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曜江天望

精神灿烂,宇宙辉煌。

【F/GO】死神的花园·6

阅读须知:本文为原著伯爵、魅影与FGO的互穿。推荐从头读起。私设有,见第一章http://warrington.lofter.com/post/1df51989_fe19324,原著及史实梗有,见注释。

今天去游泳,更新迟了见谅。

祝阅读愉快。

————————————————————————

6

好吧、好吧。某种意义上还是小说世界安全一些。岩窟王咬咬下唇,把手中的笔记又翻过一页,显示出一长串的清单。他刚才隐约感受到迦勒底中“那位”不可言说的感情——心灵共通这一点似乎已经得到证实了。兴许别的同事又闹出点什么了吧,但现在还是专注于眼前问题比较好——

“综上所述,我们需要水泥、木头、砖……衣服,以及必要生活用品,比如……喂,你在听吗?”

伯爵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啪”一声合上了手中的笔记本。他略有不满地瞪了眼魅影,而后者正懒散地靠在沙发上,专注于打量岩窟王不久前对房间实施爆破突击而留下的废墟,仿佛那是件优美的东方瓷器一样。至于同伴的谴责,毫无疑问,被理所当然地无视了。

“啧,明明灵脉还在呢,你别又自作主张地发疯。”伯爵嘴上说着,表情倒没什么变化,他已经被迫对这种状况习以为常了,“我勉为其难帮你整理笔记可不是为了念着玩的?”他抱着手肘,倚在房间里几乎唯一幸免于难的壁炉上——其余家具,除了坏得轻一点的沙发和桌子,别的都已经毁到了缺胳膊断腿的地步,“起来,找找你以前的钱包,该出去了。”

“……克里斯蒂娜回来了。”

“什么?”

“克里斯蒂娜,她回来了。”

“就是说她昨晚失踪了,现在倒回来了。”岩窟王觉得有点古怪。怎么一回事啊?

“梅格也回来了。吉里夫人说的。但是同去的小詹姆斯没有……①”

“你今晚也有她的课,到时候直接问她情况好了。”伯爵垂下眼帘,沉吟了一会,“相信我,大家都在担心那几个舞团的姑娘,就像那个小御主肯定也在担心我们一样。”

“通讯还没恢复,有点麻烦,不过我们自己也行。以后她出去的话我会跟着。”魅影慢吞吞地立起来,在屋里绕了两圈,似乎在回忆什么。最终他在北墙上一处砖缝敲了敲,拨出来一个暗格,从里边抓了个袋子隔空抛过去,岩窟王反应倒也敏捷,马上抬手接下,那袋里的金币碰撞得叮当作响。“一会去码头,你随我走就成。”

“又是这样,我又不是拖油瓶,你还不如就让我呆这呢。说不定昨天你没听到的‘那个声音’又会对你的小天使造成点什么威胁?”

这回轮到魅影瞪岩窟王了。这方面Avenger倒有恃无恐,毕竟二星怼不过五星不是。“切,还走不走了?咱俩出了‘迷宫’之后就分道,你出去,我在这里打探一下。”

两人又僵持了一阵子。虽然很不情愿,但魅影最终还是接受了对方的提议。他们一起出了门,客厅里没灭灯,不过那点儿可怜的暖黄的光,没几步就被甩到身后,被曲折弯道的黑暗掩住,而瞧不见一分一毫了。岩窟王的眼睛自然比常人好太多,现在似乎已经适应这种模式,可以在密道中视物而无须扶墙走了。这会儿,他可以看见四下里黑黝黝的墙,地下的黏糊糊的青苔和石缝中一点点渗出来的水珠——处在地下湖旁,渗水总是难免的。这又加重了寒意,湿冷总比干冷要让人难受。

这里几乎没有一点声音。

魅影在地道里总是习惯性地走在前头指路,偶尔按下一两个不知原理的杠杆或者平衡锤,使墙面自转半周,从而让他们去到另一条走道里。这时他们面前出现了一点隐约的光,然而啪嚓一声后,它又不见了。“这里还没到台仓底下。”岩窟王皱眉,这段路他之前自己走过一次,记得很清楚,台仓之下的暗道里几乎是不会有灯的。

“没有。还差一点。”魅影说,他也看到那点光了。疑虑着站了一会儿,前面似乎传来一点悉悉簌簌的声音,好像某种皮草在摩擦一样。他停了一阵,最终还是朝前两步,拽开了活板暗门。

他们到了台仓里。

这里蔚为大观,是各种舞台道具和场景存放、操作的地方。拉动布景的麻绳从顶上垂下,《汉尼拔》的战象立在角落,《浮士德》的花园在一旁盛开。一座座戏剧中的森林拔地而起,遮掩着人的视线。隐隐有什么庞然大物在蠕动。岩窟王的瞳孔猛地一缩:“不对,那是——”

还有一个人。似乎是这次异常的受害者,被怪兽完全压制住。庞然大物被两人吸引了注意转头过来,那个人终于得以露出面貌——魅影与他瞬间对视:“波斯人!”②

“艾瑞克?!”

“什——”

怪物已经动身了。幕布被某种蛮力嗞啦撕开,那东西以异乎寻常的敏捷撞将过来,魅影猝不及防被碰到一边,岩窟王立刻作出反应往后一缩,野兽的热气扑面而来,那家伙的爪尖堪堪在鼻尖掠过。后面就是各种杂物,无法再退!战斗时被限制活动范围真是太糟糕了。岩窟王皱眉,第二击接踵而至,他瞬间凝聚起黑炎——

火药的破音!

他承认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到了,而野兽被惹恼了般发出嚎叫,它昂起上半身,数滴粘稠的血液滴落下来,六只铜铃大眼灼灼放出凶光。岩窟王乘机闪身退往宽敞些的一边——他刚刚并未出手,怎么回事?从这个角度可以一睹怪物全貌,同时他也看见了那个人,刚刚开枪的那个黑影;他似乎已经被抓伤,举着枪的手还在微微打颤,刚才的动作其实很快,该不是以为自己也是误入而被攻击的人,放弃逃跑开枪相助……?岩窟王看向另一边,魅影刚刚爬起,那人的态度却全然变化,他喊道:“艾瑞克——你又造了什么东西?!!”

与此同时,野兽的大口与利爪在咆哮中落下。

黑炎、子弹、刀刃和兽齿,交织在一起。

——————————————

结束了。

台仓里陷入一种死寂当中。

三人经历争斗,两位英灵倒还好,但那个魅影口中的“波斯人”手臂还在淌血,都有点站不稳了,此刻正气喘吁吁。没有一个人说话。三头合一的巨兽的尸体正躺在房间中央,可以清晰感受到它散发的微微热气,和那种野物的腥臊味,令人不快。魅影呆了下,俯身捡起那盏摔碎的油灯——它曾放出他们之前看见并疑虑的那点光——让岩窟王重新点上。淡淡的光照亮室内,一切呈现在眼前。波斯人盯着魅影的脸,瞳孔微微撑大;英灵们关注着更重要的那东西,那具尸体。

“奇美拉……”伯爵慢慢吐出这几个音节,虽然刚刚已经瞥到了,但在光下确认这点还是让人震惊,“它怎么会出现在……”

咔啦一声。

“不要拿枪对着我的脑袋,达洛加。”魅影的目光也还停留在兽尸上,他声音很轻。伯爵注意到舞台上传来了嘈杂声。

油灯幽幽燃烧。伯爵这时才把注意力转回那个人类身上。灯火在破碎的玻璃灯盏中飘忽不定地闪耀,映出那个人物显然为异域人士的脸庞。岩窟王记起魅影刚才、乃至前两天提起过的话。

波斯人,达洛加③。

“更不要拿那种眼光看我。我可不是鬼,是人。”魅影这次抬起头来了,他直视着那个异乡人,猩红的瞳孔让对方更深地拧紧了眉头。

嘈杂声越来越近了。

“有人来了!我们该走了。”岩窟王拍拍魅影,手上再度绕起火焰,准备毁尸灭迹。魅影看不出心情,似乎是厌烦一样,转身就要走。

但他被波斯人拦住了。

“你到底是谁?——”那人似乎鼓起了毕生勇气,又像在尽力阻止某种邪恶的命运来临,“你的长相跟他天差地别,但声音、声音……还有刚才那东西是你们引——”

砰。

异域人抽搐几下,最终趴倒在了地上,头上隐隐泛出一片红——过上几分钟就会变成淤青了。岩窟王看着这一幕,讶异在一瞬间掠过他的眉梢,但又马上平复下来:“我记得你说他以前救过你命。”他说,略带着不满。这么对待恩人不是基督山的风格,即便他已经是复仇鬼的化身④。

“我还说过他虽然是老相识,但是很讨厌……留他在这,剧院那些蠢货只会认为是他在发疯乱砸然后拌几跤弄伤了自己。”魅影面无表情,与他往常在迦勒底的表现迥异,说着话,心思却不知在哪里。

“非常明智,”伯爵最后只说了这么一句,“虽然不赞成你揍恩人。”

——————————————————

“我很抱歉现在才取得联系……所幸那种能量干扰暂时消失了。看来你们那里真当发生了不少事啊。”

“非常严肃,阿其曼。”岩窟王抬头看着那灰白的荧屏,声音压低着,“魅影那边还在上课……计划一会儿也顺便问问那个歌姬昨天出了什么状况。可以肯定,现在这里已经出现异变,也许就像上次埃尔梅罗说的大圣杯一样。你在那边看一下有没有魔力‘奇点’,不然我们连目标都没有,跟无头苍蝇似的根本没进展。”

“当然。”罗曼说,“那种力量似乎很诡异,刚想找它就消失了,然后又在某处突然出现,简直不像是固定时空的东西。可能研究时间要久一点。”

岩窟王望了望魅影的方向:“他现在倒还好,这阵子也还算情绪稳定。就是担心——你也知道,真正的克里斯蒂娜就在这里,万一出了问题就谁也拦不住他了。而现在剧院里威胁不小。”

“请你小心一点。不要远离灵脉太久,没有确切情报或者有人遭遇已知威胁的话,尽量节省魔力吧。”

通讯终止了。医生想必是在进行侦测。岩窟王揉揉眉心,试图把错综复杂的情况暂时理一理,然而耳边还缭绕着隐约的歌声,他需要安静,于是暂时放弃了梳理情报。……音乐缪斯能将一切地狱渲染为天堂,但又怎能消除其下的波涛汹涌呢……?他生前听歌剧从来是怀着某种目的,或者是为拉拢势力,或者是为了揭露真相,又或者是为了让某人“巧遇”某人。结果看来死后也完全没福消受,就这种境况,哪来的心思鉴赏。

歌声停了,他们似乎在交谈。

岩窟王耐心等着。他向来能忍。

“……音乐天使一定会保佑你的。”

过了好一会儿,从暗门缝隙中透出的灯光倏忽消失了。克里斯蒂娜已经休息,剧院幽灵的身影出现在岔道口。

“怎么样?”伯爵问。

“她还是那样,像以前一样——”

“不,我是说——”“龙牙兵。”

复仇者又一次无力地跟上了对方的思维。这人脑回路跳得也太快了点,连接方式绝对异于常人。

“龙牙兵,在嘉布遣大道。在那里出现的话……去看看吧。至少消灭它们,克里斯蒂娜不该被同一种东西伤害两次。不该有这种可能性。”

美丽的天使决不能被同一种东西伤害两次。

T.B.C

注释:

①【梅格、吉里夫人和小詹姆斯】剧院成员。梅格和小詹姆斯是芭蕾舞团成员,前者是克里斯娜的朋友;吉里夫人,梅格的母亲,魅影的联络人,在音乐剧里是克里斯蒂娜的养母兼芭蕾教练。

②【波斯人】见第四章注释。

③【达洛加】原著中波斯人没有提到姓名,不过人们常以他在母国的职务达洛加称呼他。

④【这么对待恩人不是基督山的风格】原著基督山伯爵并不只会复仇,而也会对帮助过他的人进行报恩,力度不小于复仇。这里私设岩窟王多少还保留了一点原来的特性。


评论(2)
热度(30)
  1. 夜行的驿车九曜江天望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曜江天望 | Powered by LOFTER