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10

阅读须知:本文为FGO伯爵、魅影与原著的互穿。私设有,见第一章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原著梗有,见注释。后期有剧透,慎。

这是战斗的一章。

——————————————————————

10

话分两头,巴黎大剧院。说实话,现在还有谁记得那间可怜的一开始就被岩窟王炸塌的客厅吗?显然两个当事人自己都一度把它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折腾一番下来,当初计划的建筑材料提也没提,岩窟王的清单只堆在角旮旯里落灰。俩英灵在废墟里清出来一块将就着生活,注意力则彻底被最新消息埋没其中。

“这才几天怪事都扩展到一区还上新闻了。”伯爵抖抖手中的报纸,上边大笔一挥加粗标题书《巴黎一区特大恐.怖事件》,正文近乎完全脱离写实性,充斥着各种匪夷所思的幻想,“倒也怪不得那些报社,龙牙兵可不是天天都有。”他语气凉薄地评道,“可是上次去嘉布遣的时候什么都没发现,只怕它们是晚上才出来吧。”

“出事时间确实多在晚上。”剧院魅影独占着仅存的沙发,翻看着一本戏剧杂志,看上去没有任何提建议的打算。伯爵哼了一声:“今晚去蹲点,你的课程就往后推几个钟头吧。话说回来,”他想起上次那个偶遇,“那位戴叶小姐还好吗?”

“她一直都很好。”魅影很认真地答。

与克里斯蒂娜的见面绝对是偶然中的偶然,却直接让对方识破了她老师的真身,鉴于魅影作为从者时斯斯文文的外貌,他怎么也扯不出继续窝在暗处的理由了。于是授课改成了面对面式的;这么一来学生心里倒塌实了,当老师的却是一边开心一边忧虑着怎么应付另一个自己——原来的那个幽灵可依旧是副见不得人的面孔呀。岩窟王跟他商量了下,根据经验,特异点修复后当地人相关记忆会消失,这么说好像也没关系了。再说另一个自我好像也没想法,暂时——伯爵早发现了规律,假如他心下有什么激烈情绪,另一个他可以感觉到;反向同理。

那么可能对方还不知道这事儿吧,不然这里这位脑子里早炸锅啦。这几天医生也一直没联系上,不清楚迦勒底的情况。既然那样,先不管他,查了自己的“案”再说。

(顺便一说,这确实怪不得他们,他俩真不知道迦勒底那伙人已经开展资料库大冒险了。)

“今天就去河岸码头,正好离这里九区也不远。”岩窟王盘算着,“据各行业报道看,那边的异常集中趋势已经高过这里了。走吧。”掐算下来,现在出门搭马车过去,时间刚好。他站起身来,把帽子往头上一扣,露出两只金灿灿的眼睛灼灼发光。

这回是伯爵轻车熟路地走在前头。他现在已经把整个暗道群全刻在脑子里了,决不会再出问题。

但当他准备迈到正常走廊里去时却被魅影从后面死死拽住了。“感觉左边好像有人……你应该比我看得清楚。”同伴低低的声音绕在耳际。岩窟王定睛一瞧,远处一顶异国风格的毡帽掠入视线,下边一双眼睛绿得怕人。对方没有看见他,只是跟个似乎是工作人员的夫人攀谈了几句,转而往别处去了。对方其实离得真挺远,只不过是他们从者感觉灵敏,以普通人从那个距离,怎么也不会注意到他们的。

“是那个波斯人,达洛加。上次是被抬医院去了吧,估计养好伤就回来了。”岩窟王说。

“真是个麻烦,他也懂暗道的……算了,”魅影自语道,“犯不着现在管他,以后防着便是。”他松开伯爵,示意对方可以走了。于是两人继续办正事儿,出了剧院门叫了辆双轿座马车,到码头。天上略有几片阴云,不过不妨碍傍晚橙红优美的阳光大片铺在街上,形成不同的色块。岩窟王撩起车帘子往外瞧了一会儿,对于习惯晚睡晚起的巴黎人来说现在可还相当早,远没到回家的时候,但一个人都没有。

进了码头也还是这样。平日里的繁忙都消失了似的。

“已经这样了吗,闹得还真不轻哪。”岩窟王淡淡地说,顺便目送那辆等他们一下去、就立即扭转方向离开的马车。他在空荡荡的街上悠游了两圈,随心找了个靠墙的货箱坐下,正面对波光粼粼的塞纳河与河面上总缭绕着的潮湿的风。他看向同伴:“现在天还亮着,先等会吧。白站着挺好,可惜那样又叫不出它们来。”

就这么过了约莫一刻钟。

夕阳已经掩在了建筑物背后,但其光芒依然清晰可见。河面上半边浮动着万顷波光,另半边沉冷的黑影在一点点扩大,昭示着步步逼近的夜。

太阳终于沉在地平线后了。温度似乎一下子低了下来。

岩窟王唰地立起来,警惕的眼神扫过一个个岔道。这里没什么响动,却散发着一种诡秘的氛围。“果然,”他开了嗓,眼底浮动着桀骜的色彩,仿佛已经发现了猎物,“真是一点儿没错,就藏在这里——来吧。”

话音刚落,点点绿光凭空浮起。

 

战斗迅速而俏无声息。这次并没有奇美拉之类的会咆哮的凶兽,只有一大波带着松动关节的士兵——全都由骷髅或者龙牙组成。加上这一块仓库居多居民较少;最近异闻不断,胆子肥到敢出门围观的就更没有了。正是可以放开手脚的时候——!!

黑暗灼人的炎呼啸掠过,气流的低沉咆哮过后,大批敌兵化为枯灰,其中些许被河风扬到空中,融入黑夜里。这些家伙,虽说对英灵而言有如干枯的蓑草般酥脆易碎,但是,“这么潮水似地冒出来可真叫人倒胃口。”岩窟王恨恨地评价,而眼前又一批绿莹莹的“鬼火”不怀好意地亮了起来,映出怪物们扭曲空洞的眼眶。“消耗战……真是糟糕的剧本。”魅影说,“悠着点魔力。”

“才两批,”伯爵向前伸手,五指张开,黑炎腾地升起,“打完这拨再撤。”

魅影不置可否,转身过去对付身后包抄过来的敌人。

一时间火焰与利刃与弓矢交织一团,比起混战却更接近于单方面的屠杀,场面倒也称得上热火朝天。岩窟王在空中一个转身稳稳落地,周身一圈灼热气焰利落地将周围敌人燎了个干净;魅影精准地削下一枚灰白的颅骨,脚下一使劲,瞬时移到十数米开外的龙牙兵队前,这就是最后几个——

【——很厉害。不过先到此为止吧?】

“谁在……”

“什么?!”

不对劲。岩窟王眼神一敛仰首望去,只见昏黑的天上裂开一道大口子,恍若一只黑洞。糟糕!他还没反应过来,大街上黑风骤起,只管往裂隙里刮去;散布四处的杂兵一时间举动皆停,眼窟窿里的绿光刷地尽灭了,整个骨架子任由狂风卷着扑向“黑洞”,骨头在地上刮擦出刺耳的音律。那黑隙!岩窟王猛然想起曾见过的诡异存在,控制所有东西的就是它!他举手便向它攻去;然而复仇之火也一并被吞噬而杳无踪迹了,岩窟王被惊得甚至滞了一下。这时风力愈加大起来,两人的披风被怪风卷得猎猎作响,眼见所有敌兵、也是唯一可能的情报都要被“回收”完毕,魅影索性往前一扑,将一架骷髅死死摁在地上不叫它回去——

风力霎时间达到最猛烈的地步,人眼是睁不开了。处处飞沙走石,可以听到河水被掀得哗哗作响。又恍惚是瞬间,头脑一空,回过神来那黑隙、那怪风,都已经消隐了。

神啊。

“……怎么回事。”歌剧院幽灵只觉得魂魄尚未归位。他动作有点僵硬地爬起来,看了眼被强行留下的枯骨架——头骨和半条腿已经没影了,估计是没摁牢被刮回去了吧——继而与岩窟王面面相觑。法国伯爵对着已经恢复正常的天空愣了会儿,然后问:“你记得刚才那个声音吗?”

刚才那个声音……【先到此为止吧】……

魅影想了想:“声音太失真了,不认识是谁。以前应该没听过。”

“不是魔术王,那家伙的声音我听御主形容过,肯定没这么低。我们对上新的敌人了……”岩窟王回过身来,踱了两步到那骨架子旁,扒拉几下,“还好留了个‘标本’,但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

“——等等,这是什么?”

在他刚刚随意的翻动之下,骨堆中竟是显出一丝微弱的绿光。他拣了拣,捏起一块掌骨,站起来。这下两人都看清楚了。

纹章。迦勒底,魔术工房。

惊异悄然弥漫开来。

“所以我们对上的是……己方?”

天哪。

伯爵最先恢复冷静,他抿抿唇,在脑中尽可能搜寻着信息:“如果是圣杯的话,我们回收的那些确实放在工房里解析。”他慢慢说着,语气严肃,“从性质上看这无疑是黑圣杯,接近于冬木的那个……但是谁偷得出它啊?除非是……”

“工作人员?”

“没有动机。”伯爵否定了这个说法,“想毁灭世界那该直接扔过来御主才对。而且那个黑隙,我看要造出它没有一定能量可行不通,普通人没这本事。达芬奇?不会吧。这类似于黑洞的存在,空间折痕的话——”他眉头忽然一皱,“你听见谁说话了吗?”

“没有。”魅影奇怪地看着他。突然幻听是怎么回事?

但是声音越来越响了。伯爵有点拿不准,暗暗做好了应敌准备。但,话语一下子清晰起来。

——【不用慌。】

——【这里是迦勒底。】

 

人理保障机构,作家们的私人书库中。

众人围着大号书桌站成一圈,神情紧张地望着正闭着眼睛的基督山。宽大的桌面上拥满了各式羊皮纸、魔术书,其中不乏几本从绝密资料库里偷出来的材料(他们确乎发现了些好东西)。有了梅林的帮忙科研进度确实快上不少,现在红色的法阵已经放着光,本来还有更简单的方式的,但暂时来不及研究了,先将就一次吧。假如两个基督山联络顺利的话……

“简单来说,”基督山开口,仿佛在跟某个隐形中的事物对话,“我们找到了比较稳定的沟通方法……你也觉得我们思维本就有联系吧。但这种联络如何运作、有何效果还尚未可知,所以我们另外找了个魔术。

“好,前言就这些,接下来重点。”他先将骸骨兵事件和资料库简单解释了一下,然后说:“我们查到了一份实验记录,内容是以圣杯作媒介,连接两个时空并作反召唤的方法。圣杯是放在一种叫‘时空裂隙’的东西中作为桥梁,形成一个狭小空间。但资料上面也说这种联络本身还不稳定,实验一定要谨慎……怎么个失控法我们还要进一步研究。

“总之,目前的情报是这可能是项出错的实验,我们要找回圣杯才能回去……所以要先找时空裂隙,圣杯就在那里,务必要留意相似的东西。”

法阵的光忽地暗淡下去,脑中的通讯断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

“那么现在好了,咱继续。”安徒生见一切安然无恙,放心了,马上回到了先前的科研状态,“话说啊那个什么反召唤,是不是上次天竺事件也一样?我听他们说来着。”

“这种事总得问实验者本人吧。”特斯拉回话,“我们现在还有线索吗?”

“貌似没有。”梅林说。

要不要反应这么快。安徒生有点幽怨,留点希望给大家啊。

“那么陷入瓶颈了。”他下定论。

梅林却笑了:“哎,您也别说这么快嘛。”

“那你打算怎么办哟——”

“刚刚博士也说了嘛,”梅林一拍手,仿佛发现新大陆,“问实验者本人呀:放心好了,别那么怀疑我,毕竟我跟那人还挺熟的,我认为?”

 

与此同时,巴黎歌剧院。

“我必须同您谈一下,克里斯蒂娜,要不是没办法我也不会找您的!我要说的是您的音乐导师……我知道!我认识他很久了,包括住所和名字,他不是您想的那样!……您早就听说过幽灵的传说和地下密道了吧。请相信我,真的,波斯人从不说谎。”

同时在进行会谈的,还有两位剧院经理。

“好的,子爵先生,感谢您的支持①!下周的《浮士德》?……没问题,我们会为您预留最好的包厢。女高音是新兴的克里斯蒂娜.戴叶小姐,她的声音是……是啊,就是戴叶,那位瑞典音乐家的女儿,怎么了吗?”


注释:

①【子爵的“支持”】拉乌尔.德.夏尼子爵是剧院赞助人。原著小说里是他哥,这里为精简角色采用音乐剧设定,删除子爵的哥哥这一人物。

T.B.C

评论
热度(23)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