后仍然保留着作家的灵魂,一遇到卡壳的状况,马上就条件反射到创作能力枯竭咋办——夭寿啦稿子写不完啊啊啊——编辑!编辑要来了!!并由此陷入焦虑症状态。
这条定律永远适用于任何签约写手,尽管在伽勒底既没有签约也没有编辑,然而,焦虑是永恒的情感!啊啊啊,还是写不出啊!!
隔壁的莎翁吵吵嚷嚷地在COS死亡诗人,音量不自觉地越来越大,充满豪情壮志。毫无疑问这激情每昂扬一点安徒生的焦躁就更进一寸,最终童话作家忍无可忍并把卡文的原因归结于邻居吵闹导致的注意力不集中。这恶魔的行为必须阻止!教你看看童话魔术师的威力——
安徒生怨气爆棚地推开门,兴师问罪是必要的生活元素!
然而他好像遗漏了什么。
什么呢?

3
歌剧魅影有很多愿望。
头等的自然是克里斯蒂娜,第二的关于Master,第三是什么时候才能满破把脸弄正常。
然而这前三个实现的难度都比较大,魅影一般选择心不念为净——当然这也很有挑战性,为此需要转移的注意力实在有点多。于是这就要提到他一些其他的杂七杂八的兴趣爱好,比如乐器、歌声、活板暗门和旁遮普套索,再比如腹语、小说和恶作剧。并不是说在伽勒底实现这些目标很简单,而是说这可以打发时间充实生活,避免过分专注于克里斯蒂娜导致精神污染更进一步。
魅影好歹是个音乐家,在生前音乐似乎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但伽勒底此前似乎并没有预料到48号Master如此具有艺术家吸引体质——艺术类英灵这会儿已经填满了半个伽勒底——因此并未准备任何与音乐相关的消遣。这可就很尴尬了,本来歌剧魅影周游世界什么乐器都会一点,可他什么地方都去过愣是没见过这么没有艺术细胞的地方……真的是什么乐器都没有啊好吗。为此他曾胁迫罗曼医生“变也要变出台琴来”,十分遗憾,Master闯进控制室并拦下了魅影的套索。魅影还没有冷酷到无视Master的请求,尤其在对方的声音俏似克里斯蒂娜的情况下。
作为一个Assasion,魅影并没有“召唤一台管风琴”的能力,于是音乐家的计划不得不扼杀在摇篮之中。
不过没关系,他还是个建筑家。
而且是天才的那种。
至于控制室……他上次闯进去胁迫罗曼的时候,就已经“顺便”做好手脚了。

4
Saber的吉尔斯·德·莱斯是伽勒底的新晋英灵。
来到伽勒底的第三天夜晚,他绕晕在了圆碟形建筑的金属走廊里。
啊啊啊……如果没记错,这已经是第五圈了吧?元帅苦恼地揉揉太阳穴,想起自己前不久被召唤时Master很激动地蹦哒着说“有了元帅以后在特异点行军就没问题了吧?!”这话是没错,记忆路线是一个将军的基本要求,不要求一次走对但至少不会走重路,但是今天,科幻的环形走廊让吉尔斯开始严重怀疑自己的基本功。谁能告诉他这走廊楼梯到底在哪?还有Master到底在哪个单间……个个房间都一个鬼样啊妈的。再加上这会儿已经全馆熄灯,黑灯瞎火的更是一片抓瞎。
所以我不就是找个Master吗,怎么比打仗还捉急。……啊啊啊好想把这些墙壁直接砍了……
当然这没有付诸行动,作为Saber的元帅还是比较理智的。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前方依然路漫漫其修远兮……要是能找个人问一下就好了。但是不少英灵晚上睡觉似乎习惯锁门,而且万一开个门碰见个Berserker岂不美哉。元帅表示苦恼,不过,路,还是要走的。
但是接下来的一撞让吉尔斯开始怀疑自己继迷路之后又开始撞鬼了。
“啊——你是——??!”
眼前一团小小的黑影蠕动着立起来,衣服似乎码大到拖了地。……小孩?
“是哪个家伙——”
卧槽。
“走路不长眼睛!?”
该不是真撞鬼了哎呦喂,这声音是怎么回事啊,主啊还是说他的眼睛也出了问题?
“喂你哑了吗?我是安徒生!你哪位?”
元帅这才想起对方有问题要问。
“吉尔斯·德·莱斯。”安徒生?似乎是Master的另一个从者(才知道英灵的设定可以这么反差萌)。看来不是什么危险存在,那正好——“我迷路了……请问Master在——”
“她在楼下啦你咋来这的。不过,帮我瞧瞧哪边是大门的方向?……大意了,忘了我成英灵之后夜视能力弱化了啊……”
吉尔斯元帅心说我也没比你好哪去,大门哪边啊我的天。“这……我刚刚是从那边过来的……”
“哪边?”
“你前面,但是——”
“好了谢谢,不用废话了!”小小的人影噔噔噔地跑走了。
……所以我也不知道大门在哪啊。吉尔斯默默地想,心中为安徒生划了个十字。

5
莫扎特真的放弃了。
还是睡不着啊睡不着睡不着——算了!!!他愤愤然地起身,大衣一披就要出门散心。尽管外边啥都没有但总比干躺着要好!?
噢,话说回来,刚刚安徒生貌似出去了呢。那家伙不是有点点夜盲吗?胆子不小啊,这会儿半天没动静肯定迷路了。莫扎特哼一声,往声源的方向走过去。
路上倒是碰上了吉尔斯元帅,对方似乎很烦恼地问音乐家电梯在哪。指明方向之后莫扎特又得知安徒生往前去了。
果然迷路……往前,前面是Assasion区好吗。桑松那帮子人的地方啦。莫扎特一边内心吐槽一边精神百倍地向前迈进,同时开启技能·音乐家的听力。
Assasion们似乎都有着良好的作息,这会儿大半都睡了,只有其中比较奇怪的一两个——譬如昼伏夜出的卡米拉女士,不在房间;再譬如谜之作息的小杰克,貌似把童谣请了过来交流小孩子的秘密;还有,疯子魅影,不知道又在搞什么发明创造——啊啊扯些什么呀,安徒生人呢,这么长时间该不是迷路回英灵座了吧?
等下那个是什么声音。
丁零当啷的嘈杂啊,莫扎特挠挠耳廓,假如不是谁没事找事上房揭瓦,那就一定是在打架了!还有谁惊叫一声,这种奇妙的音色——
啊呀安徒生?!
哈,找到你了!
快步绕过前面的一个转弯,一丝比环境更深沉的黑色引起了莫扎特的注意。不错,一定是这样,某人糊里糊涂走错方向结果闯进了某位英灵的房间,而房间的主人莫名被吵醒条件反射成战斗状态——嗯,是这样没错了!
好啦现在该自己出场了,讲讲道理调停战争什么的。
莫扎特不假思索地推开了门,然后,只觉一阵阴气扑面而来——
“——?!”

6
安徒生现在非常懵逼。
首先他迷路了。而且在刷了一天狗粮的情况下魔力只余丝血没法施法照明,还好碰到了人,哎呀真是万幸。
在吉尔斯元帅的指点后他蹭蹭往前跑,虽然两眼一抹黑但是按步伐掐着距离差不多了,前面有扇门底下隐隐透出一丝光。就是这里!他记得自己走之前没有关灯。先回去休整一下再去找莎士比亚——
然后他踹开了门。
然后他发现他在跟另一个英灵大眼瞪小眼。那家伙蹲在墙边不知在折腾什么。光线瞬时的变亮让安徒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你谁啊在这里——”
砰的一声。
安徒生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先一步往右闪避,动作太大直接失衡撞到门板上发出一阵噪音。即便这样他也甚至已经感觉到巨大钩爪在耳边刮出的尖利寒冷的疾风。疯子!闯进别人房间还这么对待主人?!
毫无迷路自觉的安徒生还没来得及脱口嘲讽就不得不再次往旁边一滚,因为第二击已经在这两秒内接踵而至。这当口安徒生终于发现这个房间于自己的有些微妙不同,没有书山没有羊皮纸没有镶嵌宝石的蓝色羽毛笔——至于眼前这个动作快到连成黑影的从者,标志性的半脸面具毫无疑问是剧院魅影!
哎呦还真是个疯子啊,所以现在该怎么办?!对于一个魔力几近没有的魔术师来说!
劣势极大,安徒生决定走为上策,然而门口离魅影比离他更近,简直绝望啊。
魅影仿佛觉得对方的劣势不够多一样,一只爪子飞速朝对方袭去,另一只手迅捷地往墙上一拍——
原来刚刚还不是绝望,安徒生想,而眼前再度陷入了一片漆黑的境况,究竟是谁把他有点夜盲的消息传出去的?!熄灯居然挑这么个时候!
现在只能看见魅影两只红眼睛在黑暗中灼灼发光。疾风再度袭来的时候安徒生不假思索往前一跃,照触感估计是跳到了床铺上,身后传来吱呀一声,接着风似乎硬生生地变了方向——
“——我的天主啊?!”
难道说今天居然还有人在夜游?!安徒生趁魅影注意力转移赶紧随手摸了个枕头挡在胸前,踩着脚下软绵绵的被子躲到了床后面——啊啊对面那位同志原谅我,大难临头山鸟各自飞啊?!
又一阵咔哒咔哒的声音,听起来外面又来了一位,这么估计获救的可能性更大了些?
蓦然地眼前一亮,似乎刚刚有人又撞上了日光灯的开关。房间里诡异地安静下来,安徒生偷偷地从屏障后把头探出去一点点。
然后他看到,莫扎特瞪着魅影,魅影瞪着门外的莎士比亚。
而莎士比亚呢,则透过被踩得乱七八糟的床铺看了眼自己,然后挂上一副绝佳观众的表情,兴致盎然地,鼓起了掌。

7
莫扎特觉得眼前一幕真是太有戏剧性了。
怎么说呢,就是啊,改编一下都可以拿来当音乐剧呢。
在场的观众显然也有和他想法一样的人。“Bravo!”莎士比亚在鼓掌,“夜游的旅人们齐聚一堂,这是夜晚的乐章、夜晚的戏剧、独属夜晚的张灯结彩!”
莫扎特瞄了一眼剧院魅影,对方揍人的愿望已然呼之欲出。于是莫扎特往远离魅影的方向轻微地挪了挪。
然而莎士比亚追求戏剧的热情显然不会因为一点点危险性就被打断。莫扎特以一种赞赏的眼光目送他自来熟地步入房间——真是勇气可嘉,不是吗?
“雷鸣般的喧闹引我而来,不想此处已上演了一场精彩的……”他走到床边,冒着安徒生看智障的目光俯身察看战场,“……决斗?”
魅影的喉咙里发出一阵蛇一样的嘶嘶声,音节类似于“Christine”——好吧估计是精神污染又发作了,反正莫扎特听不懂。
安徒生默默把身上的枕头扔到一边,快速起身迈着小步轻捷地跑到门外。那边厢莎士比亚仿佛发现了什么宝藏:“哎呀!这是何物——秘密的机关工程吗?”
莫扎特难得自觉地把开荤段子活跃气氛的念头咽回了肚子里。
莎翁面带笑意地望向魅影,他身后的伽勒底钢壁已经被卸下来一块,里面的线路被很有条理地导向一边,空出来的部分看起来还有什么未竞的构想。
“所以你之前就在折腾这些玩意?”安徒生发问。
剧院魅影开嗓,很意外的正常,表情也已经整理成了泰然自若的样子:“吾兴趣广泛,而机械的秘密永远有待人们发掘。不过现在——”
莫扎特刚想说“你这家伙又不是巴贝奇”,但他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了脚步声。熟悉的,脚步声。
混沌邪恶,不祥预感。
莫扎特急促地鞠了个躬:“失陪。”灵体化的从者消失在众人眼前。
“哎呀他在干什么啊,大笨蛋。”安徒生说,莎士比亚踱步出来,魅影往楼梯口的方向瞥了一眼。“话说,”安徒生继续道,“你这样真的——”
没有回答。
因为门板当着他的面磕上了门框。
“啊啊这家伙又发疯了吗?!”
“恋爱使人发疯,”莎士比亚说,“戏剧已然落幕了吗?所以此处应有——”
“雷鸣般的掌声?好啦好啦都听烦了,回去。”
“——不,是Master的掌声。”
安徒生转身,惊悚地发现自己对上了一双标志性的橙瞳。

8
“所以!魅影!还有莫扎特!!你们为啥还能这么安心地啃巧克力???”
“呜呼,悲剧的规则啊!光明永远会给予夜晚的子民惩罚!”

9
“爱丽丝酱,所以说他俩怎么了?”
“啊啊,好像是昨晚不睡觉跑去Assasion区打架被Master发现了,扣了他们的情人节礼物哦?”
“所以那些噪音是他们的造物吧……还以为不只是这俩这么少人来着。”
“不用管他们啦杰克,我们继续讲故事W。”
THE·END


PS:剧院魅影爱好与技能参考《歌剧魅影》小说。






评论(4)
热度(22)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