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12(上)

考完期考回坑,抱歉坑了这么久。原著伯爵、魅影和fgo伯爵、魅影互穿的故事。私设有,建议从第一章看起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本章太长,下半部分明天再放出来。

————————————————

12

晚上十点半,散布在巴黎各处的名流们开始慢慢聚向大剧院。今夜的演出极其让人期待,乐曲种类丰富,众多名家云集,再加上《罗密欧与朱丽叶》在这里的首演,更使老戏迷们不能不前来捧场。虽说卡洛塔不能出席有点可惜,但这点瑕疵还是可以原谅的。来自上流社会的人们心情愉快,一边谈论着即将上演的节目,一边踏进剧院金碧辉煌的大厅。

人流缓缓攒动,包厢和单座已经满了一多半。魅影放下包厢的红帘子,决定不再观看观众入场。到开场时他再拉起布帘无妨。

“这大概是你第一次光明正大买票进来看戏?”岩窟王打了个趣。魅影显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这里本来就是我的。”这次他依然选择了最熟悉的五号包厢——他曾勒令经理不得出租的包厢。不过从伯爵仍可以买到这里的票来看,新经理似乎并不打算遵从幽灵的命令。

讽刺的是,两位经理决不会想到这回买票的正是魅影本人。鉴于这是克里斯蒂娜的首演,魅影是决不会不来的。

大部分观众都入场了,外面开始稍微安静起来。但这时又一阵喧哗:听起来是有什么大人物遵循法国贵族姗姗来迟的风格,现在才到场。两位从者偏偏头,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了声音。

经理们显然在场,声音里砌上了恰到好处的恭敬:

“子爵阁下,欢迎光临……相信我们今天一定会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当然,经理先生……”

这声音一出,魅影的眉头就拧起来了。

“我十分期待戴叶小姐的表演……不知演出结束后我是否能有幸前去见她一面?”

“无上荣幸,子爵阁下。请来这边!六号门在这里——”

随着木门关上的喀哒一声,对话告一段落。“居然在隔壁。”岩窟王饶有兴味地勾勾嘴角,同时也没忘用余光往后瞥了瞥,确认同伴没有冲动的迹象。虽然有点奇怪,但令人安心的是魅影没什么反应,神情界于冷漠和不耐烦之间:“无所谓。”他语速有点快,同时拍拍椅子,示意岩窟王坐下。演出快开始了,帘子也拉了起来。魅影低声说:“反正那家伙总要来……我早就知道了。”

于是岩窟王稍稍放下心,他往外看去:所有观众都已就座,乐池中的演奏家们也各就各位。一阵寂静,大部分人停止交谈,静候开演。片刻,随着小提琴手的弓一下长曳,大幕缓缓拉起。

万众瞩目的演出已然开始。

 

“不……我还是没法儿联系上他们。”

罗曼无力地支着额头。达芬奇看了看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仅仅上去为他续了杯咖啡。此刻无论是责备还是安慰都会成为压力,没人想变成这样。众人只是各自坚守岗位,一组研究圣杯所在,另一组专攻联络问题。

咕哒君来了之后就一直没走。他默默坐在外边,等着里面的一行人出进展。罗曼想起年轻的御主在几小时前主动提议牺牲一道令咒把两人强制召回时的神色。“我是他们的御主,”少年这么说,“我不可能端坐着观摩危机到来。”

他不知道是迦勒底自己的实验导致事态失的控。罗曼苦涩地想,并和另外几个人一起把咕哒君劝了下去:“一定不会有问题的。”他们说,“令咒要留到更关键的时刻用。”几个人齐齐无视了迦勒底牌令咒可以每天恢复的事实。不过大家也都知道令咒这回也确实派不上用场,毕竟那种小咒语不可能召回圣杯。

咕哒君是被劝到管制室外面去了,但以罗曼为首的联络组至今毫无进展。“这个圣杯怕不是成精了……产生了意识什么的,像大圣杯那种。”罗曼叹气,“总感觉它在有计划地干扰我们。”

安徒生从旁边侧过头来:“就不能是有人在操控它?——别介意,随便一问。”这位作家由于精通电脑被分到了联络组,此刻双手还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但是之前的特异点全是这样。”

“放在时空裂隙里恐怕只有神才找得到它。”特斯拉严正指出。

罗曼直起腰,调出巴黎的电子监控地图:“总之今天就是《浮士德》公演的日子……真希望那边不要出事……”他突然停下了。

“一语成谶?”安徒生一边说一边凑过来。

然后他一眼就看到了大部分都空空荡荡的地图。

说是“大部分”,那只是因为所有危险的红点都聚集到了一个区域,以至于其他部分显得空无一物。那是第九区——歌剧院!

空气在凝固。

“出事了。”罗曼反应过来,猛然转过头去,“快!把另一组的人都——”

紧急关头。

“等等!阿其曼!”

罗曼一下子被打断,接着他马上看到气势汹汹闯进来的梅林和被大力推开以至撞到墙上的门。“你又在做什么?!”罗曼的不满一下子升到了顶点,“又要干吗?!”这种关键时刻别耍花样!

“不,罗玛尼,”梅林像刚经历长跑一样气喘吁吁,却依然咬着牙命令,“马上通知迦勒底全方位防护!干扰已经到了。”罗曼并不喜欢他这副样子,刚想问个明白,却对上了对方微缩的瞳孔——大不列颠的魔术师看到了那幅地图。罗曼一下子想了个明白,心跟着就凉了半截。

多少年没见那家伙显出这种神情了?

这一点都不好笑。

罗曼马上动作,以十万火急的速度打开广播。之前探索特异点时就算再危险他也没这样急过!

梅林的眼睛是“千里眼”,看穿现下一切的神眼。假如能让那样的人着急……

余光里,电子地图上的点红光大绽。

罗曼和梅林齐刷刷回过头去,视线直指门外。外面忙乱的脚步声纷纷涌进耳廓。刚才他们都听见了……这时候广播终于连上,罗曼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大吼,他的右手也已拍向警报按钮:“全体一级警戒!”他大声命令,“迦勒底遭到入侵,全体人员马上按紧急方案预备——马上!”

就在刚才,他们听见了。全迦勒底的人想必都听见了。

那爆炸声。

【轰——】

 

“警察、警察来了吗——”

“这是个意外!不要慌!”

歌剧魅影承认有一瞬间他也被吓得恍惚了,眼前破损的舞台、混乱的人群和莫名其妙的奇美拉好像都是眨眼间出现的那样,而耳边已分明充斥着工作人员维持秩序的最后努力和更多的惊恐尖叫。呼救声、怪兽扬起前爪又狠踩下去、猩红色大片大片地铺开来。它们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该死,它们怎么会掐在今晚出现的!

他冲上前去,扒着栏杆望向舞台。演员们正四散逃开,有的疯狂拥向后台,有的已经变成了残肢。他又望向化妆间的方向……幸好观众人多,暂时没有东西被引去那儿。余光里只有子爵正扑向那边,她已经不见了——逃开了。还好……心稍微安定下来,使他终于能听清岩窟王的指令:“我们下去!”这家伙怎么就总能这么冷静!这个念头一瞬间划过脑海,却无暇顾及。“至少先平息骚乱。”这位好队友语气急促地说,尽管并不慌张,“说不定这次圣杯也会——”

圣杯,没错。

是它了。

竟敢在这次演出里袭击【我的】剧院……

魅影点点头。他看岩窟王那凌厉的目光一转,黑炎又一次张狂地燃烧起来。“那么!接下来就毫无疑问了!”复仇鬼宣布道。他身形一纵,直接跃进观众席中——四处一片狼藉,许是通道口发生了不可避免的踩踏事故,很多人还挤在这,已受伤的更是动弹不得,只能等着猩红死神的镰刀落下。“跑吧!”岩窟王掷地有声的命令在宽阔的空间里进一步放大——反正现在的情况也不怕事情再大些了!“跑!不然性命可就不会再停留你们身上啦!”

黑炎燎起一片,瞄准了身边人最少的那头奇美拉。

魅影紧随其后,在另一边扬起了利刃的寒光。暗杀者攻击范围小这时倒成了优势,他用不着太在意怪物身边有几个可能被误伤的受害者。

不过,误杀群众又怎么样?

他也自认没有懂得报恩的基督山那样大慈大悲。

“——去死吧。”

他只挂念一个人。

T.B.C


评论(9)
热度(21)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