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原创】示拿(下)

此文具体信息见(上)篇。
——————————————————————————————————————
 3

海又一次拨通了那个电话。林的电话。

“喂?……是啊搞定了。”语气一如既往的不大有耐心。

“……挺简单的哪用得着你啊。……没什么就说一句。”抱怨似的,然后海把电话“咔”一声挂了。

所以说这小子真蠢。身处遥远另一城的林听着手机里传出的嘟嘟忙音,这样想着——其实妥就是我叫过去的好么。

不过——他又想,毕竟俩小娃娃凑一块还挺合适的。

噢,当然,这事儿海在很多年后——林都不把他当小孩子看之后——才知道。只是那时他正好自作主张给林帮了个小忙,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真是有趣的两个家伙。

4

接下来是巴的故事。他的故事与妥的发生时间相差并不远,仅仅是一个月后罢了。

那一个月里海依旧在军中忙碌,并且负责带新人——妥在正式上场前需要一些关于军人的基本培训。这让他与妥的接触比此前想的要多得多。不过这也令海了解到一些更多的内容:比如说妥此前以盗窃为生,业余钻研自己捡到的各式零件和书,也许是因为天赋和运气居然也混到了技师的水平。几日前有人雇他去弄些东西却不想被逮到了这里,不过那人也没来找就是了。

妥现时也就一十七岁的小孩子,讲这些的时候往往带有些炫耀色彩,活像一只求夸奖的小熊。这类语气海听久了就多少有些腻烦,而更烦的是妥的一个朋友。这个所谓的朋友被妥提起了无数次,不遗余力地向海以及营里的所有人推荐。

“你看你都把我弄进来了对吧?你肯定也能把他弄进来的对吧?”妥又一次乐滋滋地、满怀希望地找上了海,“我跟你讲他很会玩炸弹!可以变出许多花样,”小伙子继续说,“酷极了!来这里一定有用。”

嘿伙计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海默默腹诽。我不是谁都能弄进来混饭吃的啊。

“让他也进来吃口军饷嘛,帮你们搞搞爆破什么的,你好我好大家好。”

简直无可奈何……

所以最终还是拗不过,就去了。海盘算着到时候跟他那朋友好好说一说,劝一下妥什么的,只希望那人也是个通达明理的。妥则表现得喜出望外,一路上开心地吹着各种调子的口哨。

出乎意料的是海被带到了一家裁缝铺门口。这家铺子不知为何在战火中屹立不倒还有闲钱装修。店主海是认得的,那人性格一丝不苟,总喜欢把门口的黄铜招牌擦得闪闪发亮。

妥兴冲冲地打开门进去,春风得意地闯到柜台前,问道:“有个好消息,要不要听听?”

柜台内坐的正是店老板——海记得他的名字叫巴。此前他正在翻看着帐本,闻言抬起头来看了妥一眼:“好啊。”

接着他望见了妥背后的海,一挑眉,似乎吃了一惊。海也是一样,接着海反应过来,投来了一个可以说是会心的目光。如果那个“朋友”是巴的话,他没什么理由不放心的。

妥自然没有注意那么多,他自顾自说下去:“是这样,我给你找了个好活计——军队里的爆破专业。我知道你喜欢这个。不用再窝在这里啦,你看这样好不好?”

巴——那个朋友——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神色。他冷静地说:“我看不必了。”

“为什么?!”妥几乎是叫了起来。

这时候海发声了。他拍拍妥的肩膀,玩笑似地说:“是这样……我跟巴也早认识啦。”

“真有缘。”巴说,“看样子你也进队里了?”

“他?前几天刚来。特殊任务。”

巴便看向妥:“这样。我是对里安排在这的特别行动组员……一直没跟你讲。不过现在可以说了。”他又转向海,同时拿出一份卷宗:“你们说特殊任务?是这个吧,跟你们应该是同一个,我最近接到的。我准备要调回去了。”

妥一直没说话,一反常态地。信息量有点太大了嘛。

“年轻人。”海说着,又拍了拍妥的肩。

5

海和妥先行一步走人了——毕竟是偷跑出来的不能逗留太久。巴呢,他还得处理点东西,过几天才回营。

回到根据地的时候正赶上柳怒气冲冲地撞过来。他肩上扛着把狙击枪,看上去刚出完个人任务。“该死的乌鸦……真叫活见鬼了!”他愤怒地嘀咕着。

“怎的了?”海问。

“没!”柳说,“碰着个讨厌的家伙,叫他把目标给抢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柳又转了转头,刚瞧见妥,“怎么,这小子谁啊?”他皱着眉问。那一回他刚回去就接着任务因公外出了,没见着妥。

“来,介绍介绍,他就是那个技师,叫妥,挺机灵的小伙子。”海热情洋溢地充当中间人。

“幸会。”柳一挑眉毛,“我是柳,特别行动组狙击手。”

于是——柳也是认识巴的——这特别行动组、未来的佣兵团、的成员,算是真正相互认识了。

6

这便是佣兵团几人当年相遇的全过程。

哈,如你所见,他们当时还不是佣兵团哩;至于是怎么成了佣兵团,这可要到下回再说了。

THE·END


评论
热度(6)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