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13

阅读须知:本文为原著伯爵、魅影与fgo伯爵、魅影的互穿文。私设有,建议从第一章读起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

——————————————————

13

“话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想法子把这玩意封起来?”

并没有人回答,连平时最活跃的爱迪生都没反应。咕哒君默默地闭了嘴,玛修在他旁边扶着盾站着,也没有出声: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样,听见炸响后第一时间冲到了声源处,看见这道乌黑的裂隙正狰狞地划拉在半空,深不见底的暗色里墨黑的气团不断翻涌。

——然而,时间在紧绷的精神中一秒一秒地过去。

什么都没有发生。

安徒生憋不住了:“喂,”他小声说,“那个圣杯是魔术网路卡了吗?”

“不知道。”罗曼应道。他刚刚指挥大部分英灵和工作人员在机构内部各处戒严,而他们这几个“事件的参与者”则留下来直面圣杯。“它不像是要干仗的样子。”他狐疑地扫了梅林一眼,“难道连你也什么都没看出来?”

“歌剧院那边倒是已经炸了锅了,圣杯本体正在那边,没有跟这里直接联系的意图。”梅林摸着下巴,“它可能猜到我的能力了?好聪明。”

“现在不是夸赞对手的时候。”

“随便一说嘛。既然一定要干正事,我就试试能不能把它缝合好了。”

梅林的大法杖滋啦滋啦地冒出蓝光,闪电状的魔术光线迅速袭向裂隙:形成的结界很快把黑缝缚在了里面。大魔术师又一挥杖,结界马上收紧,硬生生把裂隙挤得越来越小,小到变成了一个近似的斑点。

然后,在某一时刻,裂缝停止了缩小。

缠绕裂缝的光索开始发出轻微的噼啪声。莎士比亚和安徒生微微后退了两步,玛修把盾抬了起来。

“果然没这么轻松啊。”梅林喃喃,一发力,结界不顾一切地继续收缩下去,和裂缝发生了剧烈的摩擦。魔术火花迅速飞溅出来,黑光蓝光纠缠在一起,双方对抗的激烈程度急剧上升:光斑显然已经不能继续压缩,噼啪的响声越来越大,裂隙颤动起来。

梅林双眉一挑,法杖上冒出的蓝光骤然熄灭。罗曼一见这景象,马上暗道不妙:“所有人马上躲远!”他立即下令。

与此同时,这块不稳定的物质,又一次炸开。

谁都没能想到这小小的黑斑拥有这么大的能量:不可视的魔力在有限的空间里轰然爆开,黑色的光带呈放射状刺向四周。各色结界被张开来对抗这种力量,玛修的盾此时俨然变成了最靠谱的堡垒。

但这只是一刹那。魔术的轰击只持续了数秒,转瞬即逝。

看来“炸弹”的袭击十分猛烈,却也消散得很快——觉着攻击暂时告一段落,玛修收了盾,向前望去。

黑隙平静了下来,或者说它已经不存在了:一道光幕取而代之,静静地悬在半空。

突然袭击之后连个特殊点的反应都没有,真是令人不爽。“所以这是什么东西?!”爱迪生有点暴躁地纵起一道电光指向那新生的光幕,然而并没有效果,攻击被消解得很彻底。光幕展开来,缓缓现出一团影子,罗曼抬起手,示意众人后退。

“看来是需要我们的攻击来激活的东西?”梅林平静地作出假设。

光幕上的影像成型了,人形剪影,看不清五官。

好像有点不对劲。

“是圣杯。”罗曼说。应该是圣杯做出来的投影。

确实没错。“我是圣杯。”影子说。

不止是五官,连声音也是无法分辨:音频的混响实在太强了。咕哒君谨慎地扫视了一周,确认没有从者因为跃跃欲试过了头直接冲上去决斗。

“我是圣杯,早知道你们很想找我,”影子继续陈述,“所以我就来实现下这个‘寻找’的愿望。”

“没人告诉你这一点意义也没有吗——你到底想干什么?”安徒生回话,梅林却拦住他:“那是魔术影像,事先放在那里等我们触发的。”大魔术师尴尬地笑笑,影子出现之后他就可以确认这点了,“它就跟录象带一样,你问它它也不会应,因为是过去留下的,所以我也看不出圣杯现在在想什么。”千里眼窥视平行世界时力量本就大打折扣,如果只有声音,基本就构不成威胁了。

“真是狡猾。”安徒生撇嘴。

“我猜你们本是想毁灭我的。但是,”影子并没有留给他们吐槽时间,“我并不希望双方敌对……这对你对我都没好处。想想看,假如我被拆毁,那么时空的桥梁也会断开,你们的从者尚可以用令咒召回,但来自书中的两位可就没办法了。你们不能就这么拆了我。”

罗曼、梅林面面相觑。圣杯说的是真的,虽说有点丢人,但他们先前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

影子没有半点停顿,不带感情地叙述下去:“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我把四个错位的人各自送回去,然后封闭‘那边’通往迦勒底的联接。然后你们就别再叨扰我啦,怎么样?”

影像安静下来。滋啦一声,影子消失了,但光幕维持着白屏状态,悬浮在半空,像是在等待回答。

“它在讲和?”安徒生像是有点不确定。也不奇怪,这么多穷凶极恶的特异点下来,会讲和的对手也就它一个。

“这么说来也没错,”罗曼说,“看来这个圣杯想要的是‘活下去’……当一个物品拥有了自主意识,它就不会再想当回一个物品。这跟人对死亡的恐惧是一样的吧。”

“所以它的提议其实也还不赖?”安徒生皱皱眉,“如果所有人都能归位,把它放在书里的世界应该也没问题?”

“不,”达芬奇毫不客气地反驳,“如果变成特异点——”

滋滋的声音响起,屏幕又一次传来了声音:“别担心,画家。一本书的世界是独立于人类史之外的……可以想见,一本普通小说对人类的生存基本无法发生影响。”

“什么意思?”

没有回话,光屏又变白了。

“哎呀……”梅林叹了口气,“看来它设置了传声魔术,既可以对话,又省得我窥探它。”

众人沉默了一会。

对面好像有点不耐烦了。通话再次恢复:“我以为这是个双赢的选项。请问可以给出答案了吗?毕竟——”

“慢着。”

有人打断了圣杯。那边好像吃了一惊,暂停了发声。

是艾瑞克在说话:“出于必要的安全考虑,我必须得问……”他的眼睛直盯向光幕,“你在那边的破坏行为,在协议达成之后还会继续吗?”

他顿了顿,继续说:“如果是的话……不管你是不是想靠这些行为博取可笑的关注,你总得知道,我可不想呆在战火纷飞的巴黎。”

一派寂静。

“……这么说你拒绝了?”圣杯的声音悠悠传来。

“我也有话要说!”是罗玛尼.阿其曼,十分突然地,“任由一个魔术王的圣杯在外边胡闹,这难道也可以吗?”

“医生?”

罗曼好像也被自己吓了一跳,他愣了愣,然后换了一种更为平缓、坚定的语气:“我的意思是,”他说,“所罗门王在这段时间里所犯的错误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多一个。”

这仿佛是最终的宣言。谈判破裂。

“我明白了。那好吧,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小忙——我在歌剧院,找到了你们的从者。我本来还指望把他们送回给你们呢……看来你们都不愿意。结果现在那个复仇者怼上我了。

“我想你们还是不希望我就这么被拆掉的。这也不是你们的愿望吧。”

仿佛突然断电,圣杯那奇怪的声音唰地中断了,沉默笼罩下来。

“所以,医生,”玛修此前没怎么参与事件,此刻有点似懂非懂,“这是说……?”

“目前的状况是,我们不接受圣杯的提案,但也不能马上拆毁它。得想别的办法。”咕哒君替罗曼总结了下,又觉得还有点说不通的地方,“还有,圣杯到底……”

“你想说圣杯搞破坏到底为了什么对吧?”安徒生一语中的。

“就是这样。”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被它蒙在鼓里?”艾瑞克突然问。

“可以这么说吧……”咕哒君也觉得实在说不清,他看看玛修在一边依然不太明白的样子,“回头慢慢和你讲吧,玛修。”

这当口,嗤剌一声。

“你可以考虑使用令咒了,迦勒底的御主。”

声音重新传来,比起上次,这回的音色清晰可辩:听上去是在一个有点嘈杂的大环境里,而且正处在战斗环境中。当啷两声金属碰击的脆响,熟悉的音色远远传来:

“让复仇之火——”

梅林一听就通晓了一切:“不能让岩窟王击毁圣杯——咕哒君,快阻止他!”

于是,自然而然。

不管怎么说,一道令咒还是被消耗了。

【以令咒之名,住手!】

 

巴黎歌剧院。

黑色的火焰生生止在半空,动弹不得。

岩窟王的金瞳里盛满了不可思议。“为什么……”他几乎是不由自主地脱口问道。他的御主,竟然亲手用令咒阻止了他摧毁罪魁祸首?“你们到底想干吗?”他大声向看不见的众人质问。

“多谢救命之恩。”圣杯嘲讽道,语气有点不悦。

“你是不是跟他们说了什么?”岩窟王敏锐地意识到圣杯肯定又搞了鬼,他暂停了攻击,但整个人还在腾腾地冒着杀气。

“什么也没有……他们真是太愚蠢了。”红衣的“魅影”自说自话般解释道,又抬起眼盯着岩窟王,“我本打算让你们几个归位,作为交换,我要得到自由——但你亲爱的伙伴们拒绝了,就是这么回事。”

两个时空的通话此时还在维持。另一边很快就有人反驳:“一言以蔽之,你在那边闹出了不小的乱子,”罗曼声音凛然,“留你这么胡来有什么后果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御主的声音也传来了:“伯爵……希望你能理解。”

岩窟王想了想。

“明白了。”他说,没有反对。

圣杯的眼睛眯了起来,却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岩窟王:“恩仇彼岸的复仇鬼……你该不是也这么傻吧?”他的目光尖锐得叫人毛骨悚然,“明明只是一本书籍的世界,就算闹翻了天也不会影响现实。”

“哈哈,看来你还没有充分了解我的御主?”岩窟王身上的杀气收敛了一点,脸上重新显出了张狂的笑意,“如果是那小子的话,肯定会说什么‘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利’吧,然后无论对方记不记得住他都去给人家拼命。真好笑,”他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之前的什么事情,“但他就是这么有趣的人。”就像当初在监狱塔时一样,说什么都没有放弃。

所以就算只是一本书里的虚假巴黎,他们估计也不会放弃。

圣杯不悦的神色渐渐褪去了,他垂下眼睛:“说得真好听……‘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利’。”他平静地复述,声音不高,更像在自言自语,“那我呢?我就没有存在的权利吗?”

“这可不是你残害他人的理由。”通讯的另一头,有人大声斥责。

“你们才不明白。”圣杯的音量也骤然放大,“只要我,和他——你们的从者还作为异常存在,这个时空的怪物就会不断出现。”他突然笑了一下,“我只不过可以稍微引导它们罢了……通过它们让我存在的理由得以延续下去。别忘了我是愿望机!”

没人应答。

“自然,我也要实现我自己的愿望。”圣杯冷冷地说,“真是的,早知你们会拒绝就不该跟你们瞎扯这么多——到此为止。不会再有谈判了。”

出人意料地,圣杯一卷披风,当场消失。

 

迦勒底。

悬在空中的光幕突然启动,嗡鸣着显出清晰的画面。

圣杯已不在画面中,剩下的只有剧院大厅的残骸:碎裂的座椅、粉碎的吊灯、殷红的血和掺不忍睹的尸块。

众人脸色一下子白了。其中艾瑞克尤甚。

“也许我以后还得再来一次……”圣杯经过魔术处理的、辩不清音色的声音再次从光幕传出,回荡在房间里,也罩在那一边的剧院上空。

完成这最后的传达,光幕滋地消失了。

“看来要进行新的战略部署了。”罗曼喃喃,看向两个异乡访客,“你们能联系下那边吗?”

“你们什么时候能抓住他?”艾瑞克突然问,声音里压着熊熊燃烧的愤怒。

“还不好说。”罗曼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幽灵不耐烦地盯了他一会儿,然后闭上眼,开始思维连通。

T.B.C

————————————————

终于放假了,此后可以稳定更新一个月。

很抱歉更得迟了些,而且还因为剧情BUG修改了好久……为了全文节奏还不得不把一章拆成两章重写……真是多灾多难啊。

评论(2)
热度(15)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