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15

简要说明:原著的基督山伯爵、歌剧魅影与FGO的岩窟王、魅影互相穿越及因此引发的一系列故事。

阅读须知:私设有。请务必从第一章读起。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

——————————————————

我就喜欢让魅影把他情敌、他损友和他自己各怼一遍,皮这一下我就很开心。

——————————————————

15

毫无疑问,拉乌尔子爵接受了波斯人的建议。三人在潜出剧院大门后迅速登上了子爵家的马车。训练有素的车夫快马加鞭,而刚才的险情引发的波浪还在几人心中澎湃着。显然他们各有所思:子爵的惊慌已经逐渐褪去,此刻一心想带着爱人前往安全处所,年轻人的决心中还包含着保护他人的英雄情怀;而波斯人的疑虑要多得多——他相信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一路上这位前警长坚持拿着枪,并命令拉乌尔也要保持警惕。至于克里斯蒂娜,这位姑娘惊魂未定,显得十分不安,而且频频回望剧院的方向。

总而言之,几人各怀心思地上了路。

而此时,剧院天台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寂静。野兽已经被解决掉,此刻天台上只剩下一个人,魅影——艾瑞克孑然独立,他的两个目标早已不见踪影。这无疑是个失误。首先,他没料到大型野兽也能挤到天台上。唯一的假说只能是圣杯故意为之,想专门解决掉他的吧。

再者,虽说他在迦勒底针对英灵和魔术作了少量研究,可以保证在互换灵魂之后能快速上手进行战斗、甚至施放低级魔术①,但是技巧毕竟生疏,这直接导致他解决奇美拉消耗了太多时间,让那个拉乌尔.德.夏尼跑远了。

艾瑞克确实生气了:他讨厌出错。无论是认为迦勒底可以迅速解决事态,还是觉得英灵的自己能护住克里斯蒂娜,都是错误。

那现在呢?

追。

一方面,除去那个贵公子;另一方面,保护好克里斯蒂娜。圣杯来袭时迦勒底方面的表现不尽如人意,克里斯蒂娜差点遇险的确是事实,果然以后安保工作还是自己来的比较好。

英灵体质极强,所以艾瑞克选择直接从楼上跃下,跳到剧院旁边的巷子里,再潜入人群中。

夏尼家的马车果然不见了。

艾瑞克找人一问,得到的答复是车子驶向了东边。没走主干道,是想迷惑人……?但是他们玩这种小心眼前就不知道把车子上的家徽遮一遮吗,明明全巴黎都认得他们家族啊。②

不过既然知道了方位,就只消一个追字。艾瑞克往人群外走了一段路,确信再没人注意他,脚底猛地发力,往前方冲去。两旁的景色呼地成了虚影,耳边只剩下猎猎风声,正前方的视野反倒愈加清晰——可以肯定的是,他很快就能看见一辆全速前行的四轮篷盖马车。

他们出发不到一个小时,所以他肯定可以追上;只因为他想追上他们,他们就一定会被追上!

把克里斯蒂娜接回来。那个子爵,本可以不管他,但愚蠢的波斯人之前竟让他知道了魅影的存在,还诬陷艾瑞克是凶手……世界上不需要再多一个知道剧院幽灵真相的人了。所以必须解决他。

至于波斯人,那个大傻瓜③,回头再找他算帐。

现在,四周的房屋层数渐渐减少,场地也逐步空旷:已经远离巴黎9区的繁华地带了。恰在此时,远远地可以看到一个黑斑。

夏尼家族的马车,他的目标。

追到了。

艾瑞克集中注意力,远远瞄准了那辆车子。

Gnder。

 

车厢猛烈震动了一下,然后死死停在了路中央。

车中三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马匹发出凄惨的嘶叫,车前的仆从怒吼着挥动鞭子,但车辆依旧纹丝不动。车厢中的气氛霎时在无言中绷紧。总得有人去做点什么,拉乌尔一把拉开车门:“我去看看。”波斯人没能拉住他。

拉乌尔子爵发现马车已经行进了很远,这会儿停在了公墓区,四周几乎没有人气,月光洒下来也只是平添阴冷。他询问了车夫,确认刚才路上没有别人;于是他又亲自检查了马车,一切正常,但车轮似乎顽强地决定罢工,失去了转动的功能。

这也忒奇怪了吧。

“见鬼了吗……?”拉乌尔自言自语道。

他决定勇敢一点,于是他端起波斯人给的手枪,绕着马车后方走动了几圈,期望能发现罪魁祸首。但是什么都没有,所以他又走到路边上:那儿杂草丛生,阴森黑暗。透过高高的草丛可以看到远处的围墙,应该是墓园的边界。冷风拂过,草叶沙沙作响;拉乌尔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错觉:公墓那边好像传来什么声音,他禁不住猜测是那些墓坑里的死人骷髅头在发出格格的笑声。他为自己的想象打了个冷战,但周围其实什么异常都没有。他回过头去,打算回车上跟同伴会合。

但他突然停住了,浑身一个激灵,额上渗出一阵冷汗:他发现他的车夫一动不动,仿佛一座僵硬的石像。

然后他看见,黑暗中悬着两只闪闪发光的眼睛。④

一瞬间。拉乌尔没来得及作出什么反应;他对上两道仿佛燃着地狱之火的目光,那火光轻蔑地闪了一下,然后狠狠朝他扑过来。霎时间天旋地转,拉乌尔惊叫一声,手中的枪不知被击飞到了何处。他的咽喉被扼住了,利刃的寒气就落在颈动脉侧旁。还不消对方下刀子,拉乌尔的意识就因为窒息而迅速模糊。恍惚间他听见马车那儿传来咔啦几声,然后一声巨响,一刹火花:落在颈上的力道一下子松了,利刃在短短一瞬间离开了他的脖子。拉乌尔身体中残存的求生意识驱使他在这几秒内一个驴打滚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扑向马车的方位。

他看见波斯人平稳地端着枪,枪口一缕青烟袅袅而上。克里斯蒂娜冲上前,一把拽回了拉乌尔:但她的神色里除了焦急担心,还夹杂了悲痛的不可置信。她美丽的眼睛望着爱人刚刚遇险的位置,尔后才转向子爵。

“你们先回车里,关上门!”波斯人命令道。

两人照做了。波斯人始终把枪维持在准备射击的状态,手与眼齐高⑤;他盯着拉乌尔子爵差点一脚踩进鬼门关的地方,保持着警惕。

一个黑色的人影伫立在那里,双目在黑暗中灼灼发光。刚才那枪明显打中了,但那人根本看不出任何负伤的迹象。⑥

“你到底是不是艾瑞克?”沉吟许久,波斯人问道。月光洒下来,他可以看清对方的脸,但是——

“听声音你觉得是不是?”人影口吻戏谑,“大傻瓜,没想到你还真热心到这种地步……我确实没想到你也在这。你为什么阻拦我呢?难道有什么我想办的事情是办不到的吗?”

“别忘了你曾发誓过不再犯罪⑦!”波斯人大声说,“不管你用了什么邪术改变了你那张脸,还有那些怪兽……你想把克里斯蒂娜和拉乌尔怎么样?”

“我没用邪术,你总是这么热衷幻想。”艾瑞克接口,“对于誓言,你也知道我基本上不会遵守它们。那种东西是人们用来耍弄白痴的。”他冷笑一下,声音却突然变得沉稳,“至于她,只要她不碰我的面具,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我确实不清楚那些怪物怎么来的,但你有嫌疑。不管怎么说,你说只要有你在,戴叶小姐就不会有任何危险——现在看来你倒是最大的危险。刚刚你差点杀了人!”

“你只要知道我会保护她而且我正是为此而来。”艾瑞克显得很认真,然后,话锋一转,“如此你也该放心了?那好,安心地闭嘴吧。”

人影忽地消失,波斯人心底一惊,下一秒钟脑袋就被揪住往地上猛地磕去。在纷纷攘攘的金星之间波斯人对上了那双恶魔般的眼睛,并惊恐地看见了那双违反常理的钩爪。至于刚才理应被枪击留下的伤口,则更是无影无踪。

完了。

在意识到眼前的家伙不知为何脱离了人类范畴,而且自己完全没机会开枪还击之时,波斯人脑子里只留下这么个实打实的念头:完了。

下一个瞬间他被一股大得出奇的力道揪着领子凌空拎起,然后狠狠扔向马车那儿。车门不知怎的开了,倒霉的波斯人直接跌进了车厢。紧接着罢工的车轮突然开始疯狂转动,马儿无人鞭策,却拼了命般往前冲。

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至于波斯人在花了几分钟从头部受击的晕眩中恢复过来后,才回忆起一些奇怪的事情。

在那一瞬间,不知是不是错觉,“艾瑞克”的眼瞳突然从嚣张的金黄转成了暗红,那家伙好像还说了话?好像……

他好像在说:“你们走吧。”

 

也就是刹那的事,上帝又一次同他开了玩笑。

仿佛不受控制地,意识突然从肉体剥离,被某种力量直直卷入思维深处。一片黑暗,深不可测得令人作呕。而当他眼前再次出现清晰画面时,他看见了那副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英灵魅影立在他面前。四下里一片空茫,不晓得到底是何处。两人的外表也已经调换过来了。

此地,仅他们二人。

艾瑞克看着那个“自己”。“这算什么?”他怒极反笑,“在此之前,我千算万算也料不到会被我本人阻挠……我长这么大几乎没学过放弃,为一个目标必须行进到底!是什么让未来的我思维发生了这样大的转变,以至于来阻止自己达成目标……?”

“你评价对了。”魅影说。

停了一会儿,他又继续:“没错……对于大多数事情我决不放手。你确实评价得恰如其分。”对另一个自己说话算是自言自语吗?魅影忽然想到这个小问题,“看来自己果然是了解自己的。真遗憾,我们……”他静了一会儿,才开口,“目的不同。”

此言一出,情况确定。

艾瑞克盯了他一阵:“确定要开战?”他冷冷地问。

“开战……当然。”魅影说,又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愚蠢。”

“你倒是敢说。”

“没错。而且我说的有问题吗?愚笨、可怜,”魅影只顾直直盯着对方,虽说英灵魅影外貌正常,但他此时的气质却仍能叫人感到毛骨悚然,“以人类的思维对抗英灵,而且还是自己打自己:对抗了解自身一切的敌人?”魅影笑了笑,“毫无胜算。战斗太费劲,”他手一抬,“不必多此一举了。”

风云变幻。潜伏在这个精神空间各处的、早已备好的魔术式迅速开始运作,各色光芒弥漫开来。

“感谢Caster们……你就给我睡一觉吧。”

黑暗。

 

成功了。

虽说比较消耗魔力,但是安徒生他们集思广益弄出来的术式果然有效,让灵魂强制进入短时间深眠状态,乘此时机掐断思维联络的通口。于是一切回归正常,再睁眼时,英灵魅影的外表里就正确地兜上了英灵魅影的灵魂。魅影四下里看了看,路旁荒草萋萋,远远望去可以看见黑而细的高栅栏,再往里就是林立的墓碑,旁边是墓园的围墙。这种场景里还要阴风恻恻,着实怵人。

至于大路中间,早已是一片空荡荡。

他们成功逃走了。

魅影安静地打量着这风景,脑子里却在胡思乱想。这次的经历可以说是前所未闻,他已经把另一个自己的命运强行掰去了诡道。克里斯蒂娜等人顺利离开,但艾瑞克的报复其实只是被延缓了。那家伙说得不错,一般情况下“魅影”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偏执狂,不识放弃者。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再清楚不过。

所以,当一切结束,众人回归原位时会怎样?

艾瑞克估计怎么也会把那对年轻人找出来的吧。

而那时候没有英灵再会插手了。

……真乱。魅影暂时不想思考这个问题。事儿够乱够多了,而他显然更希望让自个儿的大脑静置一段时间。

远远传来了微弱的声响。像是风声。

不。是有人在急速移动。魅影感受到从者的魔力反应,是岩窟王。

“——你在这啊。”复仇鬼动作神速,很快就到了,看见魅影也没多少惊讶,估计是被人类伯爵通知事情解决了吧。

“你来做什么?”魅影问。

“哈哈。”岩窟王笑了两声,上前几步,跟魅影并排站在路边上,扫视着远处的墓地。他不知从哪儿摸出支烟,两指夹着伸到面前,悠悠地用黑炎燎燃。“还用说么?我在追踪圣杯。”岩窟王看了会儿那些墓碑,转而又盯着手上被点着的卷烟,“发现魔术痕迹了,在这条路线上,还要再往东。”他往前一指,“跟这里同一性质的地方。”

“20区的拉雪兹公墓?”⑧

“著名的地点,”岩窟王叼着烟,“我那年代它才刚建不久呢。”

“回头再来吧……”魅影望着远处的墓地,“……我的魔力消耗得差不多了。”

岩窟王早料到这种情况。“明智的选择。”他说。

 

注释:

①【有关魅影与魔术】我知道这很扯,但是音乐剧里魅影确实有着放火球炸人的玄幻能力,所以他在一定时间内自学魔术原理,并在获得英灵的体制后施放低级魔术,也不是那么不可能。

②【全巴黎都认得他们家族】按《剧院魅影》原著所写,拉乌尔所属的夏尼家族是全巴黎最古老、最著名的家族之一,所以有平民认识他们家徽并不奇怪。

③【大傻瓜】原著魅影经常这么叫波斯人,可能是某种绰号吧,并无恶意。

④【闪闪发光的眼睛】原著魅影的眼睛呈金色而且晚上会发光,生物原理不明。

⑤【手与眼齐高】原著魅影擅长用套索,而波斯人想了这么个法子来对付他:做出这个动作时套索往往会把手、手臂和脖子一起套住,于是很容易解开,失去了杀伤力。

⑥【没有负伤迹象】英灵体质。魔力充足时伤口自动愈合。

⑦【发誓过不再犯罪】《剧院魅影》原著情节,出自第二十二章《波斯人的记述》,可以理解为魅影用来敷衍波斯人好让他别缠着自己的说辞。下文“誓言是用来耍弄白痴的”一句同样出自这一章。

⑧【拉雪兹公墓】巴黎著名景点,起建于1804年(在基督山伯爵故事发生年代之中),位于巴黎第20区,在第9区(大剧院所在地)东边。

T.B.C

————————————

后天开学,那之后大概会进入咸鱼期吧,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七月再见。

评论(5)
热度(17)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