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7

阅读须知:本文为原著伯爵、魅影与fgo的互穿,推荐从头读起。私设有,见第一章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史实梗有,见注释。这章后涉及罗曼身份剧透,慎。

本章爱迪生粉丝请冷静对待。我知道这些事情不是他形象的全部有些也不全是他的锅,但在特斯拉看来确实很过分,而这里是特斯拉的视角,敬请谅解。并没有黑角色的意思,毕竟爱迪生作为发明家而言还是值得佩服的。

————————————————————————

7

“首先你们就对公共设施造成了严重破坏,加上还在访客面前做出这种无礼之事——为什么还要满脸敌意地瞪着对方?都给我转过头来听讲!”

没错,罗曼也是有脾气的,尽管平时基本从不表现。但是,天哪,想想看!在你精神紧绷加班加点地进行技术攻关时,身边传来消息说可敬的队友把房间(又一次)彻底炸毁让你去修,你能有多高兴?于是怒气终于爆发出来——平心而论,这对心理健康有好处,只可惜有时候也会带来时间浪费等一系列问题。

闻讯赶来的咕哒君感到无可奈何,他看了会儿教育现场,最终决定还是自己决断来得痛快一些:“行了,医生,停那么一阵子吧,消消气。”他说,目光捕捉到房里余下的看客,“唐泰斯先生请把特斯拉送回房间,爱迪生交给艾瑞克。他们都需要冷静冷静。好了走吧,动起来!”把四个问题人员支开是必要的,医生最近忙到情绪不稳了还是别给他再添麻烦的好,“我去叫达芬奇过来看看……那个天才肯定能料理好的,所以医生你先回去调试机器吧?”小御主好声好气地哄着,基督山看见心下也识趣,使劲儿拽了下科学家墨蓝的袖子,把人给引走了。

罗曼本来还想说什么的,结果达芬奇倒先不请自来——咕哒君还没去拜访呢,心下一阵庆幸。但他很快就庆幸不起来了,因为达芬奇宣布了他最新的成果。他说:“发现奇点了。”于是医生消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消停了下来。

不过肇事者还不知道这回事儿。尼古拉博士与基督山伯爵一前一后走着。特斯拉是走在前头,看起来气呼呼的。

“爱迪生是这个世界上最卑劣的家伙,绝对没错!”难得用了这么肯定的语气直说。基督山担忧地看了他一眼,估摸着真是被气着了。背后说人不是件好事,但礼貌告诉他,话头还是得接下来:“怎么,你俩有过节?”就含糊其辞罢,反正答案一眼就能看出。

“怎么,你不知道?”孰知特斯拉也是个无差别较真的性子,他讶异地看了眼法国人,想了想又显出恍然的神情,“原来如此,你那会儿伟大的电气时代尚未完全到来。那我就叙述一下吧。这家伙,爱迪生,一个优秀的发明家,同时一直力图打压我的天才!克扣我的奖金,为难我的实验,烧毁我的成果,尤其诬陷我的交流电!”(基督山注意到科学家有意放慢脚步等他,于是稍微加快速度,赶上去同他并肩而行)“——不是一个时期的事,也不是每件都有物证,但我知道是他。那家伙总想让自己的东西得到更多利益,就是这样。①”

基督山弯弯嘴角,轻微的怜悯掠过他的面孔,但并未叫他的同伴发觉。最后一句总结性评论让他想起邓格拉斯,类型和目的都不同的犯罪,不过差别好像也没那么大。于是他出于好奇问了句:“看上去您并没有打算真的报复他?真是仁慈呐。”

“没必要,报复是无谓的。我的天才让我能将每件事情记得一清二楚,也让我能将每一张图纸全部再次画出——只要我的才华还在就还有打击他的利器,虽说讨厌那家伙,也不必在这等琐事上有损器量。”

“是吗,”基督山微微叹了口气,“那真是太好了。”

这时他们掠过了最后一盆走廊绿植。那株植物的枝叶规规矩矩地伸展着,右手边就是特斯拉居住的地方,是个多人宿舍,一个大休息室改造的,还住了几个作家英灵。科学家本来自己有单间,但他要求搬来这里。

基督山伯爵眨眨眼,盯着那株盆栽,感觉它也像是在乖巧地看自己似的。他回过神来,旁边的博士已经开了门,朝房间里比画一下:“实验室也在里面,进来看看吗?”

他也不推辞,就说:“不胜荣幸。”

 

不过,一待就待了一下午倒是没有想到的,而且确实看到了一些令人惊奇的发明。爱德蒙.唐泰斯摇摇头,合上了他的笔记本——它本来是用作情报搜集的,但他认为今儿个有必要充当一次日记本。后世的科技确实超乎了他的想象,也许同样超乎了当代人的想象:最后集电塔运行试验时咕哒君一脸疲惫地找上门来勒令关掉仪器,不然迦勒底的发电机就该被彻底烧毁了(“耶和华在上,你俩给我省点心行吗?”)。可见新型仪器效率之高,以至于高过头了。毫无疑问,基督山对这种新时代的东西很感兴趣,但他还是被御主督促着回了住所。不过特斯拉好像又打起了什么主意,希望他下次还来。

不过,回归下现实,今晚……要不要打地铺?

伯爵飞快地往房间里溜了一眼——这会儿他倚在走廊墙上,而墙内灰压压的一片狼藉:布满蛛网状裂纹的墙面、肆意翘起的地砖块、倒下的书架与断成数块的桌子“相应成趣”。好吧,虽说连伊夫堡都蹲了十四年在这将就两晚也不是不行,可相比之下……

算了,还是搬家吧。

至于地点——

“你居然真想加入我们?好吧,安徒生。我的名字。”蓝毛从者一挑眉,把手里的咖啡杯放回桌上。他们今天下午就见过了,印象还可以,于是比起当初刚来时的人生地不熟,这回伯爵就可以自己求得“通行证”,没必要等工作人员安排。

有事求人,基督山自然比较客气:“实在叨扰,不得不——”

“你的那个伙伴呢?”

“艾瑞克?他好像去管制室观摩另一边的情况了。”

这样的话只匀出一个客位便已充足,剩下的就是搬行李。

……废墟可真叫人无从下手啊。这是基督山再次面对报销的房间时内心不由自主给出的评论,似乎有点理解魅影得知客厅被拆时的心情了。他随便踢了一脚墙边上的碎石,发出喀啦喀啦的一串响——还响了好一会儿,好像骨头之间的咬合相互摩擦似的。基督山怨念地想,也许这里回声的概念也不同别处。他叹了口气,翻检起房间的残骸,抢救还能使用的日常用品。

临走的时候他碰碰口袋,保证笔记本还在那里。不过它也许要停工一段时间,他讽刺地想。

毕竟在这种情况下……复仇已经不能构成生活的全部了。

 

东西实在有点多。基督山有点苦恼。本来他的物品并不繁杂,但加上医生本来的书籍啊家具啊就有点负担不起了。并不是说他力气小,而是双手容量有限,总归只能分趟儿搬走,多少添了点麻烦。

不过他向来不惧麻烦。伯爵很快接受了现实,他是个实干家。

然而莫名其妙地,帮手出现了。

“需要帮忙吗?”

基督山皱眉:“又是你来了?”下午的时候他也这么闹腾过。

“英灵的好处之一,值得利用。”高大的从者在伯爵身后凭空显现出来,“东西好多——听他们说是要挪窝到我实验室那?”尼古拉.特斯拉居高临下地望着那堆行李,“要是当初他们愿意采用我的传送技术,人类早就与这些小问题永别了。”

“所以现在我还得依靠自己的双手。”一个下午也混得熟了,加上目前也没有什么隐瞒性情的需要,基督山不介意把话说白一点。他蹲下身去把东西揽几件扛上,以当初那种运货的娴熟姿态。

特斯拉眨眨眼,拎起剩下的行头悠哉游哉跟上去。

“我仔细考虑了下,你搬过来是个绝妙的主意,”科学家冷静地说,“我正在进行有关无线技术②的进一步研究,你可以帮助我。”

……所以这才是你出现的原因对吧。“我尽力,”伯爵道,“但你知道我那年头所有人都对这个不大在行。”

自己的故事蛮出名的,基督山早就猜到了,不然人们也不会总是副有东西瞒着他的样子,虽然他本来就没兴趣听自个儿命运的剧透。

回到特斯拉的答话上。“不,你很在行。”语气坚定,神情严肃,“我必须承认文学家们比较文弱而我的实验需要有人帮忙机械组装——我自己也可以,不过一个人忙所有实在太慢了。更重要的是你是真正的人类且目前赋闲,这让我能知道这些技术对人体的影响……比如,人的骨骼强度比英灵差了不少,于是影响也会不同。”“你瞧你都已经做了大量研究啦。而且依我看,”基督山说,“不用我了吧。喏,这个标本也可以,挺够用的。”

“什么?”科学家感到奇怪,哪来的标本一说。

他抬头一望,登时一个愣怔。

“不是吗?”基督山疑惑,皱起眉头,意识到事情好像不对,“如果不是你们把它放这的……”

是的、是的,没有看错。

嶙峋的骨架伫在路口。关节错动,发出刺耳的吱嘎吱嘎,像那碎石滚动,像那尖哑的嘶叫——

什么、没人告诉过我死人骨头会动得这么快吧?!

情急之下唐泰斯果断把扛的东西一扔砸到那东西面门上,顺势往后一退。骨架的肢体异常锋利,迅速把物品剖开直直袭来,基督山本能地依据格斗技抬手就要迎击——

雷电轰鸣、硝烟弥漫。“真是怪物,”特斯拉张开的指间电光闪烁,“但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看看同伴,对方似乎是余惊未了地瞪着那堆骨头,好像那上面有什么似的,“没事吧,这个是特异点的副产品,一般不会有机会入侵迦勒底的,奇怪……我得去找人来看看。话说你在干什么?”

那堆骨头已经散架了,不再具有攻击性,而是乱乱地在地上拥成一堆。基督山直直盯着它,扒拉了两下,拾起来一块。“这真的不是你们的科研用品?”他严肃地问,目光闪烁,正如那骨快上明灭的绿光。

尼古拉.特斯拉的眉头也紧起来了。“不是的。但这个……”他轻声说。

明灭的绿光勾勒出一个淡淡的纹章。

“迦勒底魔术工房。”

“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它……如果没记错,我在别处见过一次。”基督山回忆着。他记性向来很好,见过的东西短时间内不会忘。

“对……是在那个医生的笔记上。也是用绿笔画的。”

T.B.C

注释:

①【特斯拉对爱迪生的评价】史实梗。但其实不全是爱迪生的锅,有一部分比如烧实验室那里没有证据,比较大的可能性是爱迪生背后的摩根集团雇人纵火,极小可能真的只是意外。特斯拉的图纸被烧了个干净,事后好像又凭记忆复原了一部分(被天才打败)。

②【无线技术】特斯拉一直对无线输电进行研究并获得了成功,但始终无人重视他的发明。

—————————

为避免误会先说一句医生不是反派,现在是剧情需要。

评论(3)
热度(25)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