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老九门】国学话九门·2

本篇有三四三成分。算是吧。

——————————————————————

004

说到霍姑娘,又不得不提另一件事了。糗事。

众所周知七姑娘是国学班堂堂的物理科代表,其职责之一嘛,就是课前领读了。美人儿往上一站,好不风光。

可这天便出了事罢。

说来这天课铃儿一响,班上同学就自觉静了下来——所谓郑重地对待知识,不过如此。

肃穆气氛中七姑娘踏上讲台,清清嗓儿,开口吐字清晰:“请拿出课本。拿出[生物书],翻到第……”

等等有什么不对劲。

生物科代表吴老狗很迷茫地抬起头来。

诸同窗一愣,尔后哄堂大笑。

霍三娘不知没睡醒还是怎么的,表情比吴老狗还要迷茫:“怎么了吗?拿出生物书——”

笑声更加猛了,七姑娘这才反应过来,然而事情已无法挽回:“哦哦哦拿出物理书物理书!!!”没什么实际用处,同学们那是笑得根本停不下来啊。

霍三娘很无奈。

这时候物理老师进来了。笑声唰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肃穆的表象回来了,然而表象底下还暗流涌动。仔细看去,每个同学的面部肌肉都是绷紧的,有些人直接用书立起来挡住脸。憋笑憋得那是相当辛苦啊。

物理老师疑惑地看了大家一眼,然后开始上课:“拿出物理书……”

有人已经憋不住了,吃吃地笑了起来。

自此七姑娘便多了个“代理生物科代表”的美名。

吴老狗表示我很无辜我才是生物科代表啊妈的智障。

霍三娘你也太尽职尽责了,流芳百世啊。

至于张大佛爷和李三爷俩面瘫表示,不管怎么样,反正我是笑了。

005

世人皆道九门有阿四。这人呐,往好了说是阳光开朗活泼青年,往俗了说,就是一热衷诡道恶作剧的娃。

话说这天政治课,老师在上面神定气闲,慢悠悠地讲着,一副脱出尘世之外不入五道之中的样子,全然不管学生在下面睡倒一片。后座有几个哥们既不想睡又无聊至极,耐不住性子,就活用课本,置一摞书于头顶,端正坐着,作“八风吹不动”之大佛状,向唐僧师徒学习比比谁打坐坐得久。

老四刚好坐在那其中一位“大佛”后方,一看:噫!碍眼!叫我如何听书嘛!心下稍一打量,这不成,我这四爷堂前怎能容你等如此胡来。于是抬手一掀,一摞书散了架,翻在地上。

前面那小哥猝不及防受此一击,狼狈不堪,当下愤愤回过头去欲寻那罪魁祸首。只见得那陈皮满面严肃,右手执笔,左手托腮,视端容寂,整一个专心记笔记的学生模范形象。这景象距他嬉皮笑脸掀书不到两秒,周围目睹全程的人都不得不感叹:哎呦,这画面感呐!

且不论冲突结果如何,单是那场景,就值得咱记上好一阵子了。

006

说实在,陈皮在班里的人缘那是相当不错的。与他关系好的人,有二爷、九爷、七姑娘,除此之外,还有个三爷。

李三脾气差是出了名的。他脾气差,很差。你随便说一句什么搞不好他火气就得起来,莫名其妙而杀伤力巨大。毕竟人家劳动委员是有实权的,你惹了班长不过抄抄书还不一定得交,你惹了劳动委员嘛,扫地区一周好了,而且逃不掉——毕竟每组值日生都是很希望多个帮手的。

想当初半截李分班进来时就以一张棺材脸闻名,后来跟同学逐渐混熟了虽有所好转,但这威势犹在,管纪律比一干班长还要管用那么些。那时候还有个小趣闻,就是三爷被他同桌吐槽笑起来相当惊悚。半截李当下便想,得,既然如此那爷还是甭笑了。

李三爷这么个人能和陈四混出好交情,许是因为这俩从小同窗到大,且两人性格相似绰号也相似——皆号“流氓”,只不过一个是“祖师爷”另一个是“航空母舰”。由于座位近——一前一后的,他们在校生活也常常就着近相互扶持。这扶持呀,有好的,比如自习课一块儿刷题,也有不怎么见得光的,例如上课瞌睡轮流值班。

就这么着,李三与陈四刷题算是刷出了有“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称号的过硬交情。

T.B.C

评论
热度(5)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