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镜花中心】白草红叶黄花

#系列同人,脑洞大开之作
#主敦镜、红镜,隐太镜
#私设如山,大体世界观见我的上一篇文《看不见的站台》(建议先阅读,不然这篇可能看不懂……)
#小镜花镇
#祝大家食用愉快
------------------------------------

白草红叶黄花
——————————————

——后来小小的泉镜花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她要求去上学。从小学念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毕业后她打工还了学费,申请退出侦探社,寻了份常人工作。过了几年在她的一次回访中得知其嫁了个好人家,从此退出异能世界①。

【妈妈,人死后会去另一个世界吗?】
【会的吧。】
【在那边我们可以干什么呢?】
【……生命列车的乘务员?时空旅行者……大概吧。】
【别问了好孩子,睡觉,明天还要去幼稚园。】

October.12th
明日我要去拜访一位从前的老友并给她带一封信。
不知她是否会欢迎我?
应该会的吧,毕竟当年的汤豆腐情谊总还算是深厚的。

【草】
“可丽饼……很好吃。”
这句话被中岛敦惦念了很久,估计连镜花本人都想不到一句无心之语会让人惦念上那么久。久到她脱出侦探社,久到几十年之后,甚至久到中岛敦死掉去往另一个世界——还挑了时空旅行者②这一颇为灵异的职业之后。
中岛确是常惦念着这话。他发呆的时候偶尔会以它为中心展开联想。中岛想着镜花当时的表情语气,想着她曾受到的严酷训练,想着那跟了她一辈子的杀戮阴影,又想她之前是不是连可丽饼是什么都不知道。
果然生活亏欠她太多,我们拼了命也补不足——思绪往往以此作结,而这也是中岛长久惦念镜花的总原因。天知道一个孩子面对战争时心理会发生什么变化?总之她提出退出侦探社时的神情中岛记得分明。自我怀疑、落寞又带点忍无可忍。后来中岛常常后悔从前为什么不再多关心镜花一些。他这么想,他也确信侦探社里的成员都这么想。
不,也许太宰除外。太宰老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却谁也看不透他。对于镜花,太宰生前一直显得不怎么上心——尽管人是他救的。在死人的世界里这仿佛也没变。这天他见中岛敦又在发愣便笑嘻嘻地指出敦啊你这莫不是在单相思?小人虎矢口否认,那人却又敛了笑满面正色地拿出封信说敦你既然这么想镜花我就给你个机会,这信你帮我送,给镜花的。
一封陈年旧信。中岛敦很愣地瞅着那可以进博物馆的纸张。
太宰治这才坦然说这是红叶姐生前托他送的结果他自杀前忘了死后又一直没见有能让他放心的时空旅行者,这会儿正好徒儿干了这行就让帮个忙吧,权当弥补一下过失。
于是好人虎乖宝宝接下了他的头单任务。不过他并未马上动身以履行他的使命,而是坐着又发了会呆。
他想,这信都几十年了也不知还有无送的意义?
他又想,但镜花还是有权利得到她的东西的。送一封迟到的信,“权当弥补一下过失”。隔了那么久,补偿镜花的心理依然在发挥作用。
不过……也许是两个杀戮阴影下的孤儿的同病相怜也说不定吧,就像是共同面临旱灾的草与草花一样。

——————
所以——就是这样。
“真是好久不见啊,敦。”

【叶】
“您来这里有多久了?”
“挺久了吧,好像几十年前就来了。”
“您现在挺喜欢这里的?”
“是啊,安定又和平的生活。再说那边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
如果说偏要有的话,倒也还是有一个——那姑娘叫泉镜花是吧?是个乖巧可爱的孩子呢。现在她估计过得很好吧。
————————————
很久以前尾崎就了解到黑手党里有位泉镜花了,异能经历什么的同自己意外相似呢。人对于与自己相似的同类总是会多留意的。尾崎红叶自然也不例外,她从此就多了个心眼儿。
尾崎越来越多地注意起镜花。于是她逐渐知道得越来越多,从镜花的背景身世到镜花的喜好和厌恶,包括她所受的严酷训练和眸子里透出的对港口黑手党——乃至杀了三十多人的自己的憎恶。尾崎都知道。
尾崎红叶都知道,但她不干涉。因为她同时也知道黑手党的森严制度和脱出的困难,以及眼见光明而不得的痛苦。
也许现在这样对于镜花才是最好的——永远见不到光也就永远不会去追求不会被刺得难受。好好待在暗世界里成长就好了,红叶这么想。镜花的天赋和异能假如好好使用,完全可以在黑手党内当上高级成员,享受一辈子荣华富贵。这样就好了,至少比求而不得要好得多。
尾崎红叶什么都知道,但她独独漏掉了一点。她后来觉得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失误,比她自己年轻时的错误还大。
红叶只漏了一点。泉镜花并不是尾崎红叶。泉镜花的家曾是完满的,这让光明的种子从小就扎在了她的心上,以至于后来的黑暗只能当一根刺,刺激镜花不断地追求光明。
而且镜花是幸运的。她遇见的是侦探社。再加上特殊情况的助力,她就成功了,达成了红叶所未能达成的。
红叶被俘在侦探社后翻来覆去想了一宿,最终她发现无论自己如何排斥也不能否认光明世界真是个好地方。不过无所谓,她还发现了一点就是人各有异,有人是吸血鬼般见光就死——比如自己;有的则是光明天使,黑暗才是他们的敌人——比如镜花。
于是尾崎在当战俘的过程中总算明白了自己和镜花是两种人,相同又相反,永远走不到一起。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后来这红叶大姐便回到了最初的状态,仅观望而不染指,偶尔在心里鼓励镜花一番——没错,鼓励。红叶有时会想她当年如果更勇敢些便好了,这种希望也投射到了镜花身上。而更主要的是,红叶发现只有向往光明的镜花才是真正的、幸福的——泉镜花。
再后来呀,红叶发觉战情严酷自己也有了死的可能,便提前写了遗书料理后事。写完后想想,瞻望一番前景,只觉前途有些灰暗,担心镜花——某种意义上也是自己吧,将来会信念动摇不敢前进,便修书一封,写了些坚定话语(有无意义另当别论),说了“一定要追求自己想要的”一类,是为警示。用以鼓励镜花,或者说鼓励即将面对残酷战场的自己。
结果……怎么说呢。
她还真战死了,死前也真扯住离自己最近的太宰让他送信。只是后来去了亡灵世界她发觉紧跟过来的太宰貌似直接忘了那茬,实在是哭笑不得。不过没事,红叶知道镜花身上有某种品质使她实际上并不需要那信的鼓励。
于是红叶就这么放心地在亡者的美妙世界里舒舒坦坦过到了现在,偶尔给后来者讲一下这个老故事。

【花】
“镜花……你的信。红叶写的。”
和服老人展开印着落花的旧信笺。
“信送得太迟了,我很抱歉——”
“没关系,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
“是呀,我早就知道了。并且也相当感激她啊。”
“……这样。”
————————————
其实泉镜花很早就知道了尾崎的事。先是从黑手党老一辈的闲言碎语中有所耳闻,再是从战争中经手的种种情报中了解历史。于是泉镜花稍微理解了尾崎红叶的行为。
只是干涉自己道路的举动仍是不可接受的。我不为你而活。
后来战争结束了。那天庆典过后她被太宰治拉出去谈了好一阵。从脱出黑手党后红叶的一些心思到红叶对她的帮助,镜花都得到了了解,包括那份入社礼物。其实在战争中镜花有过几次神奇的化险为夷,想一想估计也是那人所为。
“所以,小镜花你看,你身上可不止有你一人的希望啊。”太宰治一如既往地笑眯眯,眼底倏地闪过谜之亮光。
太宰口中的“小镜花”似懂非懂。是懂的吧。镜花大致能了解那种心理。但也只是了解罢了。
毕竟为自己做过那么多事情,镜花很想试着感激尾崎红叶。但是不行,疏离感仿佛甩也甩不掉。而且还有一个问题,那“希望”究竟是什么?——是对阵营亦或是她未来的期许?还是别的?
泉镜花确切想不出了。她去问,可太宰死也不说,而尾崎已死,问不了。后来太宰入水功成,镜花便问无可问,只得搁下不想。
战争是残酷的,悲剧见多也会有副作用。镜花在战争中见了太多异能的血。他人的异能自己的异能仿佛都是悲剧的幕后推手,这种认知给女孩带来了巨大的窒息感,以至开始怀疑自身追求,到后来忍无可忍退出异能世界。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总之丰富的经历能使人的理解能力大大提高。在普通社会的摸爬滚打中镜花有过迷茫有过不知所措,但总的说来人生道路在往清晰的方向走。她便索性不再顾虑,做自己想做的事,万事尽力即可。
某天晚上镜花莫名失眠,百无聊赖之中回想着陈年旧事,又记起那个“希望”。她细想一番,觉得也许懂了那意思。是真的懂。
其实尾崎红叶并不具体地希望镜花走向哪一个方向,而是希望镜花可以顺心勇敢而活,做自己觉得好的事情,只是好好地活罢了。镜花忽而有些感慨。
红叶之前的行为——无论阻挠亦或帮助——都算是种弥补吧。帮助与自己相似的孩子更好地飞向未来,就这样,仿佛能为过去的自己补偿些什么。
这么看来,这算是一次成功的补偿吧。
——————————
后来年轻的中岛再度出现时镜花未有惊讶,也许是对死亡见识得多的人也对生死有着独特的理解。
“真是跟我想的一样啊……信的内容。”
过去的一切大概都是可理解且可宽恕的。
她笑得宽心。

——————————
October.13th
当日凌晨,镜花去世。真是巧啊……还是说上帝是故意等信送到之后再接她回去的?
无论如何,我想镜花大概对这一切都是满足的吧。
至于红叶大姐,她会喜欢她的新邻居的。

注释:
①[后来……世界]原句出自笔者的上一篇同人《看不见的站台》,这里用来作铺垫兼背景介绍。
②[时空旅行者]私设,亡灵世界的人们的职业之一,可以实行瞬移并同活人接触。注意这不是时间旅行者——他们无法穿越到过去或未来并实施改变。
③其实太宰“忘记”寄信是故意的——他认为有些东西需要镜花自己去经历和体会,这也是他对镜花成长的一种关怀。好吧这就是隐得不能再隐的太镜,感觉自己笔力不够完全体现不出来这对啊……

THE·END

评论
热度(28)
  1. 狐鵺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