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16

简要说明:原著的基督山伯爵、歌剧魅影与FGO的岩窟王、魅影互相穿越及因此引发的一系列故事。

阅读须知:私设有。请务必从第一章读起。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

————————————————————————

趁着考完一模顺带五一放假跑来偷偷更文,之后仍会持续咸鱼。

————————————————————————

16

岩窟王久违地穿着休闲西装,叼着卷烟在街头闲逛。他看起来像个真正的市民阶层人士,但事实上,他几天内已经击退了四拨在剧院周围晃荡的龙牙兵队。

街上人不多,至少平民不多。应该说,剧院被袭事件让巴黎市政在也无法把怪物们视作人云亦云的谣传:于是街头巷尾里巡警多了起来,民众则相应地减少,只剩下可怜的流浪汉和少部分硬着头皮出来谋生计的劳动者。棕发的小报童显然是其中之一,岩窟王向她要了一份日报,随即大步迈回歌剧院,轻车熟路地找回地下据点。

魅影在弹琴。古斯塔夫.朗格的《小马车夫》,充斥着欢快有力的跳音,和魅影一贯的风格大相径庭。

岩窟王听了会儿,毫不客气地插嘴:“看来你心情不错?”

魅影斜了他一眼,双手停在琴键上。

“今天份的报纸。”岩窟王递过那份日报,评价道,“实质性内容当然不多,但好歹有点儿用处。”他嘲讽似地笑笑,“公墓那里,据报道,开始有怪物徘徊了。是时候啦。”

魅影翻了几页报纸,随手把它搁到谱架上:“只有怪物?那家伙也安分过头了。”

“那家伙”指圣杯。几天工夫里他们和迦勒底的通讯曾有短暂恢复,于是双方充分交流了情报,包括圣杯冒用魅影形象出现的事实。自那以后正牌魅影就对圣杯表达了十足的抵触之情。

话头转回岩窟王这。“可不正是如此。”他说,沉吟道,“所以……我才担心他在安分的这段时间里养精蓄锐,可能还会发觉我们的行动,带着麻烦找上咱们。我也查过了,公墓那里有个灵脉,圣杯到那边去也许就是利用灵脉来补充魔力。”他看向魅影,“你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吧?”

“照你的说法,出发之时到了?”

岩窟王一转身:“事不宜迟。”

魅影跟上他。出门的时候两人又路过那面破损的墙——说来可笑,它从一开始就被岩窟王轰毁了,而至今没有得到修补,被撂在一边安静地落灰。

看样子它以后也补不回来了。魅影冷冷地想,尔后径直出门,没有再多看它一眼。

 

白天的墓地,一般情况下其实阴森气不重,尽管它其实还是他们那晚所见的样子:有着林立的墓碑,丛生的草木以及细而高的黑栅栏。岩窟王晃了两下铁门——这玩意根本没有要开的意思。

“这个年代的守墓人都这么不尽责吗?”岩窟王恹恹地打量着门上锁紧的铁栓,无视了栅栏被他摇出的可怜吱呀。

诚然,他们完全可以直接翻过去,但岩窟王考虑一下,还是决定先去关照那位“不尽责的守墓人”。这个钟点墓园早该开门了才对,现在这情况就像是在侦探面前叫嚣着情况不对的犯罪证据。

他们绕着墓园外围转了一圈,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守墓人的小屋。锈迹斑斑的铁制屋门半掩着,被岩窟王轻轻一推就开了。

“喔。”他盯着里面的情景。

魅影越过队友的肩膀往里看了一眼,然后迅速“嘭”一声把门关了:“……别多管。就让他烂在里面吧。”

守墓人,意料之中,已经死了。

“毫无疑问,被蛆享用过的尸体远比新鲜尸体要恶心人。”岩窟王流露出一点厌恶之情来,又像意识到什么,回身望去,“不错,至少咱们的情报是对的。那些龙牙兵果然跑这儿来了。”

休闲西装一秒换成斗篷加三件套,岩窟王压压帽檐,目光投向四下里的草丛中,阴影处,点点鬼火般的亮光不知何时已经亮起,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前面说过,白天的墓园在一般情况下并不阴森,而现在,很显然,完完全全不属于这个“一般情况”。

众多骷髅架敌人颤巍巍地从藏身之所立起来,宛若阴兵降世。

魅影后挪一步,准备战斗;岩窟王看上去已经做好了墓园放火的准备。

它们扑上来了。

 

战斗相当激烈,但说出来有点丢脸,毕竟对面真的只有低等魔物,虽然数量实在是很多。

一切的一切太过相似,以至于魅影止不住地想起不久前的港口码头之战。车轮战无论在何时何地发生果然都是令人讨厌的,魅影一边走神一边一巴掌拨开凑到面前的骷髅头。情况不容乐观,他俩且战且退,从小屋一路战到墓园大门,所到之处枯骨遍野,无辜的草木被烧得一片焦黑。虽说背后就有灵脉,但是没准备法阵用不了,于是他们只得面对魔力一路下降的事实,以及面前涌来的敌人,和背后细而高的铁栅栏。

对了,铁栅栏。魅影瞥了一眼,这东西看着还算结实。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有道理。

魅影无心恋战,转身一个飞跃,翻到了墓园里面。这下子可算跟那帮阴兵拉开了距离,虽说他们估计很快就会追进来,但也提供了休整以及逃跑的时间——他回头看了看,确认敌情还是必要的。然后他发现自己根本没必要算计这么多。

那帮家伙隔着栅栏同他大眼瞪小眼,愣是没打算跟进来。

魅影一下子不知该怎么评价这种情况。跟敌人比起来他的队友反应还大一点:岩窟王发现同伴中途跑路,然后魅影迅速感受到了来自复仇鬼的瞪视,紧接着对方本尊一个高跨栏也翻了进来,落到他面前:“打到一半就跑,想不到你也会偷懒了?”

魅影看了眼挤在栅栏外的骨架们:“我都打算跟它们在这躲猫猫了,它们不来,怪我?”

岩窟王懒得反驳,只管往身后打量:一大拨骷髅扒着铁门,眼眶里燃烧的幽幽鬼火直指他们,看起来又惊悚又滑稽。“不过也不亏,有付出才有回报,”他抿着唇,“有结论了。”

“……什么?”

“有结界。没错,好样的,”岩窟王说,“咱们来对地方了!”

他又回过身来,往墓园深处走去。魅影跟着他走了几步,仿佛为了映证岩窟王的猜想,地上逐渐可以看到有魔术纹路,越往墓园中心越明显:巨大繁复的花纹呈放射状,一寸寸漫开来,伏在地面,放射出淡淡的蓝光。灵脉法阵,他们的想法是对的,他们确实来对地方了。

“那现在?”魅影象征性地问了一句,虽然他早就知道了答案。

岩窟王嗤笑,手心里的火焰腾一下蹿起老高:“毁了它!”

 

无论是毁掉法阵还是毁掉灵脉,其实都是很容易的事,几个合理安排位置的魔力炸弹就能解决,当它们像烟花一样的火光在墓园各处腾起时,他们就知道计划成功了。千年灵脉毁于一旦,万众死者不得安生。岩窟王拍拍手,对他的成果感到十分满意。

爆破使土中多年的骨殖都被翻了出来。魅影随口哼了几个音节,调子像是安魂曲。

突然,他像是有什么不祥预感似地回过头,岩窟王被他突兀的动作惊动,一并回头望去:与此同时,墓园栅栏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嘎声,刚才的骷髅大军已化作一地残骸;黑铁大门洞开,而他们最大的敌手站在那里。

也许他们的动作还是稍微慢了点。那家伙来了。

“果然又是你们!”圣杯气急,语气里都带上了愤怒的嘶声,“我可不欢迎不速之客。”

那家伙一身红装,一团火似地立在那儿;在他的手里,那柄长剑已经被捏紧了。

战斗在一瞬之间打响。这一次魅影的反应远快于岩窟王。在黑炎燃起之前,岩窟王就瞥见一团黑影从他身边掠过,豹一样直冲那团“火焰”。钩爪与利剑的铿锵碰击随即回荡开来,只有岩窟王还被落在边上,在沉默的讶异中看着双胞胎似的两个人缠斗在一起。不过当然,讶异不会持续得很久,岩窟王一抬手,旁边大墓碑上的天使塑像就被炸断砸下,矛头直指圣杯后脑勺。那家伙腹背受敌,一个侧身堪堪躲开,披风被毫不留情地撕了个口子。

天使石像摔在地上,和善的神女四分五裂;两个鬼魅硬生生拉开距离,相互对峙。气氛紧绷,千钧一发——

——然而在这时,对峙被某些存在打断了。

先是岩窟王听见了一声微弱的、受惊的人声,就藏在刚被炸开的大墓碑之后,他毫不犹疑一发黑炎射去:又一声爆响传开,石板被彻底摧毁;一团小小的影子像惊惶兔儿般闪到后面,而另一个更高大的身影迅速立起、拉开架势,两只黑洞洞的枪口分别指向他们。

从这里可以看到,对峙并未实质上消解,反而是加多了一人;但之所以说对峙被打断,是因为此人虽可以算作加入对峙,但他一站出来,在场原先的三人全部陷入错愕,战斗心思都暂时被打消了。

更加出乎意料的是,最先开口的竟是圣杯:“你怎么在这?”比起刚才,他的语气有意放缓了不少,“还有苏珊娜?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快回去。”

岩窟王这才发现那个小号的身影——估计也是吓到发声引起他注意的那位,是个棕头发的小姑娘,看着面熟,似乎是常年在街头现身的报童之一,原来叫苏珊娜。说老实话,岩窟王也不知道为什么几个人之前都没有注意到她溜了进来,也许是因为专注于别的事(战斗和爆破的声音都太大了,可能盖住了她之前的声音,直到刚才安静的对峙才让她暴露),也许只是因为小孩子行动过于悄无声息。

另一个成年人此时仍对他们举枪相向。看眼神,他的惊愕不比原先三人要少,但他仍没有放松警惕,绿眼睛盯着他们,有意无意地护着孩子。

魅影的表情已经扭曲到一定境界了。他没出声,当然也可能只是被情绪激得发不了声。

圣杯再一次发话:“请原谅……事态有点超乎想象。我回头会解释的……所以,麻烦,离开这。”他盯着那两支手枪,仿佛它们让他感到不快。

静默。气氛此时可以说相当诡异了。

魅影的神情微妙地变了一下,像是某根弦被绷断的样子。岩窟王敏锐地察觉了这一点,冷冰冰的惊悚感迅速蹿上了他的脊梁,但已经来不及了:绿眼睛枪手的武器咔一声被击飞几丈远,整个人随即被挟持——并带走。

仅仅是几秒内的事。

很难形容这是什么情况。

荒唐却迅速的绑架案!

本是可笑的,但岩窟王压根笑不出来,他当机立断一把火烧向圣杯,紧接着飞身追去。

他的同伴究竟何时才能改掉突然发疯的毛病?!

 

圣杯没费多大劲就闪开了岩窟王的黑炎弹,但他只是看着几个人飞速远去的背影,脚下没有移动分毫。他算计得很清楚:他刚刚失去了最大的魔力补充点之一,大部分力量又被迦勒底和两个世界间的咒法(真遗憾,解咒的自主权竟不在他手中)牵制……追上去的话还要一挑二,力量对比不平衡,相当不利。

他根本就没打算追击。

“好了,姑娘。”他回身,弯腰对着窝在地上啜泣的苏珊娜,“你的任务完成了……”圣杯变戏法似地拿出枝玫瑰递给她,趁她注意力暂时被转移,指尖旋即张开术法,“忘掉今天的事,以后不用再跟着他们。还有,今后别在九区卖报了,至少要绕开剧院,记着。”

与伦敦相似,巴黎街头也有流浪汉和贫苦儿童组成的团体,是相当专业的情报团队,假如配上遮掩气息的魔术,就是英灵也难以发觉。圣杯不会白差遣他们,实现一个愿望的报酬很诱人了——谅他们也想不出什么宏大的愿望,用不着花费很多魔力。

经过今天的失误,苏珊娜可以提前退役了。至于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波斯人,饶是圣杯也没想到他会跟踪自己过来……这就是他自己的失误了。


T.B.C


评论(10)
热度(21)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