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老九门】国学话九门·1

九门群像。根据我们班真人真事改编,已经写不少了,先发一段试试水。

日常欢乐向。CP不定,启红有,九八有。

第一次写九门同人,还望各位看官见谅。

————————————————————————————

00

却说那一五届国学班——亦即所谓“尖子班”——内有九门,自成一体。

头门佛爷张启山,钢琴好手,写文大触,是班中文娱委员。

次门二爷二月红,温和可人文艺青年,识弹古筝会唱戏。

三门三爷半截李,劳动委员兼英语科代表,成绩恰好年级行三,不知缘何体育奇差。

四门老四陈皮,年级第四名与三爷“同病相怜”,班长一枚——周四值日那位。谁让这班有五个班长,一天一个。

五爷吴老狗,存在感略低,上演“一个人的喜剧”。

六爷黑背老六,根本就没在这班,身份成谜。

七姑娘霍家三姐,直爽的物理科代表。

老八老九一对位儿,可称之为欢喜冤家,其中有梗有渊源。

九门学院生涯可谓妙趣横生,往下即是正篇,道一道那老九门的日常。

001

这一年气候诡秘,大冬天十一月谜之升温,半截李暗叹有生之年幸得一睹九门有八门冬日短袖吹风扇的奇景。

为何是八门?自然是张大佛爷特立独行一些。大家都习惯了这“独行”,再说人家的长袖衬衫也实在算不得热。

这天轮着陈皮阿四值班。这一大早就见他跷起二郎腿稳镇于讲台边上,趁着班主任没来往嘴里塞了根杨梅蜂蜜棒棒糖。本是想嗑瓜子的,但恐瓜子壳难以收拾,于是作罢。那边厢八爷九爷大佛爷神态自若地拿出些面包饼干,吃得欢实。

其余几位爷就在那看着。三爷因为座位关系瞧得最清,心说难怪八爷那垃圾总那么多,真该让这几位明儿扫地区。

02

上边说到张大佛爷特立独行,这不是吹的。

比如说大家往往都只用一个书包对吧,最多再加个手提袋。可是中学课本那是一摞摞的,哪里装得完?

张佛爷有自己的解决办法。人家不拿纸箱不拿桶,财大气粗一气取了三个提包回来。但这问题来了:那包可也不好放啊!

上午的课很叫人困,班里一不小心就倒下去一大片。李三爷正瞌睡着,却听得前方一声物体落地的微响,原来是那佛爷的袋子歪倒下来,正横在走廊上。

“喂,佛爷。”半截李叫了句。

无人应。事实上佛爷正与同桌二月红偷偷讲什么笑话,两人趴桌上笑得正开心。

“佛爷!”

还是没听见。

“张启山?!”

全名。这回听见了。佛爷和二爷一脸无辜地转过头来。李三冷静地用笔指指地上的东西,佛爷恍然大悟,随即也冷静地把东西收拾起来。这一前一后配合默契,实在是因为习惯了。九门几位都知道,张大佛爷东西多掉得也多而且毫无改过之意,根据陈皮红二与李三的不完全统计,一天少说得有那么二三回吧,掉得有多有少,常常上着课就噼里啪啦掉一阵。

就跟打游戏掉装备似的,真的。

003

除了佛爷,九爷也是个特立独行的——只不过不是表现在行为上。

却说那解九小九爷脑子灵光手也快,关键是得一做坏事儿从不阴沟翻船的好运气。譬如常常见他上课偷着写作业——没给抓着过;自习课偶尔与八爷闹一闹——没被登过名儿(好吧,这其实也有陈皮的功劳一份);生物差了标准线一分得抄资料三回,蒙混着少写一次——过了……就这么神运护体手眼通天,虽不曾在班里谋得一官半职,却也是混得安适舒服。

这却叫九爷的友人霍三娘有那么些羡慕:虽说七姑娘也是一灵通人士,但却是有给抓过的。那回她在桌肚里看小说,老班打窗户口路过,旁边几位爷提醒不及,就给逮到了,书给收了去。哎呀!关键是——犹记三娘那时候忿忿——那书是二爷的呀!

也不知当时是如何了的事,只道旧事重提之时九爷笑道:果然有位神算子作同桌就是划算。

众人问为何?

九爷嘿嘿一笑:这不辟邪嘛!

总之解九阴沟不翻船的事实是铁打的。于是这“棋通天”解九的名头,如此这般,便是混出来了。

T.B.C

(注:因为我们班的九门总共就那么几个人,没找到尹新月、丫头、嫂子、白姨这些,所以除非以后有人加入,不然本文是不会有她们的戏份了。

六爷的真实身份是陈皮他表哥,早工作了,哪能老跟我们这帮中学生混一块,所以也不怎么有他的出场。

副官本来是有的,但是……不知怎么九爷把他坑去解语楼不回来了,所以也等于没有副官。

以上。)

评论
热度(8)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