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放映室随笔

非常抱歉的是,接下来两周要去旅游,《死神的花园》停更。当然,并不是坑啦,肯定会写完。
纯脑洞,酒店里抽出来的段子。除了浮士德那篇外完全没认真写。
出场英灵:梅菲斯特、岩窟王、莫扎特。
————————————————
0
伽勒底,伟大的保卫人理之地,其内居住的英灵同其贮藏的“人类文明”史料一样浩如烟海。而它真正的灵魂,世界的英雄、未来的希冀,咕哒子,却是个最末的“第四十八”,本来并未被赋予什么特殊训练。这是有报应的,所有的课程在那次爆炸之后,毫无疑问都得全部补上,哪怕加班加点也一样。
然而这么一来,在报告、资料、课程、打怪、报告无限循环的高压一天后,无可厚非地,年轻的Master头晕眼胀,面对刚被召唤的数十个从者,未免会犯些奇怪的错误。
——“唔……黑色铠甲?我想想看,你是阿尔托利雅Alter?”
——“什么?我是贞德!龙之魔女啊!睁大眼睛看看我的旗子——还有、不许再提那个黑无毛!”
复仇圣女的怒斥显然未能挽回局面。这样的失误连续出现的次数持续增长,“前辈,您确实该增进对从者们的了解了啊”,已经连玛修都看不下去了。
咕哒子接受了这个意见,以不怎么妥当的方式。
“前辈!别再窝在放映室里啦!”
“我在增进历史知识,才没有沉迷影片,不用管我啊!”
于是,就发生了种种可爱的现象。
1,《浮士德》的场合
放映室,平心而论,是个十分舒适的地方。落地式的酒红窗帘和暗黄的装饰灯营造出精致的氛围,柔软的棉布沙发恰当避免了脊椎的疲惫,宽大的屏幕提供了优良的观影体验。总而言之,这是个非常适合于小酌几杯的地方,不过——
——不大适合活力四溢的人群。
咕哒子斜倚在软绵绵的沙发里,不怎么专心地听着回荡室内的靡靡之音。这是天堂和地狱的赌约,魔鬼同欲望的舞台。
这是《浮士德》。
【毫无回音?……我枉劳地在一个狂热之夜、询问造物主和自然界。】
【我的耳朵没有听到片语只言,以及——】
“——一丝慰藉!”
完美的对接,只可惜音量略大了点。
就仿佛音炮在身后炸响,小御主猝不及防被惊得一缩,随即回过头去对上意料之中的罪魁祸首:“嘿你这样很吓人欸,”实际上并没往心里去的斥责,“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魔鬼知道人间一切。”肇事者一如既往地不怎么正经,轻快的戏言如期传来,声音却又忽然地低下去:紫红色的恶魔手托不知打哪儿来的红葡萄酒,雅痞似地鞠下一躬,“容我道歉,亲爱的小姐,作为补偿,享用饮料吗?”
“玩笑已经过时了,梅菲斯特。这又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呀,谁知道呢。也许是蟾蜍的乌血,也许是女巫的泪花——梅菲斯特不知所谓地脑补着,乖乖收回了恶毒的饮品,一边哼唧着诙谐小调一边回归了把玩剪刀的日常。两把剪子!他恶趣味地幻想,这把是英勇的堂吉柯德,那把是红顶风车的巨龙。嗬、呀、恶龙死掉啦!
荧屏上的经典歌剧没有停,他也不介意和着主题曲自娱自乐一会儿——比较意外,这次倒是咕哒子率先击破不大稳定的和谐状态。“所以说,”她问,“你当初到底怎么会回应我的召唤?”
“呼,因为无聊啊?”理直气壮。
“封闭的人理保障机构和正义的拯救世界,你确定那适合让你开玩笑。”咕哒子指指屏幕,那里边的恶魔变幻出赠予美人的珠宝,咯咯怪笑,“像那样游戏人生比较适合你。”
与此同时梅菲斯特不安分地引爆了个小型炸弹,招致了变成焦黑的窗帘流苏和御主不满的眼神。他当然没在意。
“偶尔……和上帝聊聊天,”他只是喃道,“也是件妙事。”
“博伊托的《梅菲斯托菲勒斯》。”咕哒子随口评判,“难怪,你这样的物种做事也没什么理由。”
可不是,恶魔做事没有理由。
梅菲斯特玩味一下这话,终是觉得无趣,立马决定高声唱出一句咏叹调,“恭喜呀——众天使之主——”,完美盖过了放映屏里席贝尔衷肠的倾诉。
2,《基督山伯爵》的场合
岩窟王向着耶和华发誓,他已经勉力阻止过他的御主去搜寻有关他的一切。这个一切,包括了电影、电视剧、动画或动漫、音乐剧或舞台剧、甚至于大仲马所著的原版小说。“那都不是真正的我。”他这么坚持着,“我是漆黑的复仇鬼,他们呢?他们是能让上帝情愿施以援手的埃德蒙.唐泰斯。记住这一点对你很有好处,Master。”
然而这些说辞全都没能奏效。“单从艺术上说它们值得一看——他们不是你但却是你的榜样。记住这一点也对你很有好处,岩窟王。”御主也这么说。
最终还是从者先让步了。他压压帽檐,准许了咕哒子的请求,转身投入各种战斗中。大概是避免被拽去重看人生经历吧,蓝毛作家这么认为。
不过即便他如此尽力,在数日之后还是被源源不断的提问打扰了;“我都说了他们不是我!”他一遍遍重申,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原著或者电视剧里的海黛怎样怎样与我何干?——不过根据剧情,她应该一直跟着我才对吧?”这算是狗仔队风格了吧、一定是吧!岩窟王开始对生活感到了些许困扰。而此时安徒生决定高人出马、指点江山。
于是一小时之后所有追问都被黑科技转向了英灵座。

“亚历山大,你又熬夜了。以及你在赶稿?——没错我从袖口看出来的。所以,又咋了?”
“停止推理吧歇洛克。我得写个基督山设定集出来告诉那些现代编剧,不许删掉海黛!不许改掉复仇计划!更加、不许找矮子胖子演我的埃德蒙!基督山伯爵该是完美的!”

让我们先转回伽勒底。
“你总该正视你的人生。”咕哒子拨完最后一通英灵座热线后这么说道。
“我已经够正视我作为英灵的人生了,亲爱的Master,非常遗憾,在许多受众眼里本人是非常面板化的。”
“在我眼里不是。”
“所以呢?……好吧,你的咖啡快凉了赶紧喝。这次我有多加奶和糖。”

3,《摇滚莫扎特》的场合
新宿街头,某仓库。
“唔,我本来确实是想尝试低星队的。”咕哒子一手托腮,另一手拿着冰镇可乐吸溜吸溜往嘴里送,“但是……您瞧嘛,一点意外。”
“您的从者都很可爱。”善良的莫里亚蒂深深地看了眼具体情形,深深地,“确实,非常活泼。”
——毫无可信度。
事实上你绝不会希望把一个希望研究摇滚曲风、蓝调音乐且充满行动力的敬业音乐家称作“可爱”。“哈、哈,你不觉得现代曲风也十分有趣吗?”肇事者如是说,“我喜欢那部剧——的前半段。唤起了我年轻人的志气!”
“该是'稚气'吧,真是的,”咕哒子一脚踹向音箱,“太吵了!”
“年轻敢闯多好的事。”莫扎特嘟哝。
【妄想自己能改变一切,而事实上不能。最好不要太早认识到这点。】
这话没说出来。
“快点快点再快点,出、战、啦——世界都已经拯救了就就不愁有东西没时间去做到!还在磨蹭什么?”
“不不不,没有啦,”金发的音乐家自顾自笑道,“还是去奏安魂曲吗?令人迫不及待。
“——那就,快走吧。”
THE.END
———————————————————
没有注释,尽管文中涉及不少作品内容。
没错就是懒(摊手)

评论(3)
热度(31)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