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14

简要说明:原著的基督山伯爵、歌剧魅影与FGO的岩窟王、魅影互相穿越及因此引发的一系列故事。

阅读须知:私设有。建议从第一章读起。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

————————————————

我究竟在写个啥子……

————————————————

 

14

巴黎大剧院。

夜色浓稠。

楼下隐约传来嘈杂声。警察的、平民的、刚被疏散的观众们的……不过魅影此时可没心思管这些。盘旋的楼道很窄,而他几乎是跳着上去的。敏捷A的好处就在这,不用白不用。

但来到楼顶天台的时候他还是把速度放慢了,改为悄无声息的潜行。克里斯蒂娜就在前面,背对他。……但是不能上前去。

拉乌尔子爵也在。他看到了。

魅影决定暂时藏在那座阿波罗雕像①的后面。

克里斯蒂娜看上去吓坏了,浑身直打颤,拉乌尔显得焦急不安,在她身边转悠。最终还是拉乌尔先开口:“……你再也不用为他苦恼了……事实还不够明白吗?他就是那个凶手,是魔鬼!你也看见了……警察当然不会相信,那家伙也不大可能会被抓住,但我们可以走!我们走吧,克里斯蒂娜,”拉乌尔小心翼翼地哄着她,“我带你离开这里,在下一次袭击开始之前——”

【这是怎么回事?】

“不。”克里斯蒂娜低声说,“这不应该……我们只瞥到一眼,万一是我们搞错了……”

但拉乌尔看上去很坚定,甚至比魅影所记得的坚定得多:“你自己见到了,如果事情跟他没关系,他可能毫发无损吗?……波斯人已经找过我了,克里斯蒂娜,现在的事情已不能用常理来形容。我们该马上远走高飞!”

克里斯蒂娜沉默着。

魅影也沉默着。事情已经明了了。那两人显然以为他是召唤怪物伤人的罪魁祸首,波斯人也这么误解了:魅影当初在这个时空第一次碰见波斯人时没把事情解释清楚,这确实是个错误。而现在拉乌尔和克里斯蒂娜这对有情人正准备离开,这倒是原本就有的“剧情”,提前了而已。

魅影早就见过这一幕并把它铭记于心②。

不过这一次,事情不应该像原来那样糟糕……魅影希望这一次能有一个更好的可能性,思来想去除了不再阻止他们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即便他的头脑中仍有一小部分叫嚣着上前阻止他们,不过算了吧。

【……】

就这样,对他们而言结局变得更好,那个幽灵自己回头去对付,魅影早就有了思想准备,不然他当初也不会没有坚持向艾瑞克点破命运。

那边厢,克里斯蒂娜最终开口了:“我甚至都没想过应该去恨他。”

“但我们不得不害怕他。”拉乌尔低头注视着他的青梅竹马,他伸出手,“走吧。”

【为什么,你——】

克里斯蒂娜又无言了好一会儿。她终于搭上了拉乌尔的手。

魅影的脑海在这时猛然炸开。

 

时间仿佛停止了。情绪在涌动。

 

他这才发现那一小部分“反对的声音”不是什么自己的不甘,而是……该死,为什么藏得这么隐蔽、为什么就是没有发现!这下子糟了——

【你到底为什么不阻止那家伙?!你明明看着的!】

【你当真是我?本来还以为能放心将剧院交给你代管,结果呢?——圣杯来的时候你没保护好她,而圣杯可能还会再来;现在你又放任别人抢走她,那下次呢?】

【以我所见判断,你既没有办法保护她也没有办法留下她。】

【我记得我同那边的人约定过……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有自行解决的权利。】

【那么,我来接管。】

——幽灵来了。

 

魅影一时间陷入了头脑混乱的境地——没错,不是虚无缥缈的“精神恍惚”,而是实打实的混乱。在这无限拉长的一瞬间里,物质世界仿佛是不存在的,只留下被暴风撕扯着的思维。声音不是从耳边传来而是从脑中不受控制地刺出……

也许是一刹那,也许是数分钟,劈啪作响的电音似的混乱终于变弱了,嘈杂一层层剥去,声信号终于被一点点还原成人声:依然混乱,却已经可以切实感受到,是从身边传来的。

魅影睁开眼睛,刺目的冷漠的白光洒下来。

是迦勒底。

人影重重。又过了仿佛很漫长的几秒,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跌坐在地上,一帮子人围着他密切关注情况;有人扶着他,又有人紧张地试图对自己询问什么。这种情况实在太过少见,以至于魅影刚刚复苏的部分思维在自我嘲讽:无论在生前还是死后,他什么时候享受过这样被一群人挂心的国宝级待遇?然后他的思维终于清醒了。噢,他意识到,自己大概是被那家伙不知道用了什么魔术给扔回来了。

乱七八糟的音效此时也终于被恢复正常的大脑统筹成可以理解的话语。“你还好吗?——我说,你没事吧——”有人急促地说着,“艾瑞克,你——”

等等。他刚才叫的什么名字?

魅影“噌”一下站起来,然后身体不受控制地打了个趔趄。周围人吓了一跳,更加手忙脚乱。而他看到了自己的手。

人类的手。瘦削,指尖因为常年弹奏而带着茧。没有暗红的诡异色调,没有长得吓人的染血钩爪。就只是人类的手。

魅影的意识这下是真的被完全吓醒了。

他刚刚的猜测出了偏差:他没有作为整个从者被扔回来,而是只有灵魂被扔回来了。这算什么?这么说来,英灵魅影的灵魂在使用人类魅影的躯壳,那、另一边……

天哪。

这时候迦勒底的众人好像也发现了不对:“慢着,罗玛尼,”有个女子的声音,达芬奇,“不对劲。仪器上显示,那边的魅影灵基发生了少许变动……”

“不会吧?”脚步声飞速往声源处移去,“难道又是圣杯……梅林你拍我干什么……你说魅影?”

果然没错。另一边的魅影其实是艾瑞克,那个家伙怕是想借用英灵的力量来达成目标。魅影看向罗曼。要说清楚这点劳什子一点都不难,只是该如何解决这问题就叫人头疼了。

事实的确如此。十分钟的解说足以叫在场几乎所有人头皮发麻。

魅影停止叙述,梅林似乎在考虑要不要补充,咕哒君默默陷入沉思。罗曼的表情很严肃,他皱着眉,思考了好一会。最终,他望向基督山伯爵。“请……联系岩窟王。”他说。

伯爵颦颦眉,似乎觉得这有点突然。

罗曼依旧认真地看着他,垂在身侧的手捏成拳头,声音却仍然沉着:“圣杯才是罪魁祸首。”他陈述道,“我突然想到,如果我们从迦勒底无法搜寻它的踪迹,那么就应该尝试让岩窟王在那边的世界搜寻。我们的实验档案中留有圣杯的魔力数据,把那个传给岩窟王……”

“那艾瑞克呢,不管他了吗?”咕哒君问。

“虽然有拉乌尔子爵的因素,但我想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觉得我们没办法保护克里斯蒂娜,所以才跑过去的吧……所以除非我们抓住圣杯,否则他估计怎么也不会服气。”罗曼顿了顿,继续,“岩窟王不可能一边找圣杯一边看管艾瑞克。我们没有时间了,所以要尽快找到圣杯。”

“喂,医生,别那么麻烦。”安徒生突然开嗓,“我们可以试试破解思维连通的转换魔术,然后把他俩再换回来。”安徒生、莎士比亚、特斯拉,也许还有梅林,这几人的才智,应当能做到。

“也好,”达芬奇替罗曼回答,“人多力量大嘛。”

于是,迦勒底方面,行动起来。

 

众人四散开去,开始投入劳作。魅影独自站在一边,试图理清刚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糟心事。但他很快发现事实已经把人压迫得束手无策。那幽灵肯定会杀了子爵,他想。那两人……他衷心希望他们不要这么快就被抓到。但是,那个距离……以英灵的敏捷逮住他们也就两秒钟的事情。那么就只有一星点机会了,以他的性格,十有八九不会在克里斯蒂娜在场时下手。真正的魅影如非被逼到绝境,否则是不会在她面前杀人的,他是有耐心的存在。

但这又能拖多久呢?照这么下去,拉乌尔子爵还是必死无疑。

——这可不行。绝对不行。

糟糕的结局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不需要再来一遍,更不需要来一个更糟的版本。

所以,要在一切变得严重之前把事情拉回正轨。

就让那幽灵看看吧……谁才是真正的魅影,谁才是剧院真正的主人。

 

在此时,巴黎大剧院。

克里斯蒂娜终于搭上了拉乌尔的手。从他们的角度来说,这绝对是浪漫的一瞬,假如搁电影里,配上一个宁静但激动人心的长镜头也是确定无疑的事。但这时他们周围的夜幕仿佛突然撕开了一道口子,一种轰然的,不知来自何人的暴怒瞬间炸开来。突变的气氛惊得拉乌尔后退两步,两人疑惑地搜寻着异变的缘由。然而,他们的搜寻被打断了:巨大的怪兽映入他们眼帘,而他们甚至来不及惊叫,恐惧就将声音锁在了喉咙里。

巨大的黑影仆在楼梯间顶部,数只铜铃大眼目光炯炯地盯向他们。

克里斯蒂娜瑟缩了一下,拉乌尔伸手试图护着她。两人一点点后退,但心里比谁都清楚:后面是剧院楼顶装饰的阿波罗雕像,留给他们后退躲避的余地并没有多少。

“它……它怎么上来的……这么大的体量居然挤得上楼梯间?”克里斯蒂娜声音有点发虚,她说话显然只是为了给自己一点力量,反正怪兽就在眼前跟他们面对面,保持沉默隐藏自己的存在已经没有必要了。

拉乌尔咽了口口水,紧绷着神经与怪物对峙。没人有心思回答克里斯蒂娜的问题,反正拉乌尔只觉得脊背发凉,谁都知道跟这种东西对上,两人只有单方面被虐杀的份。

只不过,不知该不该说是幸运,那家伙没有立即发起进攻。它皱着鼻子似乎在嗅什么,又摆摆头,视线越过两人,投向他们的后方。

拉乌尔暗自祈祷它对那座阿波罗像比对他们更感兴趣。

就在他这么想时,怪物后腿一弓,飞扑过来。

——这怕是真要两人共赴黄泉。拉乌尔子爵心一凉,劲风在他头顶飞掠而过,兽类独有的热气迅猛地接近,但又远去——

那家伙,竟真的扑向了后方。

拉乌尔猛然反应过来,一把拽过心上人,拔腿就逃。

……一层楼的楼梯到底有多高?

……楼底下,大厅里,还有怪物吗?

这些都不重要了。两人直撞下楼——他们从未下楼下得这么快过。只是到了底下几层时他们的速度慢了下来,刚才被忽略的问题重新浮上脑海。此时四通八达的走廊重新展现在他们面前,而每一个岔路口都像在无形地释放杀气。拉乌尔心一横,往其中一条走去,只当听天由命。然而没两步,一个人影冷不丁从前面撞过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那人一顿,好像认出了两人,随即向左手边——也是他来的地方——指去:“快!从这边走!”

这可能起到了反效果:两人一时呆住,不知其所以然。拉乌尔看了看:那人一身宽袖长袍,深色皮肤绿眼睛,只觉得眼熟。这回克里斯蒂娜率先反应过来:“波斯人……就是他,那个波斯人。”

“达洛加、波斯人……随您怎么叫都好。总之快走,出了这剧院,然后,子爵先生,”波斯人看向拉乌尔,“我建议您带她永远离开这里。”

“我们正打算出去,然后回我府上……”拉乌尔说。

“别走大路。”波斯人说,“我带你们绕另一边,不然他会发现……还有,我带了枪来。”是双抢,他递给拉乌尔其中一把,“现在,马上走吧!”

 

注释:

①【阿波罗雕像】巴黎大剧院楼顶上装饰有精美的雕塑。《剧院魅影》原著中《阿波罗的七弦琴》一章曾出现过这座阿波罗雕像。

②【“早已见过这一幕”】原著中拉乌尔同样在天台劝说克里斯蒂娜随他出走,被魅影抓了个现行,吓得两人赶紧逃跑,途中遇上波斯人指路,绕了道走,所以没被抓住。这一幕在音乐剧中同样出现,但魅影没有当他们的面现身。

T.B.C


评论
热度(15)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