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苏中/露中】手风琴

乱糊超短篇,苏中友情向,微露中。文中阅兵式之类的都是AU,莫要见怪。

——————————————————

1

“大哥……这是什么?”王京拣起那个红色的长方体,问。

这将近年关,王家计划着来次大扫除,拾缀下那些压了好久的杂物,清清爽爽过大年。几天下来还真收拾出不少零碎,还有些诸如清朝花瓷瓶前朝六博棋之类的陈旧物件,这次不知道又是什么。

这东西已经落满了灰,还断作两截,黑黑红红的颜色,早已辨不清本来面目。王耀端详好一阵,又拿起来掂量几下,这才恍然大悟:“哦这个,是手风琴嘛。”

“手风琴?”王京赶紧又仔细看了几眼,“大哥会?”之前只见过王耀拉二胡弹古琴,从不知还有个手风琴。

“是啊,我以前拉得可好了。”

“哦。”王京表示了然,想一下,又问,“扔吗?都烂了。”

王耀本来已经转过身去给柜子掸灰,听闻此言又回头过来。他犹豫了下,说:“扔吧。”

于是王京拎着琴走出去找垃圾箱。王耀看着他出门,忽然又叫住王京:“等等!”

“怎么了?”

“还是先不要丢了……我去看看,让人瞧一下这还能不能修。”

2

“这可是个老物件了唷。”修东西的老师傅翻来覆去地看着手头的旧琴。这样了都留着,真不容易。

“是啊,当年家父朋友送的。”王耀一边顺口隐瞒了身份,一边把颈上的围巾取下来。北京的屋里冬天有开暖气,着实有些热。

“朋友?就是这位‘伊利亚’吧,俄国人呢。”师傅发现琴箱的一角有几个刻字,Ilya,“唉,当年中.苏友好啊……我那时还学了俄语呢。”

王耀摆摆手:“都过去的事了。”

当年苏.联的确给了他很多帮助。公事上来往多了,私底下便也渐渐熟络起来。那次好像是王家搞了个阅兵吧,伊利亚来了,顺手拎来个手风琴,放这了。后来关系转僵,苏.联要回了专家资源,两家私下来信都要去了,却也没把这琴收回,王耀便也一直留着。

“所以师傅您瞧瞧,还能修吗?”王耀问。

师傅想了一会,说:“表面上的结构倒是可以……只是估计也拉不响了。你还要修吗?”

“这样啊……”王耀怔了一下。

“……还是修吧。”

老师傅了然地点点头:“我就知道。既然能放到现在估计也是有故事的琴了,哪能随便弃掉呢。”

“哪里的话。其实也不是……”王耀笑笑,“怎么说呢,只是一直下不去手扔,就一直搁着了。”他停了下,又讲道,“那我就先告辞了。过几天我再过来拿琴。”

3

又过了三日,王耀取回了手风琴。

红漆已经被重新上了一遍,琴身也接了上去。只是再也拉不出曲子,就像永远无法弥补的“中.苏友好一样。

这时候已是年关,各省的兄弟姐妹都聚回了王家大宅。这会儿宅子里灯火通明,一派喜庆,好不热闹。弟妹们热情地忙这忙那,王耀便闲了下来,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端详着那手风琴。

王京见他像是琢磨得紧,就问:“大哥……是打算怎么处理它?”

“留着也没什么意义了吧。”王耀头也不抬,说。

王京没有作答。

“唔……过个把月又要去伊万家访问,对吧?”

“是的。”

“那就送回给他好了。”王耀随手把琴放到一旁的香几上。

“既然留着没用……那就还给他家人吧。当是断个念想。”

4

王耀是记得那天的事的。

“嘿,小布尔什维克,这个给你怎么样?”天安门城楼上,伊利亚弯弯腰,偷偷塞给王耀个东西。身边的领导人正为阅兵仪式而鼓掌,没人注意他们。

王耀摸出来那是个手风琴,一看,还是红色经典款。“怎么,老大哥,我又不会。”他哭笑不得。

“我教你就好了呀。”伊利亚笑笑,“再说何必一定要会,当成咱们的友好见证就成了嘛。”

当时正值中.苏友谊颠峰,这话确实没错。于是王耀就收下了。伊利亚回国后他又给寄了条新围巾去,权当礼尚往来。

至于后来友谊破裂之类的,王耀想,那又是政.治上的问题了。

5

俄罗斯,莫斯科,红场。

“小耀!”伊万隔老远就看见了王耀,很高兴地招着手。

“给你带了个礼物。”王耀走到他旁边,说。

他亮出那个手风琴,递给伊万。

“这个?这个露西亚不会哦。前辈倒是会,不过他已经死了。”

“不会没关系。”王耀说,“反正它也拉不响。当年它可是中.苏友好见证物,算是个文物啊。现在我给回你,叫做中.俄友好见证物,懂吗?”

“谢谢啦。”

王耀笑笑,也不回答。

过去是过去的事,这会儿叫现在,还有个未来。

不过他不会忘掉以前就是了。就像他那么多年不碰手风琴,却也还举着红色的旗帜,还记着那首《喀秋莎》。

THE.END


评论
热度(19)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