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赶稿生活段子

这两周学习忙,《死神的花园》暂停。这篇是撸来解压的段子……应该是没有后续的。下周停更。

出场人物:藤丸兄妹(立夏、立香),安徒生,莎士比亚,莫扎特,伯爵,卫宫,剧院魅影。

以及跑龙套的:大小仲马、王尔德、雨果。

现代大学生AU注意。

——————————————————————————

赶稿生活段子

藤丸立香的选择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一个理工系高才生或称未来的女工程师跑去开咖啡店似乎让某些人难以理解,但如果有谁真正接触过这家伙——这个白日梦专长的女学生的话,那么这个设定其实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事实上立香有个哥哥,邻家学长那种性格。

没错,其实开店是他俩一块的主意。你瞧,反正他们父母给他们留下了一小笔资产,而两位自己也憧憬那种在咖啡温软香甜的气息中观察客人的日子,何乐而不为?于是一家小小的店面就在城中著名的迦勒底大学对街上立起来了。这地皮不便宜,藤丸兄妹下本时很是捏了把汗。好在经营得当,又处在大学对面有广大消费市场及劳动力资源,生意一天天也好了起来。

藤丸立香很快就感到把店址设在学校附近是个正确的选择。出于名牌大学高昂的费用,店里很快就招满了服务生;而钟爱享受生活的年轻人更是不计其数,其中还培养了相当一批回头客,譬如文学系的几位文艺青年,据说出于“环境因素对稿件质量的不可逆转影响”之考虑,常常来一坐半天,也不知是不是真在赶稿。

“今天也是老样子?”早班快结束的时候他们就该来了,藤丸立香甚至已经总结了规律。

“多加一杯黑咖啡,浓一点。”个子略矮小的那位客人打了个响指,“今天爱德蒙也来。……威廉?不用管他,他会自己处理的。”

“我只是认为跟音乐剧组的合作更适合红茶的氛围。”一旁的高个子边咕哝边掏出两个便利红茶包,“而且我没钱了,感谢你的店允许自带饮料。汉斯,第一幕写完了吗?”

“没有。”先前点单的那位,汉斯.安徒生,说得神态自如。

没错,这就是那几位“文艺青年”——不,请不要担心是否是古人亡灵复活,这是个传统而已。不知为何迦勒底大学的社团成员们总爱用名人的号儿来当“代称”,久而久之大家也不叫原名了。现在这两位是安徒生和莎士比亚,一对日夜为稿件发愁的可敬的先生。

“音乐社那边已经把序幕谱好曲儿了,现在在催第一场的剧本呢。”安徒生说,“哎呀真是令人苦恼。”

藤丸立香守在吧台后,一边听他们讲话一边差遣服务生卫宫士郎把做好的咖啡端出去,同时看着莎士比亚“变”出一堆稿纸摆在桌上。卫宫习惯性皱皱眉,但还是尽职尽责地让饮品们出现在买主身边。打着奶白旋涡的那杯被安置在安徒生的左手旁,另一杯黑漆漆的放在了空座前——很快就不是空座了。清脆的门铃声响起,明媚阳光随门的开启而倾泻进来:“早上好,我来迟了。”

是爱德蒙.唐泰斯,基督山伯爵。他闲庭信步般踏入店内,坐到安徒生旁边。“他们想亲自过来。”呷了一口咖啡后,他说。

“谁?”安徒生问。

“如你所知,音乐家们。”

“吾友,放心,”威廉.莎士比亚从纸堆中抬头,“他们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的据点。”

“……抱歉。”

“什么?”一干人等抬头望向吧台。藤丸立夏刚从后厨出来替他妹妹的班,而此刻其人正一脸尴尬:“我……”他想了想,似乎在酝酿如何开口,“他们来问我,我还以为是你们朋友来着……”

得。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安徒生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号,把脑袋重重磕在了桌上,震动把旁边的饮料激得荡起一圈圈涟漪。基督山见此情此景不由叹了口气:“心怀希望吧汉斯,”他漠然表示人生有绝望才能对比出光,“你现在就应当向神祈祷,来的千万不是疯子二人组。”

 

疯子二人组不是真的疯子,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外号,其主人也表示无关紧要,于是一直沿用至今:疯狂的艺术家,音乐社的核心成员,莫扎特以及剧院魅影。校内著名的“听他音乐看他脸以为是个完美角色,一交谈发现世界上大部分人果然是外貌与内在成对照组的存在”。好吧,也许此言略有偏颇,不过据本人表示,其实它在某些方面还是蛮准确的。

“……只有一个?”莎士比亚问。

“没错儿,别的社员都有事,那个幽灵失恋了死都不肯来,咬牙切齿地想找那富二代报仇呢。”莫扎特表现得万分冷静,同时毫不客气地把安徒生跟前一口没动的咖啡端过来一气闷了。“我必须指出那是我的饮料。”“哎呀没办法,长途跋涉渴了嘛。”

“渴个鬼。”藤丸立香刚换完班准备外出采购,忽闻此言决定再当一次吐槽役,“你们那工作室就在隔壁巷里,才多远啊。”

“你怎么知道?”莫扎特讶然。

“你们天天弹琴!我可听着呢。”

“原来那是你们啊,”安徒生说,“下次怎么不请咱们去吹吹风催催稿。”

“喔,”莫扎特作了个怪脸,“多谢提醒。稿子呢?”

真是把自己给坑了。莎士比亚怨念地瞪了眼小个子作家,内心语:我们之间又出了个叛徒。

“唔……看来没写好对吧?没关系。”莫扎特十指相抵一脸微笑,金色的发卷儿打着不祥的光,“那就遵从你的意愿,请你们去咱那吹吹风吧。那边有最好的写作条件,还有三角钢琴可供随时据谱改词。”

安徒生对刚才自己的失误心里门清,此刻露出受宠若惊的神情亡羊补牢:“这实在是太——”“太好了。”基督山以放大的音量接话,完全盖过了某人本来的意见,他沉着地放下咖啡杯和刚才在刷的手机,“荣幸之极。”“唐泰——”“啊不用怀疑这确实值得荣幸,但不要过度激动,两位。”

……要保持微笑,威廉。莎士比亚托着下巴,专注地盯着自己完全没来得及喝的茶。没错,我们之间全是叛徒。

 

容我小小地插叙一下,事后安徒生和莎士比亚,就此事去问了基督山。

“那次?没别的,我那一班的王尔德给我发了信息说想写艺术家相关,我顺便帮他取点材……反正赶稿都成定局了对吧。”

“原来是业务需要。”安徒生了然,“那他采用了吗?”

“没有。他改主意了,想写画家。①”

噢,汉斯,保持冷静。

 

——回到现在来说,其实也没那么严重。确切地说计划几乎是无疾而终了,他们十五分钟后就回到了咖啡店。藤丸立夏合起休闲杂志并把它放到一边,好奇地盯着莫扎特鼻尖的微红,尽管当事人坚称这只是个意外:“的确是意外,这只是魅影把硬木大门摔到他鼻梁上的结果。”安徒生自觉代替受害者作出解释。

“不讨个公道?”藤丸问。

“他没带钥匙,魅影把门锁了。”

“停停停,”莫扎特揉揉鼻梁,表示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现在倒好,不然我还担心那小子会跑出去杀人放火。”

“如果是锁门的话你忽略了自杀的可能性。”卫宫本来在与一台坏掉的咖啡机斗智斗勇,此刻忍不住瞥了眼音乐家可怜的鼻子,“还有,你当时的情况莫不是再靠近一点就该被撞得鼻梁骨折吧,真的不用敷药吗?”言辞间一片真情实意正经百倍,莫扎特呵呵笑着谢绝关心然后掏出手机查询备忘录。

莎士比亚本来一直端着个小本儿一路走一路写东西(藤丸一直不大明白他怎么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手上不停还不撞电线杆的),这会儿顺口问了句:“你在干什么?”

莫扎特:“查情报库里玛丽和桑松的行程。”

莫扎特:“妙极!他俩下午没有可能交集。”

莎士比亚:“于是?”

莫扎特:“于是桑松今天不用听安魂曲了。我们就在这里赶稿!”

莎士比亚:“驳回。”

安徒生:“话说。”

莎士比亚:?

安徒生:“你一边用小本子记黑灵感一边说着要拖稿这话本身就很没信服力。”

基督山冷静地听了一会,然后窝在沙发里挥手又叫了杯经典款黑咖啡,一边喝一边拿着手机刷刷刷。藤丸路过的时候看了两眼,然后发现他在给小仲马作“赶稿之争实况报道”。

【复仇鬼:以上。于是他们又开始诡秘互相槽了。】

【小拉贝②:……不太懂他们的趣味。】

【小拉贝:对了又发现大仲马一个小号,你注意一点。】

【小拉贝:“对方发来截图.JPG”】

【复仇鬼:好的,万分感谢。】

【小拉贝:没关系,反正我觉得他还有很多小号。】

藤丸立夏决定悄无声息地回到吧台,并且不告诉某文学教授他将又一次被(各种意义上)拉黑的情况。


回过头来,其实莫扎特鼻子被撞的事情是这样的。

玩家莫扎特接受“据点赶稿”任务并邀请好友助战。

玩家莫扎特与好友安徒生/莎士比亚/基督山伯爵来到了音乐社方面据点音乐工作室门前。

玩家莫扎特友好地敲门。

玩家魅影开门,发现好友×3,扫描对方目的,结论:全员占用工作室赶稿,需要帮助谱曲。

玩家魅影:【今天没心情,不写谱。】

玩家莫扎特:【不写没有奖学金。】

玩家魅影:【……反正我有别的现成剧目。】

玩家莫扎特:【那个,上次问过学生会了,说内容偏激不让演。】

好友莎士比亚:【什么?】

好友莎士比亚:【哦《胜利的唐璜》啊,上次达埃小姐③好像说不大愿意演来着。】

玩家莫扎特:【——?!不别跟他提这个!!】

系统提示:话出口如覆水难收。

玩家魅影发动技能“摔门”,连发技能“反锁”。

玩家莫扎特由于头靠太近受到波及,遭到500点伤害,判定级别:轻微鼻尖挫伤,距离战斗成就.鼻梁骨折还有500点伤害。

玩家莫扎特搜寻道具.据点钥匙。

系统提示:您并未装备此道具。

玩家莫扎特发动技能“音乐家的怨念”,对象:好友莎士比亚。好友莎士比亚反应敏捷达成速度成就!迅速使用道具:记录灵感的小黑本,以无视态度达成回避,成功进行防御。好友安徒生与好友基督山伯爵使用道具:记忆蛇目,成功储存录像,并随后传给维克多.雨果和奥斯卡.王尔德,得到了7个赞与2个转发,其中转发包括了NPC藤丸兄妹。

系统提示:“据点赶稿”任务攻略失败,请玩家原路返回。

NPC藤丸兄妹温馨提示:请人开门谈话时不要站在门框以内位置,若门意外关上,容易出现事故。

THE.END

注释:

①【想写画家】灵感来源于王尔德代表作《道林.格雷的画像》。

②【小拉贝】小仲马母亲姓拉贝。

③【《胜利的唐璜》和达埃】前者是剧院魅影的作品之一,后者是克里斯蒂娜的姓。


评论(2)
热度(44)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