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黑桃】论在现实与魔幻间乱穿的可能性

点文 @静言 第一次写这种设定很不习惯呢,CP感貌似也不强来着……总之是图好玩的一篇。微好茶,黑桃设。


【我宣誓,成为黑桃JACK,伟大黑桃国的骑士。】

【忠诚、勇敢、谦卑、荣誉……】

【我的心将永远属于国家。】

1

很多年以后的王耀时常会懊悔当年自己怎么就念了这么奇葩的宣誓语,以至如今的生活在对比之下更显滑稽可笑。

至今未出现的王后、三天两头冒出诡异点子的国王、无穷无尽的汉堡包……什么的。难为他当年这么正经。不过这也怪不得他,毕竟谁想得到国王陛下是如此欢脱。

九月末的时候王耀申请了为期八天的小长假,果断搬回了城北的家族老宅。对外理由是回去探亲,对内理由则是暂避阿尔那魔性的笑声。

黑桃国今年的秋天比往期更冷一些,干净利落的风把大街刮了个一尘不染。王耀一大早起来,戴顶棉帽围个薄围巾就在街上慢慢逛。今天是如此和平,王耀感叹,心里盘算着一会去菜场买点葱姜蒜回家发挥下许久未展示的厨艺。

然而,天不遂人愿。

“王耀!”

平地一声吼。准没好事儿,王耀想。弄不好国王又心血来潮要搞事情。充耳不闻加速往前走。

然而没两步就给拽住了。“王耀你也来这了——这到底哪儿呀?!”王耀一回身,对上一双绿眸子和一对特征鲜明的粗眉毛。

我去这谁啊。王耀腹诽。“王耀?”那人皱皱眉,问,“该不是失忆了吧。我是亚瑟啊,亚瑟.柯克兰。”

什么鬼。“你哪儿人?”

“……我是英/国啊!”

黑桃方片梅花红心。哪儿来的“英”?

对面那人愣了愣,他这时候才想起打量下王骑士长的衣着以及附近街景。“所以……这是哪?”他好像有点反应过来了,小心翼翼地问。

“黑桃国。”王耀说。没有更多的解释——他决意快刀斩乱麻迅速撇开这家伙继续自己的假期。

不过出于良心还是补了句:“我是黑桃JACK,骑士长王耀。”

亚瑟先生似乎给什么噎着了。骑士长想。

2

亚瑟.柯克兰很头大。

毕竟在去喝下午茶的路上一脚踩空跌一跤且导致穿越并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我可不想当什么爱丽丝,亚瑟想。

然而这一天上帝的脑神经似乎长到了脚踝上。柯克兰先生在经历了空降异界酒吧、毁灭相当数量的杯具加一个橡木吧台、把身上所有值钱物件(天哪他们不收英镑!)赔出去之后,又被我们亲爱的黑桃JACK刷新了三观。

“所以说这是个扑克牌的世界。”英吉利干笑两声。

“可以这么说,先生。”骑士长一脸纯良。

当。当。当。扑克大陆的大钟适时地响了。真是该死地应景。

当。当。当。

当。当。当——?

“诶,现在没过九点啊?”

当。当。当。

当。十三响。难道这里的时间制度也不同?亚瑟想。不过这数字貌似不怎么吉利。等等。

老王你一副“WOW”的表情作甚?

刷拉——

我去?!亚瑟瞬间只觉得眼睛得报废也理解了王耀的表情。这亮度!还有这——法阵?什么玩意儿!

四周似乎响了些什么声音。对面的王耀——黑桃JACK。突然就唰一下单膝跪地了。这回他的声音叫亚瑟听了个门儿清:
“黑桃QUEEN降世——请随我回宫!”

这又是什么啊?还有为什么是……QUEEN?

英/国先生已经吓得丢掉了毒舌和绅士的设定。唔……还有魔法迷的设定。

他发誓他只是个穿过来的无辜路人而已。

3

《黑桃王城报》——号外!

——在昨天,扑克历350年9月30日,黑桃国伟大的王后终于现世!此子名为亚瑟.柯克兰,于昨天上午被神的大钟选定,由骑士长王耀先生请回宫,现已举行就职仪式,正式成为我们的黑桃QUEEN。

——作为新一任的王后殿下,他面临着许多挑战,例如——

Stop.亚瑟果断合上报纸,他已经不需要更多对自己身份的认证了。试想,莫名其妙地一大老爷们被拽去当王后,处于一个啥都不认识的扑克大陆之中,身边围着俩脸很熟悉人很陌生的朋友是怎样一个感受。幸好QUEEN只是个职位,不然……真他妈难以想象。

也不知道原来的世界怎样了。凭空消失的英/吉/利可不怎么有趣。还是说这跟自家以前一位先生写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一个样,只是一场梦?

噢不,不可能。我的梦才不会这么猎奇。亚瑟赶紧端杯子喝口红茶压压惊——不得不说,这里的红茶品质倒还是不赖的。

这时候门扉被轻轻敲了三下。然后JACK进来了。他找张椅子坐下来,看着亚瑟,好像在打算说出一个观察许久后得出的重大结论。

果然如此。他说:“你不习惯这里。”

“当然。”亚瑟回答。

“你想回去。”

“对。”

“可你是我们的QUEEN。”

好一个结论。亚瑟想。“所以我现在该怎么样?问一句‘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吗’?”也许因为那是阿尔家爱伦.坡的《乌鸦》,亚瑟酸溜溜地想。

不过王耀——扑克那个。显然不知道爱丽丝、疯帽匠和坡。“我不知道。很抱歉殿下,也许你该去问院士先生。”那个王耀说,“至于你回去的事……我和King决定把回归魔法的研究提上日程。但是,”他话锋一转,“下任王后出现前您就只好先呆在这了。你知道,我们国家需要一个QUEEN。”

你真是无论在哪个世界说话都要绕个弯——亚瑟腹诽。不过无论如何,他是暂时回不去了。

“总之从明天起你得负起王后的责任——”

后面的亚瑟都没怎么听。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将再次进入国家领导人的状态之中——尽管是异界的。

4

“骑士长——骑士长大人!”

“王后他又在发飙啦!!”

“国王正在努力!请您一起过去吧!”

王耀只觉太阳穴突突直跳。

本来就有个不正经的了……没想到又穿来一个更不正经的。大钟先生你确定你的审美或者你的机械零件最近没出什么问题吗?

“JACK!!!”

“来了!”王耀大吼着回了一声,赶紧停下吐槽赶去驰援国王陛下。

“不——好亚瑟,你听我说!午饭已有专人准备!不必劳您大驾啊!解压方式要挑好呀!”阿尔弗雷德这会已不顾国王脸面(好吧他也没怎么顾过),舍生忘死地拦在厨房门和王后之间,“真的!别进去!”

“丫的老子穿过来给你们当什么王后做牛做马结果连个厨房都进不了是不!BAKA!”王后全然不领情,手杖一抡狠狠砸在一旁的橱柜上。

一场大闹不可避免;胆小些的女仆已经跑远了。自从王后在几个月前毁灭了王家厨房后就时时会发生这种事。对此王耀表示无奈。

真没想到王后也是个缺根筋的。

“王耀!救我!!”阿尔大叫,他已经快被王后扯着领子逼上绝路了。他只得攥起拳作拳击状,以示自卫及卫厨房的决心。那边厢王耀手都按在了剑把儿上,随时准备拔出武器。

呸,又是二对一。亚瑟忿忿地想,只得妥协。本来他也只想通过下厨——或者小小的打骂来发泄下压力,不是想换来皮肉之苦呐。

近几个月来亚瑟发现自己已经慢慢进入了状态。一来因为这种政务生活同原来相差无几,二来阿尔和王耀除了记忆外跟之前那俩一模一样,适应起来倒也不难。

然而这并不能减轻烹饪权被剥夺的不快。

“……亚瑟?”阿尔唤了一声。他想确定下对方现处于什么状态又需要以什么态度对付。

柯克兰选择无视。这会儿他还有点问题要问——他还是想回去了。但是通过什么途径呢?最好让自己舒服一点。

“……冷静了?”王耀小心翼翼地问。

依然无视。不过……有了。

“所以?”王耀又问,“你自己看怎么办?”

这正是他想要的。“三人茶会,今天下午。”

“好。”比炸厨房好。

“我们谈谈。”

“成。”

所以这才是你的目的对吧,英先生。王耀想。

5

“意思是我还是回不去。”亚瑟端起红茶杯,认真地抿了一口。

“Bingo!”黑桃KING“啪”地打了个响指,“无论是魔法还是王后接班人都毫无进展——我们可是尽力了哦。所以只能委屈你啦亚蒂。”

“啧。”难道我一辈子就要搭在这里了吗?

……也许不会。上帝这么说。

“等等亚瑟……那是什么?”王耀突然指着亚瑟的右手腕。

玫瑰。有朵红玫瑰在那里灼灼发光。

“……?”亚瑟记得自己之前都没有纹过身呀?

“我看一下。也许就是那个魔法。”王耀俯过身,按了按那朵小花。没有什么魔力波动。什么也没有发生。

“奇了怪了。”亚瑟转了转手腕,真的并无异常,就暂时放弃了思考。也许又是这片大陆的哪个特殊现象吧,这几个月来他体验的可不少。“算了……我去加点茶。”

他站起来,打算走到柜子那边去;然而他似乎被什么给拌到了,挺拔的鼻梁眼见着就要磕到大理石砖的地板上。

并没有。红光和惊叫声。似乎有人拉住了他的手臂。

上帝先生您现在是在看戏吗?

黑暗。

6

“大哥?大哥!”

王耀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昨晚上他批文件批到三更半夜……不想起床。

“大哥——起来啦!”

王耀猛一个激灵,眼前迷蒙的白雾总算是散掉了。

“大哥,今天还有世界会议呢。”是王京。看上去他已经叫好几次了。王耀揉揉眼,爬起来。“还有……那个柯克兰也起了。在外面喝着茶。”

王耀摆手示意他知道了,然后开始洗漱。

“早安。”他出去的时候,那个亚瑟说。

“唔……早安。”王耀打了个哈欠,坐下,拿起一根油条,“睡得可好?”

“还成。”亚瑟说。

“真不好意思让你留这么久……但我们没有魔法不是。而且咱们那个亚瑟也失踪挺久了。真是麻烦……”王耀停了下来。楼下似乎有人在叫他。

“真忙啊。”京望着他家大哥下楼的背影,嘟哝一句。

王耀开了门,然后吓了一跳。

“你是……英/国?”

“如你所见。”绅士说,“是这样……我似乎掉进了兔子洞,还弄了点纪念品。”当然,你也可以说是上帝脑抽风了。大钟也是。

另一个王耀在他身后友好地微笑:“黑桃JACK。”

还有个黑桃QUEEN呢。另一个亚瑟听见动静下楼来了……表情精彩。

“我是亚瑟.柯克兰。英/国。在你的家乡当了半年王后。”

“……那个是原本该出现的黑桃QUEEN。在我家蹭了半年茶饭。话说那位王先生你能和QUEEN出去租房吗?水电费很贵的。”

宇宙真危险。京在众人背后,想。

这时电话响了。京到那边谈了一会,又走回来。

“有个消息,大哥。”他说,“今天的世界会议紧急取消了。”

“为什么?”王耀惊讶。

“……说是阿尔弗雷德不见了。他家总统正在抓狂呢。”

瞧,还有不少后续问题要处理,亲爱的国家们和纸牌们。

7

“等下那不是梅花KING?怎么在这?!”

“哎呀被异界的小耀这么说好难过哟呵呵呵。”来自某串门的北极熊。

THE.END


评论(5)
热度(100)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