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9

阅读须知:本文为原著伯爵、魅影与FGO的互穿。推荐从头读起,见第一章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原著、史实梗有,见注释。

后期涉及剧透,慎。祝阅读愉快。

——————————————————————————

9

“他们就不该那样乱来!”

克服干扰而查到坐标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罗曼甚至情绪失控地扬起拳头,砸到一半却生生止住了冲势,从而没让控制电脑的操作台受到什么胡来的损害。他转而双手撑桌,激动地喘着气。魅影本来在边上一起关注自己本来世界的状况,见景一言不发地退了出去。

“我很开心你还保持着冷静哦罗玛尼。”达芬奇双手环抱,等罗曼控住情绪后才上前一步,叹道,“没关系,大家的初衷都是好的,现在这是……不可控因素。”“说什么都没意思了,是我的错。”罗曼抬起头,脸色不怎么好看,但似乎是平静下来了。“我忘了那是个愿望机,在那个本没有魔力的世界里也会自动聆听愿望,赋以现实……现在它们还在增殖。”他继续说,深吸一口气,在键盘上打下几串代码,整个巴黎九区①的地图顿时放大呈现在屏幕上,其中密密麻麻的红点明暗交错,不断挪动着。罗曼回头,正对上达芬奇的眼睛。

那意大利画家暗了暗眼神,上前拍了拍医生的肩:“没关系。以我们的才能——总会有办法的。”

罗曼沉默了一会。

“不能让他们知道那些东西。”他最终喃喃,“没必要再让大家担心了。”

这是深夜,管制室的灯终于暗了下来。

黑暗中有什么存在正细碎地言语。

【万物沉眠——夜与梦为我明灭……】

“不能让大家明了的话,已经知晓的又该如何是好?……哎呀呀,”嘴角不恭地扬起,“到时候,谁知道不会影响这里?

“算了,助推的话,还是可以的。自己挑起的麻烦总归还要自己解决呐。”

毕竟人理先行灭亡可不太好。

花朵的荧光消失,一切归于沉寂。

 

此时,作家们的私人书库里。

“帮我拿一下那本书……谢谢。”基督山拿笔杆子敲敲桌,安徒生蹲在梯子上,随手一挥把那典籍精准地砸了过来,震得桌上各种器具为之一动。“你小心一点。”莎士比亚抱怨,招来童话作家的一个白眼。

骸骨兵事件该上报的还是上报,只不过有纹章的那块掌骨被偷偷扣了下来,转而以一个复制品顶了上去。基督山曾疑惑为什么几个同伴就这么简单地相信了他的怀疑,安徒生对此报以一句嘲讽:“想太多,我跟威廉只是在搜集素材。”绝对的牛头不对马嘴,于是只得老老实实交代“被自己所属的机构骗可不怎么长脸,对拯救世界也没好处”。这才是真话,于是他们对彼此放心了,凑到一起夜以继日推敲一块骨头。

“——综上所述,无法洗去的魔术烙印必与魔术造物的‘源头’有关——”莎士比亚以一种捧读的口吻照本宣科,最后才记起来补上现代语说明,“也就是与制造者有关系。吾友,你认为呢?”“还有千分之一可能性是别人打上去的,在那东西被造出来以后。”安徒生耸肩,把一本翻阅过的魔术书搁回架子里,继而取出来另一册:“唔,这个已经看过了。”说着就要放回原位。老旧松动的书页里却飘出张小字条,悠悠地落到地上。

“这是什么?我不知道这里还流行故弄玄虚。”基督山奇怪地挑眉,拾起来,问。莫不是什么咒文?唉,当然不是。两天特训下来他都被从普通人逼成魔术入门客了,哪里会看不出初级咒文长什么样。

这就是张字条。他看着上面的字。

安徒生从梯子上爬下来,还不忘问一句以防万一:“尼古拉你没在里面夹张纸做笔记吧?”“当然没有!”回答是这样的,“我的笔记有专门的记录本。”再说了他一科学家没事儿也不怎么翻魔导书吧。

基督山此时已经明了了字条的内容:友人们,十一层资料室有信息,速往,祝好运。M.A

莎士比亚津津有味地观摩着那些细细长长的英文字迹:“十一楼确实有资料库,我也非常乐于前往一览究竟。”

“有意思!”安徒生表示同意,“去十一楼看看。”

“别随便把它当真啊。”特斯拉皱眉,“那边有阅览资格禁制的。”

“反正我先走了。加班啦——给我跟上!”

等下,你平常都没这么积极吧。

“也许只是因为他最近灵感枯竭。来吧,”莎翁回头笑望两个没反应的家伙,“妖精的帮助确实挺有趣的不是吗?来,你们走前面,我殿后记录。另外一会要走备用逃生电梯,那儿没有摄像头——放心,我们知道怎样启动。”

真熟练。

“喔,我之前也不知道。”特斯拉毫不客气地对伯爵评论道,“但从今天看来,我觉得他们可能已经进过资料库不知几次了。”

 

现在确实是深夜。没错儿,他们先前是通宵查书的。公共区的熄灯时间早已过去,电梯门一关立马漆黑一片。“开个手电呗吾友,”莎士比亚压低着声音,“汉斯,你电脑没有照明功能吗?”“……你是故意的吧,想都别想,平板放屋里了免得电子定位惹麻烦。你不从者吗?视力没那么差。”

电梯门开了。

“资料室在那边,”基督山道,“就前面。”

“你看得见?”

“请放心,先生。只是一点儿特异功能。②”

“这里没有红外线监控,之前我听工作人员说的。”特斯拉十分自信,“普通摄像头我可以把控电流干扰一下,叫它们转头拍别的地方。直接过去吧。”

即便有这样的保证一干人等还是做间谍般蹭过的走廊。意料之外的是防盗门没关,也不知是白天哪个粗心者干的好事而成就了便利,顺便让作家们备好的“开门器”失去了用武之地。“这下可好、可好。”安徒生嘟哝,手一探,把门缝开得大了些。于是浩如烟海的文件呈现在眼前。一排排的书架,黑暗中望去整齐耸立的碑。

其中的某一个也许就藏着他们要找的记录。

“那么开始吧。”安徒生亮起一个魔法球,“里面是没有监控的——那就大胆些好啦!”于是四人分散开来,寻求真相。

门轻轻地磕上了。

 

“……这儿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啊。”特斯拉弯下腰,从书架近乎最底层抽出一本精装书,即便在暗淡的魔术光华下也看得出封面画得有多么五彩缤纷,粉紫色的花朵簇拥着,一朵朵一团团,中间的高塔下有个小人昂着洋洋笑脸,天晓得这是什么搭配。“资料库里的儿童绘本?汉斯?”他往边上招呼了声,“来看看,你比较在行。”

结果大家全围了过来。已经找了这么久,这还是第一个小发现。

“绘本”却铮地流出光来了。灿灿生辉,里中浮现出一人形。众皆往后退去摆出防御架势,其人却分外真诚地鞠下一躬:“请放下戒备,诸位,”他伸出手来,身形也不断变得清晰,“很高兴你们能来,虽说迟了一点。”

太亮了。突然从黑夜切换到白天,基督山有点不适应,他眯着眼睛往前窥去,在保证不闪瞎自己的同时不放过每一个细节。几个同伴一句话也没说,肢体倒是紧绷着,突然出现的从者在特异点见得多了,大部分还是敌人。若不是情况不明加上“做贼心虚”不敢把动静闹大,这会儿就该一榔头敲晕这家伙拖回去慢慢审问。

基督山很快就适应了光线张开眼,却迅速发现对方并没有被敌对的自知之明,也没管人家怎么看自己,微笑灿烂,自说自话,仿佛很确定局势由他掌控似的:

“那么提示下一步的目的地,迦勒底地下的资料室,绝密的。”

这就有点夸张了。

“我怎么不知道迦勒底有俩资料室。”安徒生的回复简洁明了。接下来满堂静寂,似乎所有人都在思考这个神转折。毕竟这什么啊,指路仙人?太诡异了吧。

好一阵子后。“您知道,确认人的诚实与否有时是件困难的事。”基督山冷冷对上光影中人琉璃似的眼眸,“M.A,对吧。”

“说对了。”那人不置可否地笑笑。

“瓶中魔鬼的故事我听过许多回并深以为然。你这人总觉着古怪。”

“嘛,聪明人不会拒绝帮助的。”那人说,很悠闲地抱着手臂,基督山注意到他脚踏的地面正在不断开花,“不过迦勒底就是有秘密资料室,那份实验报道在那边,无阅览资格的人员开资料室要用钥匙啊,而钥匙在这里能找到啊。”

“管理层吃饱了撑的还准备钥匙留给入侵者?”

“这我就不知道了。”M.A耸肩,“大概是为了防止电脑出错时进不去吧,或者只是以为没人找得到钥匙。”

“我看你才吃饱了撑的,”安徒生怨念地看了一眼书中妖精,“干吗现在才出来,留个纸条装神弄鬼——虽说我喜欢戏剧性就是了。”

“从结局上来说这也没差吧?”

“不、我是说你害我浪费了两小时时间。这个资料库东西多到能把人逛死在里头,然而我懒。”

这句话直接把原来的各种问题甩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M.A先生满意地顺话接下去,理直气壮无视了他本来的意愿。两人兴高采烈,旁人却未必坐得住——这么折腾下去是等天亮被抓现行对吧?对吧。

 

但最先坐不住的人也在意料之外。

“——你们吵够了没有。”

满堂寂静重演,众人循声望去。安徒生仍然保持嘲讽姿态的嘴角抽搐了下,M.A开心地一拍手,说:“我说你就会出来的。”

“艾瑞克,我说这阵子咋没见你。”安徒生摆正了自己的表情,恢复到正常的揶揄姿态,“原来窝这儿了呀。”

“与您无关。我也就今天来的,倒是你够狠,”幽灵不怎么善意地看了眼从绘本里蹦出来的魔术师,“趁他们进来后把门给锁了,欺负凡人出不去是吧。”

“现在我可以解释为什么要传字条。”M.A自作主张无视了幽灵的抱怨,开开心心继续履行解释任务,“他来得太早还找到了钥匙,但是本人想让你们拿到——所以我得在这看着他。”

“谢谢,这省了不少事。我假定我们的目的都是进入资料库,而现在有了钥匙——您不介意一同下去吧?进里边之后再各取所需。”基督山说。

莎士比亚一摊手,赞成这个观点:“这就解决了嘛吾友。”

但是并没有。

“你们为什么都叫它钥匙。它是个密码,一次性的,一次只能放行一个人,”对方生生打断了他们的提议,脸色相当阴沉,“我是想找法子尽快回去,而且不打算让给你们。”

看来他刚刚听到了些许议论,知道这行人是为了骸骨兵来的。于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M.A很冷静地旁观矛盾产生,依旧挂着淡淡的笑随时准备指点江山似的,也不急,此刻只是适时提供了下补充情景:“别怨他,”他望着莎翁那边,“另一边的魅影跟戴叶小姐打了照面——他在管制室也知道了吧。就外貌的差距而言我不认为那位演员以后还能接受原来的‘正版’。”根本就是除了声音外完全变了个人,“真令人苦恼,尽快厘清误会是必要的。呐其实唐泰斯先生也是啊?海黛整个潜意识都浸满了对你的呼唤,虽然那边时间停滞了——别这么不友好啊,随便一说。”

因为这回是两人一起瞪他,难得的统一战线。

M.A想了想,轻飘飘地抛下一句:“别内讧了,看看表。”

时间不多了。迦勒底最早五点就会有人起来替换疲累的夜班人员。

M.A看了看基督山。

“也是。”被审视的对象明白事理,再拖下去对谁都没好处,于是他决定把和善的神情改换上来,这是很容易能办到的,“各位,现在只是在浪费时间。”

特斯拉终于吐露了自己的意见:“签个合同——订个协议吧。”基督山赞赏地望了他一眼,“我们会比爱迪生有道德得多,放心好了③。”

争执暂时停止。幽灵不耐烦地看着他们:“然后呢?”没有具体内容谁会信。

“提供个具体情报。”绘本魔术师决定给予一点帮助,随口说道“那个资料库里的东西全都有禁制啊之类的,秉承着出得了谜语就不给你简单的原则,不是魔术师的进去也看不懂。”

安徒生又不满地斜睨了下他,不早说。

这么一来答案就很简单了。艾瑞克和基督山都没这本事进去,但是现场的魔术师都和基督山一伙。

“那好,有个条件,”幽灵让了一步,“如果那边的家伙对克里斯蒂娜.戴叶造成了实际的什么损害,物质如直接或间接的人身攻击,精神如双方关系破裂,我就可以采用我知道的一切方法返回那边。即使像今天这样对峙的情况。”他冷笑了下,“虽然我觉得这是迟早的事。”

今天能达成和解也只是因为情况还可以用嘴说清楚——向那位小姐解释好的话还有点机会,希望她不会介意。更好的情况是这回也和普通特异点一样,事情一结束,相关记忆就会被抹消,这更省事。这道理在场的人都清楚。

“那么事情解决啦?”绘本魔术师很满意的样子,唇角的弯度更大了一些,“这样可是好,多少算个圆满结局(Happy Ending)。往后我还会跟你们一段,那么多指教啦。”正如刚见面时一样,他真诚地微鞠一躬,“在下,梅林.安布罗修斯,M.A。”

远处传来咔哒一声,门上的禁制解除了。

“好吧,我不认为那个书里的非常值得信任,”特斯拉看了眼敞开的门口,眉头一挑,“但事情了了。个人希望你们全都遵守合同,少当那种拖人报酬的欠债鬼。”

“假如没人违背我的条件,你们当然可以视我这剧院幽灵为你们忠实的帮手。”高高瘦瘦的幽魂说着,面无表情,却泰然自若。

①【巴黎九区】巴黎大剧院位于巴黎九区。

②【“特异功能”】原著伯爵由于牢狱生涯,黑暗中也可视物。

③【爱迪生与合同】传说爱迪生拖欠特斯拉奖金,即便两人先前有合约。

T.B.C

——————————————————————

旅游回来,如约更文。有关梅林大家可以查一下,他是个半梦魇,不老不死,不是英灵,由于其技能,可以在一定时间内自由活动。资料库是私设,我和 @词穷 的讨论结果。


评论(2)
热度(20)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