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生活在继续(芥中心,微芥樋)

#渣文一篇
#芥川中心,微芥樋,硬要说的话可能还有一丁点的芥太和芥敦
#可以说是一篇乱写的文章……初稿甚至是在数学课本上完成的(上课不听书大家不要学),只是抒发一下自己对人物的一点点理解和人物心理的发展猜测吧……
#首发在百度文豪野犬吧
#呐总之祝大家看得开心
-----------------------------------------------
【生活在继续】
芥川龙之介踏进这家小酒馆是在约莫下午三点半——在周末。阳光明媚天气晴朗的周末,还幸运地碰上了黑手党的假期,着实幸运。这会儿银去逛街了,而芥川也难得决定出来消遣一下,哪怕只是小坐一会。
芥川龙之介在吧台旁挑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并拿起酒单仔细挑选:即使经过多年磨练他也决不是太能喝的类型,因此太烈的酒自然要不得;可是太淡了他也看不上,嫌喝着没味道。芥川在心中默默衡量一番后简直无话可说,因为这种类单调的酒单删减一番后竟只剩一个明晃晃的“电气白兰”在向自己招手。
但也不好啥都不点不是?于是,“电气白兰,一杯。”并把酒单放归原位,同时不可遏止地想起当初自己喝这酒“一杯倒”的光荣历史。
其实自个儿当年只是为了争一口气吧?因为无法容忍在几乎所有同行都在称赞自己时最亲近的老师却依然对此视若无睹。芥川想,当初的自己还真别扭。
噢,不,何止是别扭。太宰……当年自己是有多执迷于他啊?就为了一个未得到的认可,神经质地四处讨伐,旧伤未愈又加新伤,一句话总结就是死折腾。根本性原因嘛,也用一句话总结——过分自尊的同时对自己的出身和能力过于自卑。
奇妙的心态。芥川小酌了一口端上来的电气白兰同时在内心嗤笑了一下五年前——甚至更久以前的自己。
基本上每个人在回忆过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温馨而又哭笑不得的心情,芥川龙之介也不例外。
现在,他慢慢地回忆,并且在回忆中又回忆起更多的事情来。
他想起了战胜白鲸的那天。他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他醒过来时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在据点里的病床上。尔后他第一个思考的竟不是自己如何回的据点,而是太宰治的那句“你变强了嘛”。
你变强了。
这是他多少年征战所寻求的认可啊——这个来自于他的“父亲”、他的老师、他的上级的认可。这于芥川而言仿佛是一个证件,一个世上最为有力的强者认证。有了这个认证,他芥川才算是真正的“强者”。
现在好了,认可他拿到了,多年执愿终是达成。
那时侯才20岁的芥川闭上眼,享受那在心底流淌的、迟来许久的喜悦之河——尽管这让他的形象出了些纰漏:他在“热心而有爱的樋口小姐”进来探视时没来得及完全敛去微笑,加上稍后顺口道的一句谢,直接让那姑娘乐呵了一整天。
……这是个失误,芥川龙之介这么认为,但那也值了。毕竟一个无伤大雅的疏忽无法否认“认证”让他一连开心了好几天(尽管外表看不出来)的事实。
并且,芥川回想着,那执愿的达成貌似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些意想不到的改变。
那时侯……那时侯。最初几日仿佛没什么变化。养伤,伤愈,继续上班,执行任务。线性的生活无比流畅,仿佛不曾为了某人或某事物而停留或是荡出波折。
平静的表象确实欺骗了芥川一段时间,但他很快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执念没有了以后他向来紧绷的神经仿佛一下子垮了下来然后怎么也绷不起来了。于是他有时在工作中会感到懈怠,也没精力向以前那样子满世界申请任务。芥川觉得自己仿佛一头猛然间失了猎物的狼,有劲无处使。
噢,天哪,你需要假期。20岁的黑手党员这么对自己说——不然早晚得影响工作。
幸而接下来到他轮休。芥川好像一下子学乖了,安安分分呆在家里休息而没有像往常那样到处惹是生非。那天早上他查门口信箱时发现那经久不用的铁匣子里蹲着个原木音乐盒,还附带一封信,信封上樋口的字体明晃晃地写着几个大字——“芥川前辈生日快乐”。也不知她是哪弄来的地址。
不过芥川这会儿没管那么多,他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自个儿的生日。啧,连这都能给忘了,真是了不起。他自嘲。
何止。他还忘了太多太多。芥川在心中梳理一番,才发现自己忽略了这么多生活的细节。比如说尾井对柠檬谜一般的喜爱(以至于曾向芥川推荐),广津老先生对于烟的品位与执着,好妹妹小银最喜欢吃的寿司,甚至于樋口经久不衰的热情他也不是故意冷落,而是忙碌之中眨眼间就抛到脑后去了。真是……20岁的芥川龙之介这才发觉自己为了一个愿望而忽视了太多,原来生活一直都是有色彩的,只不过是自己没看见。
芥川捧着那音乐盒原地愣怔了一会——要是从前他会直接扔了那玩意的,不过现在想想,即便自己不中意,转手送给银也挺不赖。跟着芥川又想:“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不过那音乐盒子好歹没给送去垃圾桶,至今仍在芥川的书桌上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D大调卡农》。
然后芥川回屋子里把信给拆了。同口在信中热情洋溢地给自己贺诞辰,还说“前辈在新一岁里也要为了目标好好努力哟”。
是啊,旧时光已然过去,是时候找个新目标了。芥川这么想。
生活在继续。芥川依旧打打杀杀,只是不再故意制造巨大的狼烟;他依旧不太计较后果,但是行动总归沉稳了些;他依旧对强者的挑战跃跃欲试不过好歹不再像从前那般疯狂了;更加微妙的是他竟也学会了同下属们开开玩笑,偶尔的一句冷笑话永远能调剂心情。
可以说这些小小的细节连芥川龙之介本尊都没太意识到,只是黑手党众人个个生得一双敏锐的眼,于是乎各种评论纷至沓来——还好,大多是好评。
芥川这会儿还记得他最后一次收到评论呢。那是两周前,港口黑手党总算端掉了那个大型敌对势力让众人大半个月份的汗水浇出了果实。
当天晚上心情舒畅的成员们便在据点里开了派对庆祝。在芥川看来这个聚会还是很不错的——当然,忽略掉挂满天花板的鲜艳丝带、一整个篮子的“甜味柠檬炸弹”、亲爱的爱丽丝整一个大箱子的可爱玩具……的话。不过樋口不知从何处找来摆在桌子上的大红玫瑰还是顶漂亮的。
黑手党的派对向来冗长。当中原·喝大了的·中也前辈转着帽子半开异能在天花板上Cosplay完塔罗牌“倒吊男”并完成他那华丽的原创诗朗诵后已是临近午夜,芥川端坐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境况颇为尴尬。正瞅着这当口中原中也不知何时从天花板上下来带着一身酒气“刷”地一下落座于芥川身旁手往对方肩上一拍就说“小子你咋这么冷漠是不是又念着那混蛋了”。
太宰的事儿中也是知道的,不过芥川此时更想说中也前辈你知道一旦执念消了再浓的感情也会淡的,况且生活仍需继续。
不过一个醉鬼显然听不进去什么,因此芥川选择沉默。那边厢中也倒是仍在滔滔不绝,说什么“小子你这阵子沉着许多了呀”“哎哟好欣慰这么多年总算长大了啊”……
哦,长大了啊。
“既然长大了那就放下那些破事呗……”中也絮絮叨叨地,最后终于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嗯,那就放下好了。
生活在继续。阳光依旧,分针悠哉游哉地旋了一圈又回归原点。芥川手中的饮品只余下杯底的小小一层,而他的思维已是在过往岁月中转了一大圈。这时候。
“……芥川吗?”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芥川冷着一张脸转过身去。
“你怎么在这?”
“我还想问你呢……人虎。”那中岛敦。
中岛眨眨眼,在芥川身旁自然地坐下:“真是好久不见了。一起喝一杯?”那人虎说。
“……”
“拜托……我这回可不想打架。”
……五年时间了。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足够让战争结束,让执念消解,以及,让心态改变。
过去曾折磨着你的话,如今已经与你毫无关系了。自己这么说过,芥川记得。生活可是一直在继续的。
“行啊,人虎。”
就这样,也不赖。
THE.END
-----------------------------------------------
#于是完结#(玫瑰)
#哎看着文豪野犬的粉丝逐渐增加真的是很开心啊,祝愿这次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最后……渣文还是发上来了,想着留作个纪念,各位……如果实在太渣,笑笑就好ˊ_>ˋ

评论(5)
热度(12)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