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12(下)

阅读须知:本文为原著伯爵、魅影与fgo伯爵、魅影的互穿文。私设有,建议从第一章读起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

————————————————————————

克里斯蒂娜喘着气,心脏也没命地跳着。她甚至不敢睁眼,只是背靠化妆室的门来聆听外面的动静。刚刚就有头怪物——管它叫什么呢——在这外头吸着鼻子转悠了半天。它一定是发现自己了,她想起以前在家时,瓦勒里乌斯大妈①的狗总能在十几米开外就发现她,欢快地扑过来讨食。动物们都有那样的嗅觉,那怪物肯定发现了自己……她当时隔着扇门压根不敢动,但它却突然转身扑向了别的方向。

不,当然不是因为大发慈悲。它只是发现了更显眼的猎物而已。

克里斯蒂娜迅速分辨出了索蕾莉②的尖叫。

声音当然很快就沉寂了。怪物似乎心满意足地拖着步子去了别的地方,徒留下薄薄木门后的克里斯蒂娜。她吓得浑身发抖:神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她已经不知道还有哪儿是安全的了,只懂得在这里消极防御,毕竟出去也跑不过它们。她想起拉乌尔,他现在不知怎么样了;还有导师……导师。演出时她看见他来了的。她逃跑之前观众席上有不少怪兽,有的把通向二楼包厢的楼梯堵了个严实。

现在,两个于她几乎最重要的人都生死不明。

这些怪物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三个脑袋、凶神恶煞、甚至能喷出毒雾……那样的东西实在太有悖常理。克里斯蒂娜靠着门,用仅存的理智胡思乱想。她忆起来前不久同几个伙伴上街,然后公墓的骨架复活了,拿着短刀。她们跑出了极限速度,找了个地方躲了一晚上,但途中小詹姆斯还是——③

对了,说起这些异象,前晚那个波斯人居然还缠上她,跟她说什么导师是制造那些东西的幽灵……怎么可能呢。

结果今天就被袭击了。前一秒观众还在为演出喝彩,后一秒整个剧院就成了地狱现场。

一片死寂。

克里斯蒂娜默默交叉手指。索蕾莉和小詹姆斯都死了,保不准下一个就是自己。她闭着眼,脑子里一片混沌,既不知道也不去想已经过了多久。直到某一刻,响动打破了死寂。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有人在叫她的名字。有人在撞门。

“克里斯蒂娜……你在里面吗?克里斯蒂娜!”

她心脏狂跳一下。

一切似乎都在此时复活了,血液涌向冰凉的四肢百骸,她刷地睁开眼睛。“上帝保佑。”她捂住嘴,颤抖着挤出此时她唯一想得到的话。她的手也在抖,摸索着碰到了门销。她拉开它,猛地转过身来:门一下子被大力推开,金发青年一把拽住她的手。两个人看起来一样激动。

用几秒钟时间压制住情绪后,他拉了拉女孩:“走吧,我们一起出去……我们一起。我的马车就候在外面。”

克里斯蒂娜看上去快要哭出来了:“当然。”她说。“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拉乌尔。”

拉乌尔攥起她的手,两人跌跌撞撞往大门走去。奇怪的是怪物们似乎都消失了,他们的恐惧稍微消散了些,赶紧加速前往后台。

如果幸运的话,可以偷偷摸过去……

但就在他们走到舞台后面时,不祥的声音从前面,观众席上方的穹顶上传来。

咔、咔啦啦啦——

接着,他们看到,那盏历任剧院人员引以为豪的大吊灯,轰然坠落下来。

与扬尘一同腾起的还有火焰:吊灯上的烛焰引燃了旁边的事物,猎猎的火苗仿佛在宣告死神的降临。

克里斯蒂娜一个踉跄。

前面,观众席中,烟尘里,有人在那站着。那人看起来相当冷静,明明旁边就是废墟、血腥和熊熊燃起的火。

……恍若恶魔。

两人一愣,随即拉乌尔拽过克里斯蒂娜,掉头就逃。

 

剧院,舞台边。

锵。

剑的断刃从高处落下,直直扎进地砖里,露出的部分还在颤动着嗡鸣,而魅影已经果断把剩下半截断剑扔去一边,重新亮出爪子。从尸体上随便抽的礼仪佩剑果真一点儿用也没有,他郁闷地想,那东西就算用魔力加强了也跟玩具似的。不过靠着它好歹也把这头白色奇美拉削成了重伤,本来以他自己爪子的长度来说削下奇美拉的脑袋似乎有点勉强,这下子终于挠中了要害。

兽血喷溅出来,魅影赶紧跳开以避免被泼一脸红——虽说衣服还是被溅上了班驳的绯色。

他简直开始怀念放在地窖里的那把剑了④。或者波斯人的那两把枪,它们也挺好用的。

另一边的岩窟王一团火烧死头奇美拉,跟着一蹬地板三两下跳到同伴身边,顺便同余下的两只猛兽拉开距离。魅影此时终于逼使自己的目标失血过多而死,两人暂时获得了空档,尽管仍有残敌在虎视眈眈,跃跃欲试地包抄过来。

“这次的圣杯是不是有玩群攻的癖好……”岩窟王并不大喜欢这种状况,这有点让他回忆起北美洲那些无穷无尽的凯尔特人。

“擒贼先擒王,圣杯……它到底打算何时出现呢?”

金色的瞳孔含着锐利眼神往前探去,映出猫着后腿随时要跃来的猛兽。岩窟王攥紧拳头,已经做好了制敌的准备:在它们跳起的一刹那攻击露出的颈部无疑是对付这类东西的最佳方法。他紧绷着神经。果然,怪物嗖地弹跃而起,火刃几乎在同时急速飞去——

然而,落空了。

并不是因为没有瞄准。

似是受到圣杯的指示,所有残敌在刹那间化作黑烟,但发出的攻击却无法收回,以万夫莫当之势直冲向剧院高大的穹顶。

击中,再轰然炸开。

这可了不得了。

【——咔、咔啦啦啦——】

“岩窟王、你这家伙怎么就——!”魅影撑大瞳孔仰头望去,熟知剧院如他自然知道岩窟王打中了什么架构。大事不妙,岩窟王自知不好,身手敏捷一把拽过同伴:“少废话!跑!”

剧院穹顶正中,铁链因重力的拉扯节节脱落,直到那块由攻击造就的断口,断裂戛然而止。

十二根支架的庞大吊灯失去了支持,势不可当地重重砸落下来。⑤

砸、落、下、来。

烟尘四起。

实心的金属结构落在观众席的前半部,精心铺上丝绒垫的座椅顷刻间粉身碎骨,死者的尸身则遭受了第二次蹂躏,粉色的肉暴露在空气中,砸开的颅骨里红白颜色滩成一片,残缺的眼珠子无神凝视着天花板。好在先前的幸存者都被疏散了……这算是唯一的好事了吧?

吊灯上几十上百支燃着的蜡烛引着了部分木材,但火势暂时没有扩大的迹象。

两个英灵默然地站在一角,看着这一切。

别的活物都消失了,目前这里只有他们两人。魅影恍然间觉得时间倒流,当年的吊灯大概也是这么砸下来的。当时剧院对吊灯的安全措施很差,只要割断那些绳子和铁链……那次他并没有在第一现场欣赏,所以也不知道那时候的观众死伤有多惨烈。

他看看自己,刚才打斗时染上一身血腥,此时活脱脱一副罪魁祸首的样子。

而当年他确实就是罪魁祸首。

咔哒。

他迅速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白色的裙裾一闪,女鞋踏在松动的木板上踉跄一下,却马上被另一个人扶住,身影迅速隐入了黑暗。那条裙子——

“克里斯蒂娜?!”

她看到了。不,她以为她看到了。

神经在一瞬间就作出了反应并同时调动身体。

要追上去!

“魅影?”

岩窟王想拉住他,但在速度方面显然是暗杀者更胜一筹。“你先回来!”岩窟王吼道。圣杯还没出现,这事儿显然不会就这么解决,现在还不能贸然……!他马上也提速向前,一定要把他扯回来!岩窟王爆发力挺强,高速度在瞬间使身形虚化,这样的话,一定可以——

虚影却在刹那突兀地收住了。

岩窟王停了下来。

咽喉前的剑尖微微颤动着。

几乎就在同一秒,岩窟王变换身形,一脚飞起格开面前的手臂,落地时一蹬,借着反冲力退往几米开外。他的眼睛微眯起来,盯着那个红色的人影。突然出现的人影。

那人一袭红衣,轻松自在地抚着长剑,似乎并未介意刚才的攻击被对方一举挡开。

“不许追。至少现在不行。”

他礼貌性地微微笑着。他拥有岩窟王这些天来听得最多的声音。

声音。

岩窟王压着惊奇,打量着他。事实上,也许不止是声音……尽管隔着个骷髅面具,但岩窟王还是看得出来。但这怎么可能呢?

岩窟王深吸一口气,慢慢问道:

“你到底,是不是魅影?”

并没有回应。不过对方的眼神似乎已经告诉岩窟王他被嘲讽了。隔了一会儿,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才开口:“您忘性真大。那么如果我说:‘今天先【到此为止吧】……’”

他似乎是特意重复这句话的。

岩窟王明白了。

“果然好久不见。”岩窟王似乎是给气笑了,他换了个更自然的站姿,嘶声道,“如果我没猜错。”

对方饶有兴致地等着他下判决。

“你就是‘圣杯’。”

没错。这家伙终于来了。果真这次历险非比寻常,谁又能想到一个术式杯子竟不止会模拟人格,而且还会伪装外表了。这么一想,无论是哪位大魔术师都会为此而震惊的吧。

“这副装扮应该很应景⑥,当然要是能再多几个形象就好了。真可惜,”假幽灵说着,“这个世界的魔力不够,你们又一直在追讨我……有限的力量应当用在刀刃上,剩下的魔力就只够模拟一个人形啦。”他又看向岩窟王,“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我易容。”

“我要是你我就不会说出来。”

“左右没影响,无妨。”

“是吗?有意思,随你发疯好了。”岩窟王负手而立,四周的火焰映在金瞳中,煌煌发光,“那么,我们一对一?”

圣杯不语,似乎在耐心等对方动作。

说时迟那时快,岩窟王已急速冲来,裹挟着熊熊黑炎。眼见着就要击中对方——

 

【岩窟王,以令咒之名——住手!!】

 

漆黑的火焰生生止住,动弹不得。

T.B.C

注释:

①【瓦勒里乌斯大妈】原著中克里斯蒂娜的养母。

②【索蕾莉】原著中剧院的芭蕾舞星。

③【小詹姆斯及逃离骷髅兵相关】详见本文第四章。

④【魅影的剑】这里用了《歌剧魅影》04电影版里设定,那部电影里的魅影会击剑。

⑤【大吊灯】巴黎大剧院的大吊灯,金碧辉煌,是一个杰作,无论在原著还是音乐剧魅影都利用它砸过人。现实中也有,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搜搜看。

⑥【圣杯的着装】这里设想的是魅影曾在“假面舞会”一场中的红衣死神装。这一套无论在《歌剧魅影》的电影、音乐剧或原著小说中都有出现过。

 

由于坑得太久,这一章的注释标得更详细了些,希望大家能读得更愉快。以及下两周我还是要补课……到2月才放假,所以这两周顶多能周更。到正式放假后我会尽力更得多一些,因为到下个学期我的学业会更紧张,到时只能又恢复断更状态了(实在不好意思)。


评论(2)
热度(12)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