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启红】伊甸园

启红点文自戏,短得不能再短,微意识流。只是因为露中的点文没灵感,先写这篇…… @佩兰 您的点文请签收,如不满意我就回炉重造……

——————————————————————————————

伊甸园

张启山的皮靴踏在硬实的路面上,发出节奏的、坚硬的声音。他快步走着,不忘侧身闪避一辆驶过的黄包车以避免飞起的雨水和积水溅到自己。雨可还下着呢,淅淅沥沥的,下得叫人只觉骨头里发霉发酥——张启山来南方已经有三年多了,还是没办法适应这种梅雨天。他不由得更快地向前进,以便更快地到达红府。到了那就好了,他想,红家大宅虽说古老但结构通风透气,在这种天气里倒是意外地干爽。

红府其实并不远,张启山只一会就来到了那两扇红漆大木门前。来应门的是管家,对方见怪不怪地将这尊“大佛”请进了宅子里,顺道为主子添沏了茶。红二爷正端坐在木椅上品茗,见了来人,开口便道:“真是少见,居然在这种天气里过来。”

张启山脱了多少有些沾湿的大衣给管家放置,回了一句:“何出此言?”

“我以为你不喜欢在发霉的日子里出门。”

“可现在连我的宅子里也发霉了。”

这是真的,这几天张府里的墙已经开始成片成片地冒霉斑,对于才刷过的白粉墙张启山还是有点心疼的,然而全府上下所有的仆人——无论是外地来的还是老长沙——都表示对此束手无策。

不过张启山还不打算把这点小小的苦恼告诉红二。“这两天不唱戏?”他只是问。

“前些日子开过场了,这两天休息。”二月红敲敲桌子,打了个“坐”的手势,待张启山入座,才又开口道:“好啦,实话实说,没事儿又来做什么,哪方面又出毛病了?”

没错,眼前这个张大佛爷也只是个新晋的“佛爷”,冷板凳还没坐热呢,心倒比天还高,暗搓搓地想去夺九门之首,二月红早就知道了。他最近总在管理人员的方面帮张启山也是打的这个主意——毕竟他红二也是才当家主,虽有经验但根基尚不稳固,多和未来领袖套套近乎确实对红家有利。再者齐八尽管能在对外舆论上指导佛爷,如何培植一方势力他却没得经验,二月红正好补个空,完美。

本来事情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张启山这天却突然造访,二月红还以为出了什么岔子呢。

然而并不。“没有的事,”张启山说,“就来报个信,事快成啦。”

二月红点点头,放下心来。时候确实快到了,他呷了口茶,道:“那我就先贺喜了。”停了停,又问,“以后不常来了?”

“不常来了。一来是忙,二来也免得落人话柄,对你我都不好。”意料之中,“不过放心,我会抽空去梨园子里捧场的。”

“那可真得欢迎。你要来的话,戏园子里的纪律怕是该好上许多。”二月红抬眼望望张启山,瞳孔里掠过一丝狡黠的光,仿佛预见了什么好戏似的,“心怀不轨之徒时时都有,掐都掐不完。”

“那他们确实该安分点了,我听戏不喜欢有人吵的。”

仿佛尘埃落定似的,两人就没有再说话,心照不宣地享受着片刻宁静。难得的片刻宁静,以后恐怕是难再有了。张启山就这么坐了一阵子,估摸着有半炷香的时间吧。

“我该走了。”好一会,他说。

“嗯。”二月红回答。他歪着脑袋略略想了点什么,细瘦的手腕突然一扬,半盏香茗直接泼在两人面前的地板上。茶水滋溜滋溜地漫延溢开。

“别这么盯着我,我又没疯。”二月红说,满不在乎地挥挥手,“祭奠祭奠我那逝去的单纯时光而已。”

张启山后来才觉得,这句话该是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消化的。

    THE·END

(其实只是一篇自己都不知道在写啥的小短文……主要是启红两人本来就是好朋友,但是都当了家之后尽管友谊可以延续,但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当年那么单纯的没有勾心斗角的时光了,再结合最后九门大清洗嗯。感觉这时候的两人就是被时间和命运从伊甸园里赶出来的大孩子)。

评论(7)
热度(15)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