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原创】一个不为人知的童话(上)

阅读须知:   

         #三天赶完全文且没修改。
         #平行世界。无奇幻成分。

         #这篇文与其说是文不如说是脑洞记录。文中一切的一切都是随心而起的产物。

         #政/治知识和节操都被我丢了。

         #文中人名都只有一个字是因为我懒。
         #文中各组织、官名包括“总统”在内都是我随手捡来用的,不涉及现实中任何制度。
         #文中情节请勿代入现实中任何国家与事件。虽说我感觉这么幼稚的东西也没有谁会想代入。
         #烂尾的问题……我持肯定态度。
         #欢迎提建议只要你心平气和。
         #祝,阅读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孩子们,今天的睡前童话是这样的——】

【是这样的一个故事——很久远的、并不出名的故事】

【好好听吧】

 

真是的。又下雨了。

林不喜欢下雨,因为一到雨天他左臂的旧伤就会隐隐作痛。不过这至少比呆在国会大楼闷热的会议室里好些。

最近不好的天气很多,国家仿佛也在跟着风雨飘摇。仗已经打了有一会了,他们的军队节节败退。真是奇怪,为什么只用那点边防军应敌?国家没军队了吗?他一直以为这场战争中他们才是军事大国来着。

更奇妙的是大家几次申请出兵都没有下文,总统和政治部的高官都没反应,于是军事部拉着政治部吵了一周,林作为情报部长几次争执无门后便默默地充当旁听。会议上曾有政治部的说这事没那么简单我们要谨慎,你们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天哪他当然知道他在干什么。本来按计划林现在应该已经站到更高的位子上去了——在那里他可以一展他的抱负,把国家变得同他想的一样美好。

然而战争打断了一切。林本来想着自己的打算拖一拖也无妨,毕竟国家更重要不是。但不知那些家伙脑子里怎么想的,变成了现在这样子。

在室外清冷一些的空气中更有助于思考。林现在想着如果事情还没有转机,那么他就应该……

——丁零零。

看来有转机?

“喂——总统先生吗?

“……现在?好吧。”

不,看来比想的还要麻烦。

 

 

【故事开始了哦】

【很久很久以前,有条恶龙匍匐在民间,想为国王效劳】

1

“手术刀”佣兵团是个特别的机构,烧杀抢掠窃取情报什么都干——前提是你有钱。他们能力很高,不过当然,国家的警察和军队都不喜欢他们,因为抢饭碗和扰乱社会治安。不过这又怎样?那些敌对者不会履行职责去制裁他们的。那些人只顾自己过得爽。相比之下海倒是觉得自己的佣兵团更有良心些,起码他们不会去搜刮民众(也许就因为这个,民间流传的“佣兵团传奇”挺多来着。不过别信这些,千万别)。

海就是佣兵团的BOSS。最近他把总部搬到了离前线很近的地方——那里兵荒马乱的反而更好做生意。团里几个成员每天就出出任务顺便关注下战情,不过大多令人失望。海和他的部下都不喜欢现任政府。太懦弱了!他们说。看着国土一寸寸被侵占他们这些犯罪分子都心痛啊。

不过他们是典型的爱国不爱党。该做点什么,他们想。于是又自作主张地开始行动了。比如刚才,他们潜入敌方军事堡垒大开杀戒,顺便把人家的联络器具炸了个干净——这是巴的功劳,他是团队里的专业爆破师,不过有时候会用力过猛。

“喂别乱来啊!”枪手柳端着枪大吼,“炸到自己人怎么办!”

“不会,我有拿捏分寸。”虽然完全感觉不到。

“确实大家都没事哦,我在这里BOSS在那边。”妥从废墟里爬出来。一般来说欺诈师或技术员不喜欢过于激烈的运动,不过他是不一样的。

柳好像被将了一军,噎着一口气很冲地转过头去看有没有残余的危险人物。

这是佣兵团日常的相处模式,海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现在比起日常还有更严肃的东西让他考虑,比如说战局、难民和其他的什么。

现任的总统很喜欢发展军事和各种项目。太多了,以至人民艰辛、困苦,不过至少还过得下去。而战争打破了平衡,不但证实国家发展的军队似乎没有作用,还使人们彻底沦为了国家争斗间可以随时牺牲的蝼蚁。

这可不是佣兵团团长想看到的。

现在的行动够吗?无疑不够。但是还能做些什么,就连他也不知道。

他喜欢掌控全局而不是这样的局面。他自认是个机会主义者因而祈祷着机会,捉住它,并以此为支点撬动世界。只要——

“嘿,BOSS,你的电话——”

就是这个。他接过柳的手机(没错,柳也是接线员)。

“哎呀,是吗?”

 

“伙计们,又有新的——大任务了。要面谈。”

海说着。

“尽忠的时刻到来啦,我们走吧。”

 

2

[中央街,某宅邸]

“尊敬的林部长,我们都这么熟了,客套就免了吧。”海,佣兵团老大,努力压着自己的不耐烦。

而在他的对面,中央情报局局长,林,微笑不语。他一般很少露面,不过一露面基本上就不会是什么好事了。

“我本以为政府会有什么很必要的任务,结果——大难当头,你们不想着对敌连防御都不搞,倒想着去抢一份小小的文件?”

这话本来是不应该说的,不过林是他的老熟人所以他也不怕。况且他这会儿恼怒到了一定的高度:说真的,那文件能当炸药使吗?非、机、密、文件?

林很熟练地选择了无视对方态度。这种事儿他经常遇到。

“文件很重要,敌方错误地不太重视它罢了。‘有了它,就可以取得制敌之宝,使我们可以一击制胜’,总统是这么跟我说的。”

海盯着林,想着要不要相信他以及总统。任务看起来相当无意义,但自己和手下除了给敌人捣乱,想再进一步阻挡敌人就只有这个了。如果真的这么重要——

“也就是说,夺取它能让我们更好地赢得战争。”海略微总结了一下。

那边厢林还没说什么,门外的佣兵三人组倒先沸腾了起来。门的隔音效果并不太好,他们一直蹲在外面听着,并考虑着刚才海也在想的问题——或许还加了个生存问题。

“……你怎么看?”巴很小声很小声地说。他看着柳。

“我吗?”被点到的枪手一个激灵。当然他一样小声:“按照一般情节完成任务后会被封口啊。”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冒不冒险。为国尽忠也是有危险的。

“搞不好……算了,一会听BOSS的看法再说。”

“……”

“我也这么认为呀。”

 

与此同时。

“就是这样,”林说,“当然,报酬少不了你的。至于后续的麻烦,我的作用相信你心中有数。”

海感觉得到这个保证也差不多了,不过并不代表他改变对任务的看法。他翘了个二郎腿,顺便很自然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在我看来胜利是没有捷径的。面对困难只会想一些无厘头‘捷径’的家伙我不太相信他的实力。就是这样。”

林倒也不置可否:“你只要知道这是救国的关键。总之,只要你们帮,我们就能击退侵略者。文件到手,我们就出兵。

“那么,你——相信我吗?”

门外的人在听,门内的也是。海感觉他有主意了。这很好。

“好吧,就信你们一次。”

 

“哎呀BOSS啊,你真的想好了——”

“政治那回事,搞不好我们就搭在里面了。你也想到了吧?”

“请三思哦。”

不过海显然已经三思过了——或许根本没打算三思。“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况且这回我信他们。”他转头看着他的好部下,“我自己也有打算。山人自有妙计,等着瞧好了。”

等了会,他又说:“得啦伙计们,好好收拾一下。

“我们,今晚出发。”

 

这时候林已经走到了门外。他倒是在三思的。

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他想。不然——

他觉得他回去要准备一下。万全的准备。

——不然,机器就要开动了。

 

3

在机组人员细致的操纵下,隐形飞机无声地滑出轨道,直滑入苍蓝色的夜空里。机上载着几名工作相关人士,以及“手术刀”佣兵团的四名成员。

是的,他们出发了,在当天晚上。前往指定目标堡垒几里外的秘密据点展开规划。至于正式行动,则定在10天后。

“一切经费、所需辅助人员等由政府报销,只管放开手干就好了!”林的方面是这么说的。其实没关系,自己报销也可以,海和他的部下只关心这个难得的行动机会——那是不能放过的。

总而言之,狩猎开始了。而且开弓没有回头箭。

 

[若干日后]

“根据侦察,该情报机关有一个小门,我们将从该门潜入,沿既定路线前进并夺取指定目标——”整张堡垒地图呈现在大屏幕上,这是妥几天来的侦测成果。他现在正为其他人员做战略讲解:“中途有三个拐角,经过时要注意哦。还有,那边驻扎的巡逻人员不少,要谨慎,以及做好火拼的准备……”他看看地图,又看了下另一边小荧屏上侦测器传来的画面:偶尔有人经过的堡垒走廊。

“好了大概就是这样,只要他们没察觉最近蜘蛛格外多的话就不会有什么大变动了。是这样吧?”

妥按下遥控器的按钮,小荧屏上的画面倏地变成了头朝下:蜘蛛探测器爬回了天花板。

“没错了BOSS,啥时候行动?”柳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他几乎从不离身的爱枪。

“干得好。”海咧开一个满意的笑。

“明天午夜行动。”

会议结束,海推开门走了出去。他需要汇报一下进度。

天上挂着一轮清冷的下弦月,夜风呼呼地刮过树林,叶子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海一边看着眼前的景色一边对着手机的另一头说话。

“是的,保证完成任务。好我当然相信你们不会——背叛我。再会。”

相信?当然相信。不过总还是要留一手的。

风依然在刮。这个据点位于郊外,特别幽静,耳力所及之内只有风和叶子的声音,以及仅有的几声虫鸣。

不过,明晚还会这么安静吗?

 

[军事堡垒内部]

一个小卫兵很响地打了个哈欠。

“哎呀,你困了?”一个同事问。他资历很老,负责带新人。小卫兵挺喜欢他的。

“不不……哈……”小卫兵甩甩脑袋。彻夜巡逻比他想的要辛苦。他很想睡觉,但他更不想在前辈面前展示自己的无能:“那边的走廊还没看……我过去了。”

“好。”前辈注视着小卫兵走过去——有点想起当年自己了——然后往反方向走去。他也要巡逻的。

小卫兵走到了另一个走道,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张大嘴呼气的过程中他隐约听到了有什么东西“咔”的一响,额前传来了呼啸的破音,然后世界变黑了。

“睡个好觉。”柳把卫兵的身体往边上踢了踢,然后同其他几人迅速往前进。细密轻微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回响,人影迅速地移动——他们必须迅捷,在有人发现卫兵倒在那之前取得目标。

很快就到了第二个拐角。那头传来了嗒嗒的迈步声,那老卫兵还在执行任务,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徒弟已经葬身枪口了。

柳和其他几个人挨在转角的阴影里,听着卫兵一步步地靠近。

老卫兵刚才听到了些轻微的声音,不过并不确定有没有听错。他依着丰富经验带来的警惕,放慢了脚步。

果然有事。

“有敌——”

随着衣料摩擦的“唰啦”一声,眼前闪出一个人来。卫兵脑内的所有神经元瞬间齐齐发出“糟糕”的讯号,他以比平时快一倍的动作抬枪射击并大喊叫人。碰。两方同时开枪。

迟了。枪打歪了,子弹随着爆破的声音在墙上留下一个黑色的孔洞。卫兵倒了下去。

但是一条走廊外的一队卫兵已经扭过头来——枪声!还有喊声!

双方两队人马都知道刚才那下子意味着什么。

“糟——”

“马上冲!”

双腿先于嘴巴和大脑行动,几人无须命令落地就已先发足狂奔。妥感觉自己的心脏快飞出来了。这种情况以前虽说也有但总不能算是不棘手,那边已经发现了,砰砰的枪声从身后传来,甚至还有一颗流弹擦过耳际。妥深吸一口气,然后再一次提速。

“哒!”最后一步落下,四个佣兵都挤到了拐角里,情报室的门就在他们面前,而身后的子弹沿着直线轨迹全射到了对面的墙上。

“总算先到了!”海的呼吸明显比平时急促,“妥——快开门!”

不用等海说,技术员在站稳的一刹那就已经摸出了开锁工具——尽管手因为剧烈呼吸而略显颤抖,但他现时已经完成了拆卸流程的一半。不过很遗憾追兵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眼见那边厢急促紊乱的脚步声和乱撞的子弹越来越近,妥心中的紧张级别也越来越高。他的余光瞥见巴似乎也是一样,那爆破师的手已经揣进兜里了。

于是一秒后另一边的走廊传来轰的巨响,有关追兵的一切被埋在了塌陷的建筑残骸下。

“巴你总是这样!”妥嘴上说着——刚才那下子太惊心动魄了——手上的机关传来“喀啦”一响,保险大门应声而开。

“炮弹挡住了追兵一会,但也彻底暴露了我们——所以现在必须要快!”海抬脚进门。

果不其然没几分钟完好的走廊那边也传来了脚步声,而此时除了把风的柳外其他三人都正在翻箱倒柜,手法从抄抽屉到撬保险箱一应俱全。海迅速过目一份又一份的文件,手上流转了无数个牛皮纸封口袋——万万不能拿错不然就完了!

“快点!有人来了!”柳在门边喊。踏步的声音已清晰可闻,柳冒险把半个身子探出去开了几枪。走廊里传来躯体倒地的闷响,紧接着报复的子弹也飞了过来。“找到了!快撤!”身后海的声音刺进耳膜,柳反身离开门边。

“外面被堵住了——”一边是追兵一边是土石堆,巴指出了情况。然而追兵已经快到了。

“唰啦”一声微响,一片枯叶落到地上,一道灵光也闪过脑海。

窗户——“跳窗!”

的确有个小窗户在角落,刚才都没注意。几人拥了过去。

追兵到达了目的地,然而他们的对手已经随着落地的轻响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直升飞机随着扭曲的气旋和“嗡嗡”噪音直冲入天空——他们将回到据点,将文件立马上交,然后从这片土地滚回总部。

机上几人似乎都没从刚才的行动中缓过劲儿来——不,也许海除外。他应该是在思考的。

思考什么呢?无非是“后续麻烦”问题。据他的情报,事后封口的可能性达到了98%以上。所以他现在必须要有自保的利器。至于那具体是什么,他在想着。

时间不多,到据点之前必须有结果。

不过,其实已经有结果了。

海把手里的牛皮纸文件袋拆了开来,抽出几张,刚好一个小部分。就是这样。信封就说是任务时弄破了。至于文件,那没有目录,没人会知道少了一章节。这么一来如果要封口他就有“重要文件”作底牌,如果不封,他也可以让在政府工作的“情报来源”把那几张纸送回去。

好啦,狩猎成功,现在就等回家了。

 

4

“这是你们的报酬,拿好。”

“行了,任务完成,咱算是两清了。不过希望你们快些出兵。”

“当然会。”

“期待胜利的日子。再见。”

“会赢的,再见。”

——咚。

随着门板撞上门框,林公式化的笑也沉了下去。今天他又在政府里周旋了一整天,中途打了不下三十个电话来确认一些消息,下班后又在书房磨计划磨了两个多钟头,总算把东西基本弄妥了。接待归来的胜利者是他今天的最后一个任务。

他今天算是累坏了。文件那东西……重新包装一下,明早再送过去吧。

然后他又想了想刚才最后两句对话。“会赢”?

说真的……预感不太好。

不过管他呢。就算有变化,自己也能应付得来,一定。

 

[第二天,早上]

“请传报总统先生,我要去见他。”

【T.B.C】



评论
热度(4)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