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原创】一个不为人知的童话(中)

“阅读须知”见上一章。

以及,相信我,这是一个愚蠢的故事。

———————————————————————————————

【英雄想改变一切,因为英雄心存不平】

【罪人无法惩罚,因为他是国王】

1

“这么快就办好了……干得真不错。”总统对他的部下予以嘉奖——是否真心仍未可知,然后他的音量变低了,“这文件证实了我的想法……”

最后一句话低得像是在自言自语,且内容也略显奇异,不过林的关注点目前不在这上面:“那么,可以出兵了吗,总统先生?”

是的,林真正关心的是这个。据他的推算边防军大概还能撑约莫半个月,现在出兵还来得及,但如果再拖的话……林这次并不想失望,尽管这些年他已经失望得够多了。这一届的总统聪明,但并不是“明君”。就算是这样,林也希望他今天还有点判断力。

但他还是失望了。“现在不行。”总统说。

“为什——”“还有一个,那个佣兵团要封口,干掉他们。”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截断。

“可是!”林还想争取一下。

“不行哦,而且这个决定内政部也是支持的。”

是么。林冷冷地想。他算是领教到奇迹了。

这时候总统倒是笑了。他说:“跟你说一下。它现在已经从‘军事事件’变成了‘政治事件’了哦。”

“再不出兵就晚了。”坚持己见。

“会客结束了,请回吧。”逐客令。

“……”

果然还是失败了。林很不高兴。他压着自己的恼怒但还是忍不住摔了门,撞出一声巨响。不过幸好……也不是全无后路。幸亏先前有准备。他拨通了电话。

“喂?这里是情报部。”电子音嘶哑地从另一部手机里发出来,“以情报部和军事部部长的名义,出动部分中央军队及在港战舰前往前线……由军事部长德统一指挥。

“国会和总统那边,以及其他不相关人士,保持警惕、严格保密。”

林挂了电话。

这届政府果然是令人失望的。等战争结束……一定就会垮台。

至于“政治事件”……

林先前并没有算到这点。有点蹊跷。虽然对目前计划并没有重要影响,但还是应该查一下。

所以,情报部长该本色当行了。

 

也就过了一会儿,海接到了一个电话:“恐怕你得躲一躲了。”

“我可没有那个打算。有事吗你?”

“大事,总统好像不想让你们张嘴。”

“什么——”海条件反射下脱口而出。

“没关系。”那边马上说,“你只要躲一躲就好,我会搞定的,不用担心。”

不过这时候海已经反应过来了。“不其实没事——预料之中。劳你费心。”他挂了电话。没事是真的,总统可不知道他有那东西。

另一边的人听着一片忙音,心想你果然还是这么样。没事估计也是真的了。

这样,就可以放轻松干活喽。

 

“怎么,被那总统发觉了吗?

“……没有关系,反正他走的是死棋。静观其变即可。

“只是有一点,确认军事部门和情报部门不要介入。如此一来……胜利指日可待。”

的确没有错,这是“政治事件”。

或者说……这是“革命”。

 

[佣兵团,总部大楼]

佣兵团总部装修得很不错,各种设施也齐备。因为钱多。

这些东西是供队员放松的。平时结束任务后也会休息一会,不过这次……似乎有点太久了。

“嘿BOSS啊,我说咱们都这么玩了几天了。真的好吗?”妥貌似已经显现出“闲得慌”的症状。

“啊?不好吗?”海一脸质疑。

“不……只是忙惯了闲着都不适应了呢。”

这是真话。不过海貌似没注意这个而是在魂游天外。这几天他都是这样。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悠悠地说:“……没关系,反正过上两天……

“估计就不会是这么平静了。”

客厅里的高清电视正在播新闻。边防军大捷,敌军首次败退,里程碑意义的胜利。

“无论是从政治层面,还是对我们个人。”

文件的纸页散落在书桌上。

 

2

“嘿林局长,情况如何?”德很得意地笑着。他现在位于军事部的中心大楼里,遥控指挥着战场上的一切。战况很好,他也开心。“查出什么来了吗?”他问。

林就没有这种心情了。他发现了些不得了的东西,虽然现在仍然只停留在猜测阶段,但仍然是一个惊人的命题。所以他说:“材料不少,有点苗头了,但反而越来越让人疑惑……”

这些东西显然不是德要考虑的,他没打算多想:“是吗?俺这里可有不少战利品。他们的枪支真是意外的多。”随口一说,“而且都是配有微度镜的好货。总之是大丰收啦,今年军火库不愁了。”

“这样?”林愣了下,“谢——辛苦了。”他挂了电话。

微度镜?可那是我国的独家技术……

……似乎有解释了。

林坐下来,把书桌上所有材料理了一遍,同时也把脑子里的想法梳理一通。

战争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本应只是一次正常的敌国挑衅我方应敌之战。一开始的确很正常,我军回击有力,但往后就开始偏离轨道了。先是我军异常的只防不攻,以至于敌人长驱直入,然后所有增兵申请都被全盘否决。

前两天的调查过程中林把政治部众高官的通讯系统都黑了个遍,结果发现他们中的一些来往频繁——但是、与总统无关。而邮件的内容则出现了不少暗号,透露出一种……

可以这么说吧。反动讯息。

内政部联系网的中心人物是苍,尊敬的内政大臣。

而总统呢?与他来往颇密的就只有一个。

军事部长。德。

根据以上信息推断,内政部有人密谋政变,而总统挑选了德当盟友。

但如果这样的话,内政部的人也没理由阻止反击啊?这次战争的规模已经超越了筹码的范围,直接威胁国家了。没有国家他们还政变个鬼。通敌?有点可能,但这样总统为什么也阻止反击?德如果是盟友那为什么还要违抗总统的命令?还有那份文件“证实了想法”……

这就是德来电之前,林所面对的死胡同。

但现在不一样了。已经确认我方技术竟流入敌手。如果没有高官支持,这件事决不可能发生!

这样的话。

林现在明白了。电光在脑中划过。就是这样!

苍密谋政变,在政府嵌入势力的同时培养国外打手挑起战争,众所周知兵权真正控在军事部手里,这又使得总统陷入两难:一旦命令出兵内部就会挑起政变,宝座不保;不命令出兵的话国家会被从外部侵蚀,一样是死。

然而计划成功的前提是军事部不介入,然而德已成为总统的盟友。他们表面上装作不和,内地里打算秘密出兵。这样的话,总统没下命令不用经过行政手续也就不会暴露,但德就会背上擅用兵权违反法规的罪名……不。

不是德。是他……林。

恐怕总统早已料到林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擅自出兵的罪名只要归到林的身上就好了!

那么,林无论在叛军还是政府的一方都会死。

死棋吗?

不,不会。

前面说过,林是有准备的。

万全的准备。

 

这、样、的、话。

走着瞧吧,总统先生。

本来还不想这么快的。

政变啊……是个好机会呢。

 

3

走着瞧,总统先生。

说这话的可不止一个。

[我曾以为你是我的朋友,也是个英明的领袖]

[但是我错了,你该是罪人才对]

[人民是不需要暴君的,那些家伙永远无法长久立足]

[有人跟我说位极人臣的总统是不会被惩戒的]

[是这样吗]

[我质疑这句话]

[走着瞧,总统先生]

“报告长官!前线遭到强烈阻击,看上去是总统秘密出兵!”

出兵?但是内政方面并没有报告。看来是军事部门介入了。真是糟糕……不是叫他们看好那边的吗?

对讲机那边的声音仍然在响:“请指示下一步该怎么办,继续进军还是发动政变?”

“……我会考虑的。”

通话暂时断掉了,不过思维并没有断。很神奇,苍现在并没有考虑军情、政局、形势一类的东西,而是在想……以前的生活。

以前,很久以前了。那时侯苍还小,国家也不像现在这样——不是更好,而是更坏,四分五裂的,连个国家的样子都没有。

那是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饥荒、战争、贫困、死亡……习以为常。社会生活就是一场大逃杀。包括苍在内的所有人都忍受着寒冷、饥饿与痛苦,为生活盗窃、劫掠、杀戮无恶不作。但你能怪他们吗?

苍想一想,怪是要怪的,但问题的根源……是他们吧,腐朽的老总统行将就木,私欲旺盛的领袖阶层组成了各路军阀,一手造就了混乱的局面。

苍想活着,而在活着之上,他还想改变这一切。

后来啊,为着生存他更换了很多份职业,大多数都与理想隔了十万八千里。但后来有希望了——军营。一个既能填饱肚子又能以以暴制暴的方式实现梦想的地方。

于是他加入了军队,为自由而战,一步步在军中往上爬,帮助上头的人取得了胜利。和平了,就又弃军从政,辅助新总统把国家安定下来。

人生追求的实现指日可待,苍很开心。同时他也是总统的朋友之一,于公于私,前途都仿佛一片光明。

但后来就没这么开心了。

总统仿佛在穷兵黩武的路子上一去不复返,一切的计划仿佛都是为了权力而非人民……逐渐的国家一步步被耗空,人民饥苦,官宦乱斗……历史仿佛在重演。

这……可不行呀。

 

【暴君将是英雄的敌人】

我不会手软的。

我会改变这一切。

 

决、定、了。

“请连线内政部……好。”通话恢复了,历史的车轮将无法逆转地前进。

“听好。正式发动政变。通过由我们掌控的国会、司法及舆论展开行动,这次一定要把他给——赶下台。

“记住……一将功成万骨枯。”

【T.B.C】


评论
热度(4)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