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11

阅读须知:本文为原著伯爵、魅影与fgo两人的互传,私设有,见第一章。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 

过渡章,长到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写啥。
——————————————————
11 

【——假如这是和平到来的那一天,你会干什么呢?】 

【我、我想……去旅行一下?不,其实只要大家都在就很好了。如果再开辟一块花圃……】

【她的眼眸中含着小心翼翼的希望。】 

【我的话,跟所有人一起度个假算吗?嘛,只是想想啦!】 

【他的一半心思觉得,这两个愿望很有实现的价值。】 

【另一半心思则想了想,还是没告诉两个少年人。】 

【雪山之颠开不出鲜花。】 

【这个世界里的大团圆太少了。】 

几天的时间飞也似地流走,幸运的是其间平静了许多,无论是另一个世界还是迦勒底都没什么再度发生的袭囗击事件,地图上的红点也几乎全消失了。虽说总有点暴风雨前的宁静的嫌囗疑,但大家总算得到了喘口息的时间。医生利用这几天,很努力地在找圣杯的藏身之所。“这会儿没别的事打乱阵脚,趁现在专心把它找出来,不然那些怪物东山再起之后可就麻烦了。”他这么说。 

也真是难为他了。达芬奇这么想着,端起那盘柠檬挞打算犒劳一下还在管制室里奋战的罗曼。点心是今早特地交代卫宫做的,算是一点心意。 

必须承认,看到点心的罗曼还是很开心的。 

“唔——真是太棒了!”腮帮子都鼓起来了,“达芬奇酱真好!”

 “那就快点吃吧?”画家耸耸肩,“平时可没有这种服务,这次例外。” 

她等了好一会儿,待罗曼把所有甜点都咽下了肚,才问:“怎样,找到了吗?” 

医生本来还处于一种放松的状态中,听到这话,他抬眼望着同伴,神情严肃起来:“还没有。”他摇摇头,道,“怎么说呢……它比我想的还要神出鬼没,早就不在原来放的地方了。本来还总是随机出现,这两天反倒沉寂下来,更不好找。” 

“有什么规律吗?”达芬奇问。 

“从地点上好像没有。这圣杯的反应本来一直在剧院,后来就突然去了嘉布遣大道,前几天又跑去塞纳河岸……现在又不见了,也不知为什么。”罗曼显得有点苦恼,手指烦躁地敲着桌子,“本来我觉得是跟两个从者有关的——他们也算是入侵那个世界的‘异常’了吧?所以我之前叫他们呆剧院里别乱走,结果圣杯却还是蹦来蹦去,猜想就被推翻了……诶,”他忽然意识到友人沉默过头了,“达芬奇?”他叫了一声。 

达芬奇转头看着他。美人犹豫了一下,才含糊其词地说:“我只是担心。” 

罗曼呆住了。

 画家“哈哈”两声,也许只是为了活跃气氛:“也许是我想多了吧,”她努力让语调轻快了些,“但反正重要的是解决危囗击,前后复杂的事也没那么必要,别想太多,罗玛尼。”

 “但还是很有负囗罪囗感。” 

“没错。”达芬奇止住笑,淡淡地扫了眼控制台,“所以用解决这件事来弥补吧。我想是时候把当时的实验资料再取出来翻检一次了,”她又望向罗曼,“看看那会儿是出了什么纰漏再对症下药也许会简单一些。虽然那个题材到现在都是未知领域,但仔细分析下实验流程应该会有进展,就当是检囗讨错误吧。” 

罗曼认同了友人的说法:“你等一下,”他转向电脑,“我先给你权囗限。” 

非紧急状况下进入魔术实验记录所在的绝密资料库需要先从控制台给予指令,这是工作人员守则里明文规定的。

 罗曼迅速登上资料库的页面准备先给达芬奇作来访登记,眉头却忽地微皱起来。两条多出来的访客记录。

“这是什么?”达芬奇凑过来,罗曼点开时间更近的那条监控。画面里一头明晃晃的蓝毛撞入眼帘。

入侵者,安徒生。

他是闲得慌吗?……不,他到底是怎么找到密码的?!

两人压着震惊,一点点看下去。蓝发人在架子间敏捷地移动,最终抽出了一份什么。

“等等……十一排第六架二层,那是?”罗曼脸都白了。

“是那份实验记录。”达芬奇说着,唰地直起身子,“我下去看看它还在不在!”她急急抛下一句。

“那我一会去找安徒生。”罗曼说,达芬奇当然没有回应,她已经匆匆出了门。罗曼决定先看完更早的那条记录,貌似是比安徒生要早一天的夜里,半夜。罗曼点开来。

然后他看见了梅林。

那家伙肯定一早就发现了摄像头,而且罗曼不认为对方没有完全隐藏自己的本事,梅林是故意让他发现的!更明显的证据是他进去后啥都没动,只在十一排那里对镜头打了个“你好”的手势,然后就走掉了。

这么说,难道是梅林在帮忙入侵……

罗曼坐不住了,猛地撞开椅子站起来,快步走向门口。梅林已经知道了实验,罗曼想着,希望他也同时知道了实验的目的……罗曼承认他在害怕,在这种令人误会的情况下,他一点也不想被误认是毁灭人理的帮凶,一点也不。特别是,不要被御主和玛修……但事情已经犯下了,他对自己说,罗玛尼,负起责任来!

现在去找梅林或者安徒生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正想着,粉紫色调的人形凭空出现。

罗曼蓦地停住脚步。

“是你。”他说,内心叹了口气,也松了口气。

“我怎么了哪?”梅林笑了,“非常抱歉,这次我不大赞成你的做法,罗玛尼。我所看见的漏洞已经太大,不是一个两个人能补上的啦。”

罗曼深深望着他。

不耐烦的叹息,“时间有些紧,罗玛尼,”宽大的袖子一扬,隐身咒术解除,“别再徘徊不定,我们双方都需要帮助。我在这边缺了资料进了瓶颈,而你呢,显然有些实时状况没了解全面。你不是真以为那边那两位会乖乖按兵不动吧?好吧,总之我方都在这了。”

梅林。安徒生。特斯拉。莎士比亚。唐泰斯。

“顺便一提,”梅林轻飘飘地补充,“艾瑞克也在。不过他这会儿正负责放哨。”

这个半妖果然是盏不省油的灯。罗曼心说,什么情况都被他想到了。

“那行,”罗曼决定爽快一次,“你们已经知道多少了?说一下,不知道的我补充。

“……只有一个条件。如果你们还没有,那么,请不要告诉御主和玛修。”


反召唤实验,就像天竺那次一样。

为了稳定两个世界的联系而放入的圣杯“媒介”。

黑圣杯。没有使用者。

但貌似生出了意志。

尚不明了的动机(原理)。

梅林笑了笑。所有的拼图都凑起来啦。

不过想要破局……可就困难一些了。


我们已经知道多少了?

这个问题一般通过情囗报分析、记忆梳理就可以回答,比如刚刚迦勒底的各位。但比起他们的轻松顺利,巴黎大剧院的两人却几乎是被现实逼着思考这个问题的,而且绞尽脑汁、还未必有结果。

因为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的任务是“寻找时空裂隙”。这话儿说着简单做着难,找、上哪找?完全没有线索。他们试着寻找裂隙出现的规律,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就算找到它又如何,贸然跳进去说不定还会被吞得连骨头渣都不剩,这可不是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

不过这两天也真是太安静了。

岩窟王揉揉眉心,黄金色的眸子扫过随手沓在旁边的几份杂报。在这个全是平常人的世界能得到的帮助太少了,他们自己又受魔力所限走不得太远,只好靠期刊什么的收集些许信息,而报纸毕竟不是时钟塔报道,不可避免地总会遗漏重点。只能说也不是全无收获吧,至少黑隙的几次出现还是有迹可寻的。“它在跟着我们走。”他们最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每次两人到达哪个地方,那东西八成就会出现——也无法排除偶然性,但至少,黑隙从未在他俩都不在场的情况下出现过。

照这么推论,只要呆在剧院,那它早晚会现身。这也是两人几日里没再外出搜寻的原因。但是——想到这个,岩窟王就禁不住地又皱了皱眉:自打上回码头一战后,一切都销声匿迹了。不止黑隙,连龙牙兵奇美拉什么的袭囗击事件都一夜全无,非常彻底,仿佛一切未曾发生似的。一段时间下来连市民们都失去了追踪的热情和当初的恐惧,街上仿佛又恢复了美好的繁华。

是的,这两天实在太安静了。

难道是推论错了吗?岩窟王冷静地分析着,但在情报不足之下即便他也有点勉强难为了。尤其在与医生的通讯至今未恢复的情况下。无论罪魁祸首是不是他们,官方侦测仪器也是很重要的。加上另一个自己他们的研究也进入了瓶颈……

至于魅影,他显然也无能为力。

“我哪能同你的‘绝境智慧’比?”前不久两人一次无果的争论后,魅影短暂陷入了一种消极状态,“本来按我的风格搞不好就这么待着了,反正也没损失。”

“那御主呢?你打算怎么交代。”岩窟王嗤笑,即便那小子这阵子都没来指挥他们而他们也感受不到他,但这可不代表契约已经中断了。

对于这个问题魅影避而不答,争论结束。不过岩窟王肯定如果对方不是曾和御主关系特殊而那少年确实良善,他就该毫不犹豫地对答“关我什么事”了。除了和他自己有关以外,其他的东西魅影基本无所谓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他也是尽力了,而且上次能发现纹章也是他的功劳。再加之比起岩窟王,魅影还得多个挂心的对象。比如现在:“时间到了。”魅影看了看表,把手里记情报的笔记本搁到一边,“我去上课。”岩窟王散漫地点点头,示意自个儿已然知情。

克里斯蒂娜.戴叶确实是个值得挂心的对象。

魅影迈步踏入黑暗的过道,再转出真正的走廊。他现在得给她加几课训练,毕竟《浮士德》的正式演出快开始了……他想起自己的打算,略微不安心了下。希望一切不要重演,只是对另一个幽灵不好交代。这次历险让他得以再见戴叶小姐,但在这个世界他又早晚会消失,只盼着他的选择能比之前好一点吧。

化妆室近在眼前了,脑中却忽地出现了阵杂音。

“幽灵,这家伙,”他不得已停住了脚步,“怎么现在来啊……”摁住太阳穴,心境中另一个自己的声音清晰起来,“怎么了?”他问。

“有点事,我想得交给我自己处理。”对方用同样的声音说。

据说那边已经研究出了更简单的联络方式,不需要再大费周章画法阵,这么看来用这种心灵感应商量私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魅影现在一点也不关心这个。

“那就等会儿,你不关心克里斯蒂娜吗?我准备给她上课呢现在。”

“假如我没记错那得有两个多钟头。”

“没错。”

对方想了想:“好吧,我不介意等一小会儿。不过我会保持联系。”

保持联系意味着能感对方所感除了视觉,这也是他们数日来摸索的结果。“随你的便。”魅影说,然后叩开了女高音化妆间的门。

课教得很快,相当顺利,聪明的学生总会让老师顺心,并且让两个小时变得弹指一瞬间。只是到最后克里斯蒂娜显出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肉眼可见的焦躁不安,这种神情实在叫人难受。“有什么事吗?”魅影看不过,问道。

她看上去拿不准自己到底该不该开口。但她最终还是扬起头,询问她的导师。

“您相信歌剧院幽灵吗?”她问。

魅影一时愣住了。

“不信。”他说。脑海中传来一小片不和谐的声音,管他呢。

“有人跟我说那个幽灵是恶魔、罪囗犯,包括最近的袭击……我一直不信。”她继续讲道,眼睛微微睁大,“但他说您就是那幽灵,他看到的。”

“什么!”魅影脱口而出,开什么玩笑!接着他才想起反驳:“请不要相信惑众谣言,幽灵只是个传说罢了……您也看过那种八卦报纸,知道人的想象力有多丰富吧。”

她笑了:“要是我信我就不说与您听了,刚刚只是怕您生气。”她俏皮地勾勾嘴角,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声音一下子充满欢乐,“对啦!今天我在演出大厅看到拉乌尔了!……拉乌尔.德.夏尼子爵,您知道吧?我们很早就认识了……他今天就在那里!”

哦,该来的还是来了。

魅影回忆了一下当初发生的事情,决定安静地充当听众而尽量不对此抱以什么态度。姑娘滔滔不绝地讲述着曾经的甜蜜故事和子爵在她心目中的位置。另一个幽灵肯定还在,但那家伙现在默不作声,死寂得可怕。

直到魅影踏上归途的时候那幽灵才开口,声音里带着相当的愤怒:“她以为她在干什么!那个什么夏尼——我本来正是要说这事的,你之前也提过他,我考虑了一下觉得确实有可能……敢情你真是对的。”

你自己当然是对的,魅影想。

幽灵继续道:“那么接下来总该跟她说清楚。你也知道必须这样,我可不想这单子事有什么发展。”魅影早猜到他会这么说,根本就没认真听,这时只是随便应了声。对方有点不满:“你今天怎么了?”

那一边好像传来了什么声音,应该是在招呼人过去,魅影松了口气。

“总之你应该明白我的吧。”幽灵最后这么说,掐断了思维通讯。


剧院幽灵掐断联通,回身望去。说实话,他并未料想到以这群人类史上的顶尖人才的才华搞个研究还得这么久。他和基督山作为门外汉在旁边当没事儿人,坚持呆在这里纯粹是因为不想回去。刚刚有人兴奋地叫了声,也许有结果了?

然而并不。立刻有同伴指出了Bug:“不对,照你这么说,他们先前是在剧院里的呀……”

安徒生讶异,他看了眼罗曼:“怎么,你不记得——”

“噢。”医生有点懊丧地一拍脑袋,“不好意思,惯性思维。”

他差点忘了之前情报交流时才得知的,另一边的两个从者没有乖乖听话,而是自作主张跑外面去了。安徒生他们说出来时他还吓了一跳呢,真是不知该哭该笑,这么尴尬的剧情居然真能在现实中发生,这么说来他之前早接近了真相,却因为队友无意中的隐瞒而一再错过。“那么就是这样了,”他再次调出巴黎地图,“结论:圣杯随两个英灵而动,怪物们也随他们的活跃度或增或减。”

“活跃度这词真笼统。”梅林打断道,“泛指哪方面的?”

好问题,还在研究呢。“也许是违背原来世界‘剧情’的程度?这边的发现是,他们只是隐居地窖里时什么事都没有,但一旦开始和那边的原住民交流那麻烦就来了。特别在和书中出现过的角色相遇时——波斯人吧,我听他们提过。”

达芬奇又想了想:“这么看来如果是书中剧情的重要节点应该也……话说有人看过原著小说吗?”

“没有。”安徒生答得毫不客气,“你是想试试把圣杯引出来?”

“别乱来。”罗曼劝阻,“它的力量会造成伤亡。”

“我没那么想,”达芬奇摇摇头,“但如果提前知道它的出现,我们就能做好准备及时遏制,如果在公共场合闹事,对那边的影响也会很大吧,异常太大可是会引发特异点出现的。”

“别想太远。”

“以防万一。有个定律叫你越不想某件事发生它就越会发生。”达芬奇说,“就是不知道那边接下来会不会有什么大事出现?”

基督山本来在旁边听着,此时皱了皱眉头:“你说什么?”

罗曼看向他:“是有什么消息吗?”

“如果是大事的话……还好吧,”基督山并不大清楚他们对大事件的定义,反正跟主角有关的应该算,“于他而言应该是件大事。”他看向剧院幽灵,“他提过好几次《浮士德》要在明晚开幕了。”

“我不认为那是场会出事的演出。”幽灵有点不满(“随口一提罢了,别当真。”伯爵如此回话,可见他确实只是随口一说)。

“是不是克里斯蒂娜登台——?”罗曼搜寻了一下有关音乐剧的回忆,没有《浮士德》相关,于是他决定问问当事人。

“是。”魅影说。

喔。

达芬奇看看罗曼,知道他也想到了自己想的东西。文艺工作者们也是。

原来如此。

相比起小说,《剧院魅影》的音乐剧显然更为脍炙人口,而它的剧情事实上经过了修改。其中就包括,克里斯蒂娜作为主角首次登台的剧目由《浮士德》改成了《汉尼拔》。在场众人没看过小说,但听到是女主角登台,心里都有了答案——不大吉利的答案。这么长时间下来,他们都有意识地对两位当事人保密他俩的未来(剧情),但他们自己作为读者却清楚得很:

克里斯蒂娜在这场演出中一举成名,却也让拉乌尔子爵认出她来从而进一步展开追求,引发整个悲剧。只不过现在的幽灵还没十分把那小贵族放在心上……或者说,他认为即便自己不在场,另一个魅影也不会对情敌坐视不管。说实话,这个英灵的嫉妒心众人已经在监狱塔时就有所耳闻,尽管现在有了精神抑制,但他能不能、甚至会不会控制自己,或者生出“改变原来结局”的贪念,也仍未可知。

也许只是自己想多了,罗曼安慰自己,这什么阴谋论。

但是……

不得不承认,既然自己能想到,那就会有可能。

总而言之,作为“入侵的异常”之一的英灵对原著人物进行干涉,那绝对是违反剧情。

即使魅影没出手,《浮士德》本身作为重要节点,也是圣杯和它的怪物们所钟爱的场合。

那么,圣杯如果想扩大事态,十有八九就是在此时了。

达芬奇已经迅速动作起来,转向电脑,希望能通知对方:但仿佛恶作剧似的,魔术干扰又一次使荧屏白花花一片。“思维联通试试。”安徒生示意两个异乡访客。这时反倒要感谢他们私下里偷着研究出的成果了。基督山叹口气,闭上眼睛。

好一会儿,他看向众人,稍稍犹豫了下。

“不行。”他说。

这是事实。

这几乎等同于阻挠圣杯的又一次失败。罗曼的脚步钉死在原地,一个学术实验居然能闹成这样……而且,居然做到这份上,圣杯,它到底想干什么?管制室外有人敲门,但罗曼这时候根本不想理那笃笃的声音。特斯拉此前一直保持沉默并且此时依然愿意这样,他一句话没说地站起来去开门。几天没见的身影进了来,看向医生和达芬奇,语气友善(也可能只是没认识到具体事态):“大家都在这啊——怎么样了,还好吗?”

梅林笑眯着看向罗曼,后者此时努力抑制着坏心情和疲态。

“是咕哒君啊,好久不见。现在……只能说还算顺利吧。”

T.B.C

———————

折腾敏感词好久。心情都没了orz。

这章没有注释。

那么御主上线,下一张可以交代罗曼实验的目的啦,还有原著那边又要打起来了。然后矛盾可以从罗曼谜题对英灵众转去主角组对圣杯先生啦。本文铺垫部分终于结束了。


评论(2)
热度(18)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