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原创】高塔(下)

5

这几个小子居然直接给我进去了!

鸦现在可以说是咬牙切齿。她不过慢了一步,大门炸开的缺口就被火力网全方位覆盖了起来。现在只得另找办法跟进。

真没想到海堂堂一军队参谋这么没头脑。这样一来不就等于向敌方宣传自己进去了吗?可以想见他们在里面已经多少出了点事。必须快点过去。

鸦避开交火处,偷偷绕到了军火库侧面。

高大的白色墙体被炮火映得明明灭灭。鸦在寻找它的破绽。

她抬起了枪。

 

妥在一片黑暗中醒来——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他很快感觉到自己是在被人背着走。腿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了,照那硬邦邦的触感应该是医用纱布——军用急救包里的。巴老是随身带着,现在倒派上用场了。

“嘿。”妥敲敲巴的肩膀。

“醒了?”

“是啊,居然没挂哦。”

“这点伤哪能挂。再说你要完了咱都完了。”巴说,“都讲过了我跟着你,我死了你也死不了。”

妥突然很想笑,不过顾着莫名其妙笑出来不好,给憋了回去。

这时候巴又说:“我现在想办法绕到中心控制室去……幸好之前记了地图。你还可以操作系统吧?”

“可以,我还没失忆。”妥说。

这时他的夜视能力开始恢复了。他模模糊糊看见巴和自己仍身处各式走廊中。那些道道偶尔会有分岔,有些也被钢板分割开来。妥想到什么,开口道:“他们估计也把控制室隔开了吧?”

“到时候我炸掉不就得了。”巴的语气理所当然。

好主意。我咋就忘了呢。妥心想。

他们继续在黑暗中前进。四周静悄悄的只叫人毛骨悚然。巴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敌人还没有对他们下手,他强迫自己不要想那么多,只管尽快把妥送到那边去就好了。

这样的环境很让人心里发毛,无论巴和妥都是这样。妥有时觉得自己看见有黑影从旁边掠过,但不知是不是看走眼。巴走得更快了些。

最终他们的路又被钢板封死了。“这是最后一堵……再过去,就到了。”巴说着,把妥放下来又把枪摆到一边,拿出工具准备爆破装置。一片死寂中只有巴摆弄零件的金属碰撞声。妥倚在墙边,端着枪扫视各个岔口。刚才走着还好,这会儿一静下来,整个人反而更加提心吊胆。

一分钟的时间是漫长的。

旁边传来喀吱的声音。巴把红蓝线接上,稍微松口气,说:“好了。”

装置是安好了。只要把杠杆拉下去就能实施爆破。巴将手按到拉杆上……他的神经猛地收紧。

咣!!

巴瞬间感到一股子寒意电流般从脊髓传到大脑。他条件反射般一低头,一排子弹打头顶上扫过。身后传来几声枪响,有人惊叫一声,接着巴眼前天地倒置,整个人被妥扑到一边,两人滚作一团。刚才的位置上一枚小型炸弹轰然炸开。

弹药碎片在狭小的空间里乱窜。巴手头没有枪!他想一想,算豁出去了,没有枪算什么?他一个精彩的鲤鱼打挺,趁敌人没反应过来直接扑上去一把打飞对方的武器,然后动手互掐。一个士兵立刻掉转枪口,然而妥抓起刚被巴打飞的枪械冲过去,扣住对方手臂,两个人直直撞到钢壁上。妥感觉伤口又在流血了。他们两人一起失衡倒在地上,妥的背硌得生疼,借着冲势又往下一压——

隆隆的声音打脚底下传来。妥的耳朵嗡嗡作响。压在上面的士兵好像被什么击中,妥迅速将他推开,抬枪直接往旁边扫射,几个士兵倒下,然而更多的又围上来。巴已经掐晕了那家伙,抓起把枪就拦到妥前面。“你先进去!”他头也不回地喊道。

妥才意识到刚才自己无意中引爆了炸弹,墙已经开了口。不过现在重点不是这个:“那你——”

敌人可不打算给他们时间。子弹已经撞在钢板上发出铛铛的响声。巴一咬牙,飞来一脚把妥踹了过去:“快去呀!”

他现在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了。但是任务要完成——妥必须要活下去!

那一脚着实不轻。妥的后脑勺重重磕在地上,他还没反应过来,外面已经传来了炸响。瞬间提高的亮度刺得妥两眼一片模糊。这绝对是炸弹。什么情况!

“喂——”他是要把自己炸了吗?!

妥爬起来想要往外冲,他想知道他朋友到底怎样了,但马上又让人撞了回来。妥的短暂失明还没有结束,但那人的声音让他知道那是谁。

外面一顿枪响,有人喊叫的声音,巴咬牙切齿地说:“海那家伙——!!”

过了一会儿,枪响总算消停了。有两——不,三个人急急地走来。“那是谁?”是多了一个,妥只朦胧地看得见。似乎是个女人?

这回同伴也没给他时间。柳一把架起妥:“先去那边再说!”

6

几人一路闯进去。控制室里有人,不过也很快给制服了。妥直接被撂到控制台前。彼时他视力刚刚恢复,一抬头就望见显示屏上一串串数字,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哎呦喂,这么复杂!马上也不顾多出来一个队友是怎么回事,第一时间展开工作了。

鸦、海几个在一边巡逻着,保持警惕。其实人都叫他们几个刚解决了,现在也并没有什么危险,所以鸦稍微放松了些。

就在约莫一刻钟前她打烂了堡垒通风口钻了进来,很幸运地找到了海。当时那俩小伙正被围攻,如果鸦再晚点到估计就交代在那了。鸦帮他们解决敌人之后索性一路跟到底,陪他们过五关斩六将,最终又找到另外两个队友,到达“最终目的地”。

不过话说回来,海倒是个比较实诚的小伙子,鸦想,要是林当初也这样就好了。

那边厢海见周遭没有敌人,也放松了些。

他瞥见旁边的鸦——他记得她两年前同林吵了一架后便不见踪影,想不到现在又出来了,还真把他给吓了一跳。海问:“是我哥让你来的?”

鸦怔了一下。她说了实话:“是。怎么了?”

“我以为你——呃……你们——”海也不知该怎么问才好。

“这不关你事。”

于是海闭了嘴。当初鸦要是没走现在估计就是他嫂子了,只是……这些年林也一直避而不谈,所以海也不知其中内情。

他只记得那年林情绪一直不太好。这也难怪,先是死了爸妈,接着鸦就那么走了……谁会高兴呢。之后两兄弟也很少再提起当时的事。

海和鸦也都不说话了。两人自顾自搜寻着莫须有的敌人,偌大的空间里只余下妥“哒哒”敲击键盘的声音。海内心百无聊赖,一边慢慢地走,一边瞪着室内的各种设备。

就这么过了挺久,在海感觉自己眼珠子要瞪得掉下来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声音:“好了!”

海回过头去:“怎么?”

“现在好了!”

8

“现在好了!”

海的脑袋似乎一下子死机了,应该是感觉这结果来得过于简单。

电脑里传来嘀嘀的声音,荧屏上弹出了倒数的数字。

鸦倒吸一口冷气:“赶紧跑!”

“……什么?”

“这里要塌了!赶紧跑啊?!”

几个人唰一下清醒过来,转身就往回冲。

……

“所以他们成功了?”林翻着报告,问。

“是啊,最后还差点被埋在里面。你高兴了吧?”

“谢谢你了。”

“……所以你可以说一下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没?”

一阵沉默。

鸦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那再见了。”

“再见。”

8

今日报纸头条:

《帝国军火库毁灭!恐战局改观?》

《奇袭成功,欢迎英雄归来——》

上将“唰”一下合拢了报纸。林说得没错,那几个小子果然挺厉害,是可用之才。

所以……他站起来,审视着挂在墙上用红笔圈圈点点的地图。

下一步该是什么呢——?

THE.END


评论
热度(2)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