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8

阅读须知:本文为原著伯爵、魅影与fgo的互穿,推荐从头读起。私设有,见第一章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原著梗有,见注释。后期涉及剧透,慎入。

本章克里斯蒂娜上线(不是那个OOC人偶!),较多涉及《剧院魅影》原著小说内容作为铺垫。以及伯爵开始发挥智商优势。

——————————————————————

8

【很抱歉,但你们恐怕先不要轻举妄动。】

【这边的意思是,先别去嘉布遣了,就呆在剧院里。】

【真的。这不是我严肃的问题……已经跟达芬奇商讨过了。】

【是,出现了变故。】

【突然出现问题的圣杯。】

【没错,就是圣杯。就是那个——沙——】

【沙沙……怎……怎么?信号突然就……】

【……总之等……沙……消息……】

【咔哒。】

公元1880年,巴黎歌剧院。

少女疑惑而恼怒地颦着眉,澄澈的蓝眼睛望向面前的大号化妆镜。她的老师尽管未曾露面但却总是隐循在她身边,这位音乐天使确实拥有天使般的耐心,经年累月地教导她但几乎从不动气。这次是怎么回事?年轻的克里斯蒂娜承认她被吓到了,甚至在某一瞬间感到气愤。“您是为了什么生气呢,导师?”她最终还是没禁住疑问,“您不是一直期待我登台表演吗?我甚至已经在人前隐藏美声以便到时让他们大吃一惊。现在他们已经给了我演出名额——这难道有什么不好吗?”①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儿。

克里斯蒂娜并没有失去耐心,毕竟她觉得就算是天使也是要思考措辞的。这种对话她已经习以为常,尽管也有舞团里的伙伴提醒要提防幽灵上门,但她的老师怎么会是幽灵呢?那种东西根本不存在。虽说刚才有点生气,但克里斯蒂娜在这一小段时间里重新考虑了一下,觉得天使可能还对她的水平啊什么的有点顾虑。这不奇怪,他唱得比她好太多了。要不就是出于安全问题,最近有好几个同伴失踪,也许有什么奇怪的事……这也是为她好,一定是的。

而对方终于开了口:“现在有点太早了。”他这么说。

果然。克里斯蒂娜认为自己猜对了。“我会好好练习的。《浮士德》的高音我会再去修饰,我知道它们还有点生硬……”怎么能老让导师操心呢?她眨眨眼,“不会辜负您的期待。”女孩脆生生的嗓音回荡在化妆室里。她当然不知道幽灵是怎么听到她说话的;毕竟她身边分明空无一人。自然,她也不知道化妆镜的后面隐藏着公社党人遗留的暗道,曾经用于押送犯人,而现在被两任魅影先后物尽其用。那里区别于明亮的舞台,是一个更黑暗些的世界。魅影在那里可以清楚听到对面的声音,包括现在。

但作出回答就是另一回事了,这种事情该怎么说才好……总不能直接讲“正常世界的演出时间本应在更晚一些现在莫名其妙提前是不对头的”吧?根本毫无说服力。这点交流常识魅影还是有的。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决定先找个由头顺着对方意思敷衍过去:“你当然会勤加练习。……今天时间到了,回去睡觉,演出的事你不用担心。”

克里斯蒂娜滞了一下,似乎有点困惑。

“回去吧。”魅影只好再重复了一次。克里斯蒂娜这才确认争论已经结束了,虽说看上去仍然不十分明白,她还是很听话地执起烛台回自己宿舍。给化妆室锁门的时候她好像不大放心,比平时多往里看了几眼。

等到镜子外最后一丝灯火熄灭,世界重归暗夜,魅影才定定心神,转过身回去。不出所料,拐过一个弯之后,他发现了靠墙立着的岩窟王。那家伙依然披着那身经典的厚斗篷,半张脸隐在更深的阴影里,金色的星瞳在黑暗中一闪一闪。

“谈完了?”他问。

“嗯。”魅影回答,“演出的时间比原来的提前了,莫名其妙。”

“貌似是因为首席女高音,那个卡洛塔②上次‘黑隙’时被突然碎掉的玻璃吓病了——是真是假就由她去吧。那只不过是刚才消防职工一面之词,我刚刚去问过了。”伯爵打量了一下魅影,“怎么,虽说这也是异常的衍生后果,不过演出提前对她不是坏事吧。”

没有收到回话。

岩窟王略有厌烦地摇摇头,有个不算很正常的同伴可真相当麻烦。“好了!”他打断对方的沉思,“先去剧院里探听吧,老杵着不动也不是个事儿。”

“医生不是说要等他情报吗?”魅影抬抬眼,总算是给了点反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分析这么久……但是在剧院里先看看总行吧,不然过几天证据都要灭失了。说实话我本来还想直接去嘉布遣的。真是奇怪,为什么要按兵不动呢?”

岩窟王说着,径自往暗道一端走去——以他的记忆力两天记下大部分道路也并非难事。这里通向剧院一处比较僻静的走廊,他打算从那里出去,扮作上层社会的观众向经理们打听消息,这也是他向来所擅长的。尽管有些考虑过服装问题,但伯爵想起欧洲贵族中喜欢故弄玄虚的绝对不少,各种场合里奇装异服比皇室八卦还精彩纷呈,这一传统甚至延续到了十九世纪——于是也没有浪费魔力换装的必要了。魅影也明白这些道理,此时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

现在已经很晚了,剧院的走道里一点人影也没有。不过鉴于晚场的剧刚散台不过半个钟头,加上新经理上任不多久,今天还要接待恭贺就职的陆续的访客,这会儿剧院管理者们肯定还在办公室。没错,就这样进去好了,岩窟王压压帽檐。

至于如何询问……钱总是最好的敲门砖。

“没错,您的剧院很优秀,我们正在考虑投入赞助。”一个恰到好处的优雅微笑,岩窟王礼貌地脱下帽子,眼底的矜持似乎不容得人怀疑他身份的真实性,“爱德华.威玛勋爵③,”故意带一点外国口音会更加完美,“来自英国。”

这显然全是胡诌的。不过……有什么关系呢?

 

迦勒底。

难得通讯短时间内恢复了,医生想说什么,但岩窟王不在。于是异界的访客短时间内借用了这里,然而另一边的情形并不让人满意。

“我想您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才是剧院的主人,就算您曾经是,现在也不是了。戴叶小姐的前途你没有任何权力指摘。”幽灵说着,几乎消磨殆尽的耐心已经从话语里显现出炸裂的趋势,“我这个‘魅影’待在几百年后的管制室可不是为了看见另一个自己阻挠克里斯蒂娜的演出!”

“闭嘴。”英灵的魅影也没那么好脾气,“岩窟王在隔壁同那俩经理谈着呢,别搅着他们。”

“是嘛,愚蠢的管理层以后会想念你们的。”

“我就劝你留心那个新任赞助人,夏尼家的小子,别让克里斯蒂娜在他面前演出。”一模一样的声音从屏幕对面悠悠传来,“他俩就不该见面。”

赞助人?剧院的幽灵回忆了下,拉乌尔.德.夏尼子爵,一个娇生惯养的贵公子,总共也没见他来过剧院几次。——是了,最近经理貌似要换班,赞助人来一趟也正常。这又怎么了?就算他不知好歹地迷上戴叶,把他清掉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他自认克里斯蒂娜也不会为个视歌手为下等行业的贵族献上芳心。④

“劳您费心。”于是他只是这么讥诮两句,“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对面沉默了会儿。时间略长以至于让他以为是不是那边的基督山谈话完回来了,或者有什么闲杂人等磨磨蹭蹭地从旁边路过。

然而并没有。“演出完后你打算怎么办?”对面说,声音里似乎包裹着什么难以言明的情绪,幽灵相当讨厌这个“未来自己”的这一特点。

但是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意义:“你不就是我吗,歌剧魅影。”他不大高兴地回话,“你自己干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

对面愣了愣,然后声音一沉:“是。我也明白该怎么做了。如你所愿,”他说,“她会顺利演出的。”

走廊不远处就是经理办公室,那边传来开门的声音,可以想见是谈妥了。

魅影切断了通讯。

 

公元1880年,巴黎歌剧院。

“至少知道了一点信息,看来还是要去嘉布遣大道。你看吧。”岩窟王回头看了眼,确信没有人在,才一边向暗道口走去,一边顺手递给魅影一份《时代报》,新出的,估计是刚刚顺手牵羊的成果。

“社会新闻栏。”伯爵说。

魅影翻到那一页。出乎意料的是内容已经从往常的各类明星咨询改成了“恐.怖袭击”主题,仿佛21世纪的极.端分子齐齐搬迁到了两百年前的巴黎九区。除了一两条关于公社党人的激进举动外,其余都是什么“街区惊现怪物”一类,受害者和店铺损失的数据不胜枚举。

“是吧,”伯爵看了一眼同伴,“它们确实不止是影响歌剧院。整个九区正被波及,据他们讲,怪事是从剧院为起点一路往南去的,也不知为什么。”

“所以还是要查。”

“至于阿其曼那边……唔。”

两个人一起停住了。有人在暗道那里——准确说,暗道所在的走廊那里。

这绝对是个意外。

“导、导师……是你?”

金发碧眼的瑞典姑娘立在那儿,目光中噙满震惊。她听到那个声音了,曾在她耳际回荡了三年……如此熟悉,绝对、绝对不会有错,她素未谋面的老师!她甚至可以直接略过戴帽子的那位先生,指出真正的音乐天使。“是您吧……?”她无可置信地又问了一次,甚至没来得及思考对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有两位正主在场的情况下就算是他也没辙插嘴了,岩窟王想,

“……克里斯蒂娜。”幽灵张了张嘴,最终只吐出了对方的名字。

他们本不该这样见面的。

命运从这一刻开始真正被改变了。


注释:

①【关于克里斯蒂娜.戴叶】《剧院魅影》女主,瑞典人,原著小说中描述为金发碧眼,音乐剧中为向首演莎拉.布莱曼致敬,多为棕发棕眼。此处采用小说设定。时间线在克里斯蒂娜首次作为女高音出演《浮士德》并与夏尼重逢前。

②【卡洛塔】前任首席女高音,原著中为西班牙人。音乐剧中偶尔会耍大牌装病偷懒之类。技艺精湛但魅影不怎么欣赏她。

③【威玛勋爵】基督山伯爵原著中的伪装身份之一,设定为来自英国的银行代表人,用于推进复仇/报恩计划。

④【关于夏尼子爵】克里斯蒂娜青梅竹马,剧院赞助者,在观演时认出作为《浮士德》女主的克里斯蒂娜并展开追求,魅影情敌。文中fgo魅影开始阻挠克里斯蒂娜演出就是为了阻止两人见面。至于为何后来又同意了这个后文再谈。

T.B.C.


评论(5)
热度(28)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