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乱步中心】看不见的站台

#渣文一篇,慎入
#江户川乱步中心/侦探社众成员有
#微乱敦/微乱芥/微红镜/隐藏梶晶
#脑洞大开之作
#侦探社镇
#祝大家食用愉快

看不见的站台
后来的后来江户川乱步也死掉了,不是战死不是病死也不是别的什么,只是自然的寿终正寝。社里的新医生梶井小姐①有着和她母亲一样的异能,只可惜异能是治愈不了衰老的。
江户川的少年、青年、中年都在侦探社里度过,老年自然也不例外。他一辈子没娶妻——他的推理就是他的妻子。于是这位好侦探到死都待在社里,带着他的眼镜和甜品。
死之前的十几分钟他在听中岛敦说话——那小子也已经是社里的老前辈了。那中岛敦说:“您是我在社里送走的第五个人,也许吧。”
“嗯哼。”江户川躺在床上,像年轻时一样回答得漫不经心。
可不是嘛。他想。
然后中岛又说了些什么,絮絮叨叨的。两个人都没太专注,反正都已经这把年纪了,差不了几天。
话语左耳进右耳出,必要的时候才应和上几句。江户川在心里想了想,把异能大战后的事理了一下。
他还记得战争让几方都损失惨重。敌方惨败滚回了老家,武装侦探社里没有异能的春野绮罗子②在转换阵地时被流弹打死,然后谷崎兄妹战死——没办法,当时战况复杂,与谢野没来得及赶过来。
港口黑手党损失了一批底层人员和两名干部。一个是A。另一个则是尾崎红叶——是与英国骑士们同归于尽的。然后战争结束,没过几天太宰治自杀成功,国木田也没有了抱怨的发泄口。
后来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恢复到战前状态,你我好生相处,井水不犯河水。接着阪口安吾与他的同事们抹掉了战争遗留的痕迹,再接着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不约而同地安分了下来,于是乎横滨太平。
后来小小的泉镜花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她要求去上学。从小学念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③。毕业后她打工还了学费,申请退出侦探社,寻了份常人工作,过了几年在她的一次回访中得知其嫁了个好人家,从此退出异能世界。
再后来没什么好说的。社长去世后国木田接任,到国木田在任务中意外身亡后就到了中岛敦。倒是与谢野竟和梶井成了亲,达成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正邪联姻。于是后来便有了梶井小姐,侦探社新的神医。
江户川听见中岛停了会,又接着问了句:“乱步啊,其实你觉得死亡是什么?”
江户川想都没想就说那是搭火车啊,多简单,从这头搭到那头就是。
中岛想了一下,然后接受了这个带点童话风格的回答。
——那站台在哪呢?
——大概我们看不见?江户川说。接着他幻想那站台或许还应该有个大钟,车到钟响,钟响上车。然后他就真的听到了钟声,一响一响的,悠远清脆。他看到窗户外面忽然多了个火车站,老式的那种。
于是江户川知道自己死了。他从床上跳起来且并没有过于惊讶自己又变回了26岁。中岛敦不见了,也许是因为死人是看不见活人的。
江户川走到楼下出了门,果然街对面有个大大的火车站,那景致让他想起小时候看过的《哈利•波特》里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正巧两个站台的用途都有共通之处,进去了就都是另一个世界。多么迷人。江户川想。然后他注意到身边多了个人,高高瘦瘦,从头到脚一身黑。那人说:“走吧。我接你过去。”
于是江户川说好啊,一起上车吧? 他们搭上了那红铁皮的蒸汽火车并在呜呜的鸣笛声中坐下。对面那人一对乌溜溜的狭长眼睛盯着江户川,说稍等一会很快就到。
然后停了一会,又说:“那边挺多人在等你。”
江户川哈哈两声。这会儿他记起那是哪位了。是芥川。也不知他是何时去世的,江户川没太留意。
——所以说你生前老杀人死后倒是担起了接送死人的活计?
——哪里,是太宰先生和福泽先生让我来的。
——那边好玩吗?
——还好。
太宰治怕是该失望了,江户川想,毕竟听起来死了和活着没多大区别。
然后他又想,原来死亡就是活着。
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死过一次了,深仇大恨一笔勾销,重新开始生活不好吗?另一个世界的爱恨都无甚所谓了。把仇人变成朋友吧。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④。
这话说得好哟。
火车隆隆地到了站,然后江户川看见大家果然都在那头。尾崎红叶依然打着她的伞,福泽社长仍然揣着他的刀,太宰居然捧了一大束红玫瑰,当然还有国木田的手帐本儿。一个不少。
——欢迎回来哟,江户川侦探。
附注: ①【梶井小姐】私设,与谢野晶子和梶井基次郎的女儿,异能和与谢野相同。 ②【春野绮罗子】还记得她吗……武装侦探社事务员,普通人,于漫画23话及其前后几话有登场的酱油。 ③【小学念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我并没有仔细查过日本的教育体系,如果有错误请指出,谢谢。 ④【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出自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在此引用。
THE.END

评论(1)
热度(48)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